飛翔小王子 遇上100%玫瑰

文章日期:2020年02月21日

【明報專訊】在海洋公園和迪士尼相繼陷入財困的現世,再驚世的故事也不免跌入厭膩日常和俗套,出版於1943年的《小王子》卻逆向風行世界,不時巡迴大小本地商場成為弄潮寵兒。究其所以,小王子雖然簡明易讀但不能三言兩語,讀過的人總記住一兩個深刻的哲思片段,通常帶着朦朧的啟蒙感觸——有關狐狸的、國王的、財主的,又或者玫瑰……兩年多前政治哲學教授周保松不是才剛出版了長篇的「領悟」(《小王子的領悟》)嗎?《小王子》經歷一代又一代人,依然有穿透真實觸動心靈的能量。如果小王子登上舞台會跳舞和飛,會不會開啟新一番的領悟?今年「法國五月」計劃帶來最新改編舞劇《小王子》,今個回合,你會否也愛上玫瑰?

小王子擅長空中懸垂擺盪

經典可以重讀,改編固然是一次重讀並與原著對話的嘗試,就算只是一次重譯,或再版,任何細微改動,也要歷經書迷法眼的審視。在Kindle上搜尋《小王子》英文版,有人投訴電子平台編排壞了書的節奏,一名為John Lederman的資深讀者以題為「6.5個譯本及一本『彈起』版的點評」,撰寫了一篇小型論文式的用家點評,為了得到最多的垂注,他狡猾地給了發售中的Howard版一個5星點評(事實他覺得只值2.5星),成功令其文章長佔用家點評榜首。他挑剔得很仔細,例子如Wakeman版(1993年)將小王子的頭髮譯成corn(法文blé)而不是更常用的wheat,「雖然技術上無誤但就是怪」,如此這般,侃侃而談。不過,一般讀者很少會勞神逐字咀嚼,而書中的觸動人心之處經常是大開大合的人生哲理,這從Kindle間書功能顯示最多讀者間書的位置便可得知。

最新搬上舞台的舞劇《小王子》,幕後班底是製作《水舞間》的Sokol Entertainment,去年下半年才剛在法國馬賽首演。可以想見今回改編是加插了雜技和舞蹈的糅合,記者隨「法國五月」記者團到訪,在獲安排訪問小王子與玫瑰前,卻與演出緣慳一面,為保持神秘,主辦方連表演錄像也拒絕提供。然而,從官方提供的舞台照片所見,新的視覺元素也蠻有詩意。舞劇製作歷時3年,被選中扮演小王子的是雜技藝人Lionel Zalachas,外形來說是維肖維妙,染出來的一頭具標誌性的金髮,尤其醒目。他最擅長於高空中製造各式懸垂擺盪或下墜等的危險動作,包括把玩繩索與鞦韆,如果你問他在高空中表演這一類危險動作感覺如何,大半生是體操運動員的他會如此答你:「就好像問你行路的感覺是怎樣了。」作為小王子的「替身」,Lionel有一個牧羊人祖父,他自己也曾經做過教練,試過與兩歲小孩親密相處,「作為小王子,又要是孩子,要忘記自己是誰,成為一個小孩,對所有事都感到驚奇——縱使我已成為大人,很多事都不會覺得驚奇」,「行路會很孩子氣,不會時常定定的……又不可以太cliche,孩子第一次見到新奇的事物,有時會呆咗,有時又會好大反應……」

第三朵玫瑰 重情感表達

如果小王子的挑戰是由成人變回孩子,或者不過於做作地放手流露成人以後內中仍然存留的童心,玫瑰的挑戰會否是擬人化而不矯情?飾演玫瑰的是黑髮中國女孩李可華,她自小受舞蹈訓練,有堅實的舞蹈底子,個子高瘦。面對來自香港的記者團,她自然流露清純與可親,在現實裏,散發着與故事中「玫瑰」的口是心非、欲拒還迎不一樣的氣質。「玫瑰是很脆弱的,小王子一直追着她而活,就好像為羊找庇蔭,他離開她是為了保護她,因為他想找到一個方法……」李說。

為了演好舞劇中的玫瑰,她要練習配合空中的繩索,時常需要以雙臂支撐身體,難度很高。她也費了不少心神分析和思考玫瑰,「玫瑰除獨舞還有一段8分鐘的雙人舞,當中要有情緒變化,要讓人感到自然不突兀,我要想很多,如何帶着情感地動作」。

「我用肩膊、臂和腳,每次觸碰小王子都好驚那樣,但又好想試,好敏感,也好像孩子,很好奇。又喜歡曬太陽。」

小王子不懂的…… 

在李可華之前,舞劇《小王子》曾經有另外兩朵玫瑰,第一個是黑人,第二個是法國女孩,李看過法國女孩的現場演出,第一個則是看錄像。李可華說,黑人女孩更年輕,很有活力,非常有能量,控制能力很好,法國女孩的芭蕾則更貼近法國人的審美觀。她認為自己的長處在細節,更敏感於情感和身體的表達。「當重看這本書,我能夠理解玫瑰的感覺,為什麼有一點點嬌氣,有一點點煩人,她是希望得到小王子的關注,同時她也是怕失去,所以才做那麼多行為,讓小王子關注她。」小王子是否太不懂得?「他不懂得。他出走之後,通過狐狸,通過其他玫瑰,他才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跟你最愛的人,在這個地方花了時間,你把這個人這個地方放在記憶裏,每當你回憶的時候,就會想起那個感覺,那個東西便會變成你愛的東西。我覺得時間是人類最寶貴的東西,你把時間放在哪裏,你愛的東西就放在那裏。」

苦練中長成「玫瑰」

在網上搜Kehua Li或李可華可以看到她的舞蹈錄像,身體柔軟情感纖細,自信美麗。她自小在家鄉山東濟南學習傳統中國古典舞和民族舞,16歲到北京,大學畢業後才學習現代舞。「中國演員的技術能力非常強,這是一個先決條件。慢慢來看會見到一個優勢。我自己的訓練很辛苦,很強化,但也成為一個優勢。」

李可華被選中的過程其實很不玫瑰的。自從年前離開一直工作6年的舞團後,她以自由身發展自己的藝術,形式是把自己創作的舞蹈拍成視頻放上網,引來世界各地帶着不同意念的藝術家叩門合作,再拍成不同的視頻。舞劇《小王子》的主事人Anne Tournié便是看過網上視頻後主動接觸她,先後幾次,後來才知道是小王子的故事,參加了試鏡。「我聽着音樂,就做了一些我認為玫瑰應該是那樣的樣子,然後他們就說,你就是玫瑰!我想我很幸運。」

「法國五月」 小王子 The Little Prince

日期:5月1、2日晚上7:3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280至$580(2月29日前購票有5%早鳥折扣優惠)

查詢:www.frenchmay.com

文:黎佩芬

編輯/蔡曉彤

美術/ SIUKI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