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做主角 黑色幽默引發思考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30日

【明報專訊】跟呈現人際關係中細微之處的阿點和阿逗相比,職人阿港這個角色則反映不少打工仔的「奴性特質」。2月醫護罷工在社會引起不同迴響,促使香港插畫家迪嘉創立職人阿港這個角色,插畫中的職人阿港西裝革履,梳着油亮的飛機頭,不論面對天災如海嘯、隕石墜落,還是喪屍或哥斯拉,均無法阻止他上班,這不正是香港人的寫照?

「普遍香港人的價值觀是上班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上一代人覺得努力工作和奮發掙錢最要緊,但這樣的價值觀從去年的反修例運動開始改變。迪嘉發現,不少人開始反思,原來努力工作未必能出人頭地,也未必能幫助自己或社會;而醫護罷工則讓大家思考,或許不上班才能解決問題。透過職人阿港的插畫創作,他想提出的疑問是:「是不是努力工作,有錢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呢?」

新聞、職場是非成靈感來源

迪嘉原本是廣告公司藝術總監,6年前成為自由職業者,工作經歷、客戶或朋友的分享,甚至在茶餐廳吃飯時聽到的職場是非,均成為他畫插畫的靈感來源。而在職人阿港的世界中,大部分從上班族的角度來展現現實情景,故事題材則以香港人的新聞、日常生活或職場現象為主。

插畫中有不少是反映當下疫情生活,看上去幽默搞笑,實則綿裏藏針,有針砭時弊之意。例如疫境風情畫系列中,諷刺WHO(世界衛生組織)做事緩慢及空洞無用的唱歌打氣影片;也有些看似無厘頭實則有其含義的,像其中一幅插畫的題字:「黯然銷魂口罩」,畫中以女性胸圍為口罩的阿港淚流滿面,問及創作背景,迪嘉說故事取材自他上網看到的一張圖片,當時有個男士以胸圍作為口罩,整件事既可笑又可悲,銷魂在於那是件內衣,黯然在於真的有人因為沒有口罩,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保護自己。

最有力創作 毋須文字解說

職人阿港的世界充滿黑色幽默,嬉笑怒罵盡在不言中。迪嘉回答,他的畫均暗藏信息,希望能引發讀者思考,但他不想用平鋪直敘的方式來表達,「可能我經過廣告訓練,知道讓受眾去意會某些東西,感受大於你直接告訴他們,所以我在作品多處留白。我不能說我畫了一幅畫是黑色的,就跟你說這個世界就是黑色的,這樣你便沒有消化整件事,於是我便兜一個圈,用幽默的手法讓那種黑變得更黑」。迪嘉指他所呈現的是和現實世界相近的情景,從而讓讀者代入。

這些插畫,解說文字都是一句起兩句止,例如阿港舉着變成綠色病毒的奧運聖火,圖解為:「山川異域,風月同天。」這句話是疫情初期日本捐獻抗疫物資給中國時的留言,搭配圖畫內容,暗諷意味顯而易見。迪嘉覺得最有力的圖畫毋須文字解釋,他自己的創作也是以這個為目標,「我希望可以畫一幅畫毋須文字,只有標題,觀眾也能意會到,這樣的創作最有力」。

■職人阿港Hong Kong Worker

facebook:facebook.com/HongKongworker

Instagram:instagram.com/hong_kong_worker/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