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努力活着打天下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24日

【明報專訊】同一件事情,放在不同人的身上,便有不同的意義。看ViuTV的劇集《打天下》,首先令我想起中學時代學習跆拳道的許多個晚上。

那時候,為了模仿一個很喜歡的同學,我偷偷地學習跆拳道。每星期總有一個晚上,放學後吃個快飯就趕到社區中心,無論春夏秋冬,都赤着腳在露天籃球場,與師父和師兄姊度過大汗淋漓的兩小時。由白帶升至綠藍帶,由腿也幾乎提不過膝頭、到可以踢到搏擊對手的頭頂,由手無縛雞之力、到單手可以擊破兩三塊木板,我不但見證自己體能的進步,更做到一個從未想像過的自己。後來因為學業繁忙,我黯然退出跆拳道班,課程後來亦因收生不足而取消。

多得《打天下》,讓我重遇那久違的青春小鳥。故事講述隱世空手道高手馬剛正(歐錦棠飾)因為師父身亡和與師弟交惡離開道場,但因為某次在街頭路見不平,令他成為空手道更生計劃的導師。徒弟們各有問題:莊惠(談善言飾)失落奧運資格加上師父猝逝、「廢青」關志浩(江熚生飾)沒有理想、新移民少女凌小玥(葉麗娜飾)經常被父親虐打和被同學欺負,但幾師徒仍然咬緊牙關,為追尋不同目標,毋懼更新計劃被腰斬、找不到道場,甚至空手道總會會長武田國全(張建聲飾)的打壓,在社工莫可麗(文頌嫻飾)的支持下,一起在艱難的環境繼續砥礪意志,簡單在天橋底鋪紙皮就成為鍛煉精氣神的道場。看着熒幕中打得有板有眼的女演員,令我懷念那個曾經不顧骯髒、不介意受傷,只管努力練習踢腿的自己。

老實說,《打天下》好像八十年代的武俠片,有些情節老套得尷尬(例如馬剛正被變奸的師弟迫害、到日本與高手比武等),很多對白亦太刻意地畫公仔畫出腸,頭兩集甚至令人覺得像看當年亞視的電視劇。但演員們使出真功夫,打鬥場面流暢──由K1格鬥世界冠軍魔裟斗飾演的日本高手與歐錦棠對戰一段甚有質素,而部分對打鏡頭更一鏡到底、主觀和客觀鏡頭互相交錯,令人看得血脈沸騰,視覺享受足以彌補劇本的缺陷。

演員真功夫 打鬥場面流暢

劇本略為矯情,或許因為劇作者有太多話想說。劇中空手道總會打壓莊惠的情節並不是虛構橋段,而是影射在香港體壇發生過的真實事件;而空手道教練馬剛正向徒弟們的良心勸勉,更應該是劇作者想向觀眾發出之心聲:「只要心裏有空手道,任何地方都可以是道場」、「香港這麼大,我就不信我們沒有立足之地」。拍勵志劇就是要激發人心,在這時候更形重要。

過去大半年,香港人不斷捱打,流過的血汗淚不算少,但打過一場又一場硬仗之後,卻發現勝算愈來愈小。我們看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神剪接」入圍名單片段會覺得揪心,是因為任我們多努力,但世界還是沒有變得更好,甚至見證着一輛脫軌的列車正高速駛進黑暗隧道,卻無法讓它停下來。不少人從未想過要打天下,只是剛好被時代選中了上擂台,當中或許有人會像《打天下》的莊惠一樣沉不住氣,又或是像馬剛正一樣變得懦弱犬儒,但在決鬥開始前,我們先要在道場好好裝備自己,紮穩馬步、練好「架生」,提升精神力──無論是工作場所、學校、街上,又或是留在家中的廚房、網上社交平台,甚至自己的心,只要我們願意,哪裏都可以是修煉的道場。

既然被命運選中參與這場九死一生的戰役,我們唯有努力以最好的方法活着,才能見到希望。就像馬剛正所說的:「在戰鬥中,不是在於你打中別人多少下,而是你可以承受幾多下重擊,一直堅持到最後,才是真正贏家。」香港人,在這艱難的時候,請再「畀啲掙扎」,咬緊牙關,揸緊宗旨,只有你們贏了,我們才不算輸。

文:梁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