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est:飄移王的浪漫 「賽車沒有無敵」 享受盡力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29日

【明報專訊】疫情下,有車的人似乎特別從容。遊車河兜風看海,連限聚令也阻止不了。這種人與車之間的浪漫,賽車手自然感受尤深:「我對車好緊張,覺得它們有生命。」專業車手鄧智侖(James)說。他期望能一直與車相伴,賽車至體能和精神負荷不了的一天。當這天尚未來臨,他將繼續專注心神,踩下油門,滑出漂亮的賽車線。

無敵是最寂寞,幸好正如James說:「賽車沒有無敵」。難怪當媒體愛籠統稱他為「飄移王」,他心底卻不當一回事。縱然他的確在2013及14年兩度奪得紅牛飄移大賽年度總冠軍,亦貴為去年中國汽車耐力賽GT4組別的年度冠軍,他還是一句:「贏車並不永恆。」

難忘敗仗 不記威水史

比起成功,James更樂於談論失敗:「最難忘的賽事?第一次到日本鬥國際賽,聽到評判讚我,打算駕快點,豈料立刻撞上牆,進不了排位賽。」10年前的敗仗,他不怕舊事重提。「還有去年的澳門房車賽,出車前準備得不好,心理狀態不佳。」失敗總是令他印象深刻,而勝利的快感,最多縈繞一個星期,就煙消雲散。「比賽的輸贏沒所謂,我好期待可以有場比賽,由頭鬥落尾,用盡全力,是我最想為自己留下的回憶。」

這是一種在賽車圈打滾多年煉成的坦然,畢竟James今年45歲,人生閱練不少。但如果時間倒流20年前,他又是怎樣的賽車手?「百厭,愛玩,活在當下,兩三日不睡都不怕。我可以在街遊車河,玩到凌晨,翌日再去滑水,睡一會又埋手做車的事情。」現在他仍充滿運動細胞,但最多隔日跑步、踩單車,再和女兒玩跳舞機,盡力維持一個賽車手所需的體能。

賽車分類廣泛,競速賽事中,方程式賽事、房車賽、耐力賽,各有不同規格。但最深得James歡心的,反而是不只講求速度的飄移賽,「賽車是工作,但飄移是一種享受」。他解釋說,賽車節奏緊迫,比賽受千變萬化的大會賽例、贊助商、車子改裝等複雜因素影響,但飄移賽是比賽前夕才試車,誰勝誰負,着重於車手臨場發揮。壓力減輕,令他發揮得更好,具備心理質素和清晰腦筋,贏出飄移賽。

「變化大到你難以置信」

本來James只涉獵競速類賽車活動,10年前接觸飄移,才發現賽車的另一種可能:「本來覺得飄移好低能,打donut圈、八字圈好無聊。有次我這樣告訴織戶學(日本車手),他說不會啊,叫我坐上車試試。」這名日本頂級飄移車手,隨即拉下棍波,大踩油門,全速衝彎,給James以往未試過的速度感,「我心想會否翻車,會否死?試完我對飄移完全改觀,那是與賽車不同的感覺」。於是他長期留在珠海國際賽車場訓練,更組了20人車隊作後援,鑽研飄移車的規格。

James形容,飄移比賽像與人格鬥、打拳:「你知道對手用什麼揸法,就用什麼方式追他。其實飄移的變化大到你難以置信,如何在飄移時行走理想的線路,是最難拿揑的。」飄移可透過幾種方法介入,既可在高速行駛時拉下手煞,鎖死後輪,再扭方向盤讓前輪帶動側滑;亦有人會踩下離合器,提高引擎轉數,再鬆開離合器,使後輪失去抓地力;另一方法是加大油門入彎,配合相應扭方向盤,猶如「chok一chok架車」般產生飄移。當中對油門及扭方向盤的掌控,非常微妙,需長久的經驗累積,James不諱言,自己也是近兩三年才練得純熟。

一百個飄移賽車手,就有一百種飄移風格。有人風格剛烈,起步快;有人起步柔,轉彎急。短時間內捉摸對手套路,才有機會在飄移比賽中的「追走」環節取勝。「追走」指兩架車的淘汰對決,兩車輪流一前一後駕駛,由後車追前車,評判會以速度、角度、車輛貼近程度評分。不像競速類賽車需長時間作賽,飄移比賽每回合頂多十分鐘,就能分出高下。

賽事取消 轉戰網絡分享心得

不怕失敗,但始終會怕令人措手不及的疫情。James本來修好戰車,付上數萬元報名費參與今年賽事,豈料受疫情影響取消。他輕嘆:「賽車行業起碼停頓兩年。」然而,逆境反造就他轉戰網上平台,將數十年來的賽車、試車心得集結,從入門級的駕車知識,到進階級的車輛試駕,以至車上相關產品試用,也與車迷分享,在疫情期間繼續go with the flow。

文:宋霖鈴

編輯/李東阳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