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小強輸在起點贏在終點 越野跑好手 憑努力出頭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28日

【明報專訊】疫情下,在香港跑山也是挺方便的,高樓後是戀戀山城。訪問越野跑手曾小強當天,陽光明媚,拍攝一完,他說想跑上西高山,話畢就一溜風的不見了,輕盈跳脫。曾小強,2017年UTMR(環羅薩峰170公里)冠軍,2008年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亞軍,這個世界級越野跑好手生命充滿故事,現職是見盡生死的電單車救護員,少年時是滿口客家話的新移民,初參加馬拉松時是輸給大叔的抽筋青年……許多事也輸在起跑線,他卻永遠相信父母的教誨:努力可出頭,於是他勝出人生一場又一場旅程。

「我的人生,都是山跑帶給我的。越野跑帶給我太多美好的事物!朋友、成功、信心、勇氣……」曾小強(Stone)說。這算不上是他的格言,但話語間流露着他對山跑的感恩和快樂。他愛上山跑,初時是為了挑戰自己,後來是享受山林的優美風景和山中縱跑的自由自在。若把他山跑的里程換成生命中的人生關口,他相信的「努力可出頭」道理,仍是一脈相承。

17歲來港 語言不通學校拒收

「我父母好tough,生活無論多艱難,他們都說只要肯努力就可以出頭。」他比妹妹大3歲,至今尤記得母親生完妹妹第二天就落田。那時一家在廣東梅縣農村生活,爺爺一直在香港,父親也是香港人,但當年因為香港難搵食,父親返回鄉下生活,Stone和妹妹均在梅縣出世,至他17歲時,一家四口才移居香港。

曾小強來港時不懂廣東話、英文,他說:「鄉下仔,普通話也不太好!無學校收我讀中三。」今天他是享負盛名的越野跑手——2017年UTMR冠軍、2007年樂施會毅行者100公里冠軍、2008年戈壁沙漠馬拉松亞軍,其他包括曾奪得Ultra-Trail World Tour年終世界排名第8、東北縱走越野馬拉松男子個人挑戰組5屆冠軍等……擁有這麼多銜頭,他卻說:「我不覺得自己特別勁,因外國真是太多太多叻人了!我也失意過,我也放棄過。」

初次見曾小強,看他步履輕盈,跳脫如彈彈跳的跳跳虎(英國兒童文學《小熊維尼》的主角之一),令記者想起小時候聽《水滸傳》故事的飛毛腿,以及古代擅於跑山的「步遞」(驛站內步行傳遞的役夫)。問Stone怎麼跑山那麼棒?他笑說:「可能是我自細在鄉下長大,天天通山跑,又要幫阿媽耕田,來香港後什麼運動也難不到我。」但來港後他家窮,學校要花錢的運動如划艇等都玩不到,就選不用花錢的跑步。

任電單車救護 前輩啟發跑馬拉松

他的人生故事很豐富,卻不知從哪裏說起。Stone現時40出頭,25歲開始參加山跑比賽,他同時是資深電單車救護員,20年來見盡人間生死。不說不知,香港是第一個發展電單車救護員的地區,電單車容易在路上穿梭,第一時間趕抵現場,為傷者作急救和穩定情况。「我們在前線,見到的太多了。很多很深刻,例如巴士大車禍,又例如遇過意外死亡的人,原來他一個月後就退休,是個警察。」像做戲的劇情,都發生在他眼前。

他能夠發揮飛毛腿本色,說來也要多謝他的一些救護員大叔同事。「那時我的同事叫我一起去玩馬拉松比賽,我就去了,我這麼後生,難道跑不過他們?」怎料他卻慘情地跑回來,抽筋、腳軟、餓到在地上撿半根香蕉吃,快到灣仔終點,扶着欄杆舉步維艱地到達。「但我的同事當時40幾歲,都跑得快跑得叻,我決定要好好練習,努力去跑,不輸給他們。」

山跑靠的是努力,他來港後衝破重重新移民阻礙,也是因為相信努力可出頭。「17歲來到香港,我本應讀中四,但我只識講客家話,沒一間學校肯收我,爸爸迫於無奈找了一家私校,讓我重讀中三,我記得要交2000元學費,但阿爸是維修機器及電視技工,一個月才掙約6000元,還要交3000元租。屋企窮,我就去麥當勞做part time,也是那時開始我由怕醜仔變得懂與人交往,也學識廣東話和英文。」新移民是否都住劏房?很多伙人擠在一起煮飯?「不是啦!我們住元朗村屋,算不錯,媽媽又很疼我們,生活愈來愈開心。我由不喜歡香港,慢慢開始喜歡這城市。」第二年,他考到政府學校升讀中四,免交學費,但是一家英文中學:「就連數學也用英文教,西史真是勁難啊!記得那時我本英文字典也翻到爛,但當時我們又沒什麼情緒問題,一直記住爸爸的話:『只要肯努力就可出頭。』」

世界賽受傷 失意過後放慢腳步

在山跑的路上,除了努力外,他還學懂了退一步海闊天空。2009年他在山跑賽獲得不少獎項後,正準備再戰 UTMB(環勃朗峰,170公里),那是世界有名的越野跑賽,由法國起步,從法國與意大利的邊界跑到意大利與瑞士之間,再返回法國。「我的夢想是站上這個頒獎台,我希望跑到世界頭10名,站在這台上為香港爭光。為了夢想,當時我很努力練習,賽事是8月尾舉行,我3月開始操到8月,香港夏天好熱,但我仍然由黃昏練至凌晨,第二天就上班。」他雄心壯志,太太亦到達環勃朗峰賽的check point為他打氣。「我跑到100公里時仍排名很好,但我多次踢到石頭,腳趾甲受傷,因為腳痛我跑姿歪了,影響盆骨,到120多公里的check point時,莫講話跑,我連行路都困難,想退出,我看到太太在check point等我,但中間太多人她未看到我,我不知怎樣面對她……」於是Stone就看着太太,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長途電話給她,說自己要退出了,太太回望看到他,二人相視流淚,他終走到太太跟前相擁而泣。

這次以後,他感到太失意,跟山跑的隊長說不想再比賽,想放棄,但只放棄了一個月,他的身體已按捺不住想繼續跑。他重新擁抱山跑,修讀運動課程,又發起「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開創親子山野活動「越野童行」。

跑上香港山嶺,他發現如今跑山和之前的心態不同,以前他只看到競爭和成功,現在他卻發現人生可以從高處回落到一個舒服的空間。他說:「我現在一周只練跑兩三次,放慢了追求比賽的腳步,這反而令我可以欣賞這個城市的美麗,跑山時,我才可以躺在草上、石上,可以和朋友同行,可以欣賞身邊的事物,可以陪伴兩個兒子成長。我告訴自己,我要重新跑步,要找新路去看香港這城市。我愈來愈喜歡這個城市。」

■給香港的話

「我想引用差利卓別靈的話,成功的秘訣,就是必須相信自己!」

■Profile

曾小強(Stone)

香港越野跑好手,現職電單車救護員。2007年毅行者100公里冠軍、東北縱走越野馬拉松男子個人挑戰組5屆冠軍、2008年戈壁沙漠250公里馬拉松亞軍、2017年UTMR(環羅薩峰)冠軍。曾於Ultra-Trail World Tour年終世界排名第8。在跑山時發現香港山野泥路愈來愈石屎化,5年前蒐集資料建議利用林中散石和枯木手工鋪徑方法,成為「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發起人,亦是親子山中遊樂及行山小組「越野童行」創辦人。一邊湊仔一邊跑步和返工,2013年完成英國Middlesex University London Fitness and Exercise 理學士。

文:朱一心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