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隔離下珍貴照片 倫敦拍賣 南非黑人苦中留住快樂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04日

【明報專訊】畫作往往是現當代藝術專場焦點,眾人都引頸以待名家作品,且以數以億計的天價下槌。老照片卻較少人留意,攝影作品價格相對平民化,但不少佳作背後的意義卻是無價。最近,一批見證1970年代南非種族隔離時期的珍貴歷史檔案照片在倫敦拍賣會亮相。其收藏價值,是一個種族的抗逆精神。

之前的收藏版也曾提及,愈來愈多藏家對非洲有關的藝術品感興趣。最近在邦瀚斯倫敦拍賣會亮相的一輯南非老照片,出自南非東北部Z.J.S Ndimande & Sons攝影工作室,整套相集照片數目接近2000張,記錄了當時一批男女老幼客人的面貌。

小鎮攝影棚拍下寶貴時刻

今天我們輕觸手機的拍攝按鈕,便可記錄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樂,但對20世紀中正面對集會、結社、居住地點受限制的南非黑人來說,舒心微笑是極盡奢侈,更遑論用菲林拍下這些時刻。

「在南非種族隔離時期,影棚是極少數能讓人表達自我的地方。今次這批上拍的歷史檔案照片極罕有,揭示當時黑人縱使生活困苦,但仍能在日常中用攝影行樂的珍貴時刻。」邦瀚斯現代與當代非洲藝術專家Helene Love-Allotey說,作者Z.J.S Ndimande和兒子Richard Ndimande是南非人,Z.J.S Ndimande在1940年代開始經營攝影工作室。「1968年政府頒布重新安置政策,Z.J.S Ndimande和當地的種族群體被迫離開原居地,前往陌生的地區生活,工作室亦被逼遷至鎮外的半郊區小鎮。」這地方不但貧窮、社區設施破落,犯罪活動亦猖獗,外來人入鎮前要先申請許可證。工作室記錄了1970年代鎮內黑人的珍貴生活片段。

太陽鏡襯民族服玩味十足

英國記者、廣播員及策展人Ekow Eshun分析,影集中的人物雖面對生活壓迫,卻出奇地散發自豪和自我肯定的光芒。「Z.J.S Ndimande & Sons的小小工作室就像個烏托邦,在那十多年間讓顧客進入另一個時空,暫時超脫種族逼迫的痛苦。」

細心看照片可發現影棚設備簡陋、只有些窗簾佈置和花籃作道具,但它卻是黑人文化抗衡的基地。當中不少被攝者戴着深色太陽鏡,資料顯示是由工作室提供,除讓客人變得更有型外,亦可讓部分害羞的客人遮掩面容。當中,有人拿着R&B黑人歌手Bobby Womack的黑膠唱片,似乎在苦日子中還沒放棄對音樂的熱愛。此外,相中人的衣著可反映生活質素,部分人穿著破爛的牛仔褲卻面露自信;又有人用太陽鏡配襯民族衣飾,表面上造型極富玩味,心底卻是想展示對民族身分的認同。不少南非女子自幼被家人教導作民族特色打扮,相信她們拍攝照片目的是寄給身在遠方、在礦場工作的人。這些照片就像是她們沒文字的情書,也讓後世了解當時南非人的生活。

■拍品資料

作者:Z.J.S. Ndimande & Son             

尺寸:14×9厘米(全套照片數目接近2000張)

估價:6000至9000英鎊(約5.7萬至8.6萬港元)   

成交價:40,062英鎊(約38萬港元)

●超現實主義巨作

在邦瀚斯倫敦「印象派與現代藝術」拍賣會中,一幅Salvador Dali(1904至1989)的超現實主義巨作 《如雲似幻的愛侶》極吸睛,構圖充滿攝影感,描繪作者對妻子兼創作靈感Gala的愛慕。作品由自意大利現代派作曲家Giacinto Scelsi珍藏,逾半世紀以來首度釋出市場。拍賣會展示一批作者的老照,這批紀實照片亦甚具藝術價值。

文:呂瑋宗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