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奶茶聯盟 #nnevvy 泰港connect是美麗誤會?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19日

【明報專訊】過去一周,「nnevvy」中泰鍵盤大戰在Twitter上打得如火如荼,泰國一對小情侶的對話,一晚間被翻出來,旋即被置於國際鎂光燈下,連中國駐泰大使館也特意發帖回應。

事緣泰國男星Bright稱讚女朋友穿搭像「中國女孩」,女友nnevvy否認,回覆指自己走的是「台灣女孩」風格,燃點起中國網民對泰國人「支持台獨」的怒火,大戰旋即爆發。

「小粉紅」的激烈進擊不叫人出奇,這次網戰叫世界刮目相看的,是泰國網民面對挑釁絲毫無損之餘,更能以幽默「四両撥千斤」,借別人的口,一消肚裏積累已久的悶氣。中國網民的炮彈,明明瞄準了才發射,泰國人為什麼不痛?

小粉紅:「你們政府真爛!」

泰網民:「我們六年前就知道了。」

鍵盤大戰中,中國網民一開始就貶低泰國首相巴育,怒指「你們政府真爛!」泰國網民卻淡定回覆:「我們六年前就知道了。」攻擊無效,明顯與巴育民望低落有關。反擊中提到的「六年前」,正是現任總理巴育發動軍事政變的二○一四年。專研東亞政治及國際關係的日本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科博士候選人馮嘉誠指出,泰國過去一百年來,軍隊發動政變其實超過二十次,政權的輪替與軍隊內部的關係密切,尤其上世紀三十至七十年代,幾乎每屆政府更替都因為軍隊內部矛盾,「有人發動政變,推翻另一個軍頭,自己又揸住支槍去做政府」。原為王家陸軍總司令的巴育再次重複歷史,以軍事奪取政權,為何泰國網民卻對他率領的政府如此不滿?

●巴育暗通王室 推翻政權

泰國前首相他信的妹妹英祿,二○一一年大選勝出,出任泰國首位女總理。兩年後泰國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英祿意圖重新舉行大選,證明自己獲得廣泛人民授權,從而壓制甚或瓦解反對派的示威運動。馮嘉誠憶述,亂局其時,軍隊並沒有幫忙鎮壓,後來巴育才率領軍隊,以維持國家穩定為由收緊內閣權力,順勢發動政變將英祿拉下台,「泰國人其實普遍相信行動暗中得到泰王首肯」。為什麼王室會支持巴育奪權?馮嘉誠補充,他信二○○一年至二○○六年在任時,民望非常高,有時甚至會質疑泰王和軍隊的權威,長期與軍隊、保守派和王室的關係敵對。包括保守派在內,許多依靠與王室和軍隊關係攀升的既得利益者亦擔心他信想僭越王室,當權力結構有變化,他們的利益則蕩然無存。而後來英祿擔任首相時,很多人相信她所有政策全由正流亡海外的哥哥他信指揮,引來王室猜忌。

●修憲弱化選舉民主成分

巴育接管政權後,在二○一九年的大選壓倒勝出「連任」,經歷過選舉洗禮,不也是名正言順?馮嘉誠形容,巴育其實是推翻民主制度的推手,因他為自己量身訂做地制定了新憲法,大大弱化了選舉的民主成分。新憲法中,首相不再需要眾議院的民選議員;另一方面,上議院的民選機制亦被刪去,議席改為全委任,而首相選舉亦改由參眾兩院選出。巴育是新憲法下產生的首名首相,馮嘉誠說,國內許多對他的批評都是針對他的認受性,質疑以他的民望是否稱職。再者,過去十數年來,每次軍政府奪權後,一兩年間都會完成選舉「坐正」,唯獨巴育一年復一年地以狀態未適合、泰王剛上任等不同理由,在確保獲得足夠支持前,前後拖延了足足五年。

●強行解散反對政黨 剝奪參政權

馮嘉誠認為,巴育領導下,泰國的民主進程明顯倒退。他說,泰國政府也曾有過比較民主化的時候,例如二○○一至二○○六年、二○一一至二○一四兩段時期。「九七金融風暴後,泰國政府面臨很大政治危機,發生很多示威抗爭的流血事件,前泰王普密蓬曾經介入,希望平息紛亂,有點退讓地做了些修憲動作。」當年國家曾通過如令國會議席的民選成分增加等措施,「他信為何上到位?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民選成分大了,他可以動員支持者去撐他」。

馮嘉誠指出,泰國是否趨向民主化,某程度上視乎政府是否願意下放權力,迎向之後的施政,但目前局勢並不明朗,現屆政府明顯有意逐漸收緊示威等公民權利。此外,憲法法院在今年二月正式解散國內新興反對黨「未來前進黨」,原因是黨魁他納通於去年選舉中違法向其黨派提供一億九千一百萬泰銖貸款,定性屬個人捐款。即使未來前進黨聲明,政黨法規定的七種收入來源中雖不包含貸款,但並沒有禁止,而他納通本人亦強調自己提供的貸款有合約清楚訂明不是無償捐款,但亦無法扭轉裁決,部分黨員更被重判十年內不得參政的刑罰。馮嘉誠慨嘆,「未來前進黨」本身「有少少能力打破框框」,不再拘泥於政黨間如何「分豬肉」,而是提倡打破恆久的「紅黃之爭」,「所以他們是用橙色,象徵新的政治局面和常態,無奈他們太有威脅,政府很自然DQ它」。

小粉紅:「nmsl」(你媽死了)

泰網民:「我們有很多個媽,你指哪一個?」

「小粉紅」攻擊泰國政府無能,為泰國人道出了他們的心聲;另一路進攻則是「人身攻擊」,炮轟泰國網民「nmsl」(你媽死了),泰國人卻以一招「我們有很多個媽,你指哪一個?」化解。馮嘉誠解釋,泰國人會稱呼泰王作爸爸,王后則是媽媽。而泰王哇集拉隆功以後宮眾多見稱,形象花心,亦很揮霍,「王家資產管理局原本負責管理泰國王室一切資產,由國王委任的成員及財政部長共同管理,但哇集拉隆功上任後透過軍政府通過新法案,讓他個人直接管理這批資產,二○一八年甚至將資產轉往個人名下,福布斯預計金額逾三百億美元。泰國人都看在眼裏」。

中國網民攻擊失效,正因他們錯判泰國人對新泰王與已故泰王普密蓬一樣尊敬擁戴。馮嘉誠說,普密蓬於二○一六年駕崩時,泰國人已開始對如何化解王室危機非常憂慮,因男女有別,基於傳統,公主民望雖高但不適合繼承;另一方面,哇集拉隆功卻玩世不恭。最終,哇集拉隆功登基,卻似乎不理政事,經常身處外地。三月底,疫症已在各國廣泛爆發,傳媒披露泰王竟帶着二十個嬪妃和侍衛等浩浩蕩蕩跑到德國。

泰國的刑法中有一條「侮辱王室罪」,任何人誹謗、侮辱或威脅國王、王后、王儲或攝政王,最高判處十五年徒刑。馮嘉誠說,法律內容空泛,有很大演繹和詮釋的空間,令民眾不敢公然討論王室所為。數年前他於學術期刊上讀到一篇論文,內容談及泰國反王室的文化如何興起。文章竟然佚名,註腳解釋作者擔心遭政治報復。他認為在學術界裏非常罕見,由此亦能反映言論自由的控制。因此,當「小粉紅」出言恥笑泰王疫情下管理無道,問道:「你們的國王在哪?」泰國網民一笑置之:「我們也想知道。」正好順水推舟。

泰國人為何不「護旗」?

同樣生活於言論受控的國度,Twitter上中國與泰國網民對維護國家的態度為何大相逕庭?馮嘉誠說,一方面泰國政府的權力某程度上未如中國滲透全面,雖然壓制是隱憂,但暫時仍存在多元聲音。另一方面,有沒有經歷過民主制度也會影響民眾對異見聲音會否容納不同反應,「泰國本身有定期選舉,選舉中每個政黨都需要stand out自己,都靠攻擊對方,只要不觸及王室那條紅線,言論空間基本上還是存在的,起碼大家都經歷過爭辯的情况,這種論戰對泰國網民是生活一部分」。馮嘉誠指出,Twitter在泰國原本已是比較政治化的角力場,尤其大選期間,不同政黨都會在平台上發動大量文宣,動員支持者支持,而泰國網民亦很熟悉如何在字數限制裏利用這個空間簡單發表論述。因此他澄清,這次泰國網民參與網戰實屬平常,並非「突然出征」。

反對派保守派 Twitter上的聲音

激烈的網戰中,有泰國網民申明認同香港和台灣不屬於中國,大批港台網民向泰國人的「挺身而出」道謝,自稱結盟為「奶茶聯盟」。這種共同爭取民主的浪漫想像,馮嘉誠有所保留,認為泰國人對港、台自主的立場絕不是泰國整體聲音。網戰爆發當晚凌晨,他觀察Twitter搜尋數據,發現泰國人並沒如中國、香港、台灣和澳門網民般集中使用#nnevvy標籤,而是強調「always beside Bright」。再者,當晚泰國網民熱門標籤排行的頭幾位,分別被韓劇、韓星、音樂與流行文化等佔據,他估計出現了「時差」(time gap),愈來愈多港台網民發現並熱烈參與討論之時,「打仗」打了一段時間的泰國網民已漸漸回到平日習慣討論的韓劇、K-pop 話題。

馮嘉誠曾向他一些泰國朋友了解,據知Twitter上較多自由派,反對權威、反對政府聲音較大,但其他社交媒體如facebook和Line,同時在廣泛流傳的保守信息,「看Twitter以為泰國人真的那麼討厭中國嗎?某程度上有少少bias的,只是外國人看到的聲音碰巧是,他們日常用到的社交媒體商,用local language又可能是另一回事。我的泰國朋友甚至說,有些保守派聲音指斥Twitter上反對中國的這班泰國人全是收反對黨的錢做事」。

至於追求民主,馮嘉誠說,泰國人的意願其實很分散,跟年齡層和經濟階層有關,甚至支持反對黨的人,也不一定支持民主,「可能是親他信,是農民,他信執政時向農民撥了很多補貼發展農業,慢慢鞏固了勢力,建立地盤。很多農民都將選票給他,但不代表他們完全支持民主理念的,可能只是不喜歡現屆政府被曼谷那班菁英分子和軍隊壟斷」。因此,外人眼中泰國人所謂的「親民主」,不必然與民主精神直接有關,「會不會純粹是不同勢力團體,希望透過一個機制奪取政權呢?」

文 // 潘曉彤

圖 // 資料圖片、網上圖片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