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諱談死 錯過最後時光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04日

【明報專訊】得了晚期危疾,儘管醫生把病情如實相告,但不少家人為了安撫患者而淡化病情,也有些患者為免家人擔心而隱瞞病情。他們的背後雖然都出於愛與保護,但當中往往涉及常見誤解,反映急需改善家人之間就安寧照顧的溝通。

個案:父患晚期肺癌 子女只顧治療忽略聆聽

1960年代初,和平叔帶同太太及大兒子來到香港,年中無休地在街頭擺賣小食,讓一家人不僅得到溫飽,兩名子女更有機會接受良好教育。一晃眼已幾十年,兒子大學畢業後長駐內地從事中港貿易,女兒也當上公務員並結婚育兒,一家人生活美滿。正當和平叔老懷安慰的時候,太太兩年前於交通意外中離世,年近80的和平叔之後變得寡言。

喪妻加頑疾 憂打擊老父意志

去年端午節過後,女兒發現和平叔胃口轉差,久咳不癒並逐漸消瘦,固執的爸爸拒絕就醫,於是暗自告知哥哥;兒子以公司福利為藉口,帶爸爸檢查身體,不幸證實患上肺癌,並已擴散至肩胛骨,預後不理想。兩兄妹眼見老父剛從喪妻打擊中恢復過來,又面臨頑疾,為免打擊父親意志,決定向老父淡化病情,聲稱其肺癌可透過藥物治療,着他不用擔心,又積極為父親尋求治療,要求試用昂貴的標靶治療,希望緩和病情。

療程終於開始!兩個月後驗血報告顯示腫瘤指標有改善,病情似乎受控,兩兄妹鬆一口氣。女兒在網絡上查閱各種食療及偏方,兒子也請教內地名中醫及蒐購珍貴藥材給父親服用。為此,和平叔十分抗拒:「為什麼大費周章弄來這麼多藥?我已經80歲,遲早一死,毋須浪費金錢。」「爸爸,這都是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找回來的藥,補肺的,你抵抗力不好,聽話服用啦!」兒子每天苦口婆心地嘮叨着。

「如果我死掉」當禁語

重陽節那天,和平叔忽然嚷着要整理舊物,翻出媽媽遺下的玉指環,突然說:「如果我死掉……」他還未把話說完,女兒趕快打斷:「爸爸,驗血報告不是說腫瘤指標有改善嗎?沒要緊的,只是療程有點長而已。聖誕快到了,我們計劃一下慶祝活動吧!」可是,和平叔並未因子女的孝順而感到安慰,原來,他一早已從醫生口中得知自己是晚期癌症,為了不讓子女擔心,他盡量順從子女的治療安排,收起自己真正感受及想法,但記起太太離世時無機會留低一言半語,他希望可給子女說清楚心裏話,只是女兒的反應讓他把話吞回肚中。

為治療方案爭拗 老父自責流淚

隨病情發展,晚期癌症的徵狀陸續出現,疲倦、痛楚、氣促,影響睡眠及胃口,體重不斷下降,和平叔連日常自我照顧也感吃力,就在冬至前,在家暈倒送院。住院期間,醫生提出轉介紓緩治療,建議兩兄妹好好與爸爸商量。妹妹也認為應及早了解爸爸尚有什麼未了心願,卻被哥哥斷言拒絕:「爸爸含辛茹苦地養育我們,我們還可試免疫治療,至於錢方面,大不了把房子抵押予銀行。」這一來,就連一向沉默的嫂嫂也發難:「你是不是瘋了?即使賣了房子也救不了爸爸啊!」一家人就爸爸的治療計劃起了爭執。和平叔萬想不到兩兄妹會因自己的照顧安排而爭執,埋怨自己把家人弄致四分五裂,心痛流淚。

春節前,兒子休假。他不顧家人反對,把爸爸接回家照顧,發現原來照顧病人比打理生意更困難,各樣照顧工作讓他忙翻了,最難受是晚上傳來老父痛苦呻吟,他強忍淚水,默默坐在老父旁邊。

義務責任掩蓋感情

在爸爸彌留前,兩兄妹才醒覺一直錯誤地把焦點集中在疾病而非患病的父親身上。他們眼中只看到作為子女的義務和責任,並從自己角度出發想着如何報答爸爸養育之恩,忽略了他的感受及想法,也壓抑了自己對爸爸的愛和感情,白白錯過了一家人最後相處的快樂時光。

文:周秀芳(賽馬會安寧頌講師)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