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飯桌 兩人皺紋 寫實捕捉叔.叔暮年戀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08日

【明報專訊】「一定要拍到他們的皺紋!」《叔.叔》導演楊曜愷說。作品於新鮮出爐的金像獎贏得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兩項獎項。電影改編本港口述歷史書籍,圍繞兩個衣櫃裏的老人夕暮之年相遇相愛。作品更把港產片絕無僅有的老人情慾,以風格化鏡頭呈現大銀幕。不猥褻、不獵奇,所訴說的也是上一代為家庭打拼卻受困之局面,讓人一睹真實不過的社會故事。

文:劉彤茵

走在香港藝術中心後台走廊,一向熟路的舞台劇演員袁富華也驚訝:「咁隱蔽都畀你搵到。」《叔.叔》兩個男主角就位,太保不消幾秒入戲,跟袁富華眉來眼去,再一下「壁咚」(手按在牆上,把對方逼到牆身),攝影師忙於按下快門。作品曝光率多,導演2016年開始計劃時倒有苦自己知,連續吃幾十場閉門羹,終邀得港台兩邊走的太保擔綱,而當時剛剛拍完《翠絲》的袁富華也答應演出。楊曜愷說:「當初即使找不到演員,也不會改去台灣或外國拍,因為這是屬於香港的故事,我就是想由拍港產片出發。」

作品始於導演接觸到學者江紹祺著作《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決意改編成電影,「所以作品個方向有點似紀錄片,想很真實地呈現他們的故事」。楊曜愷主要於外國發展,曾執導《我愛斷袖衫》、《紐約斷背衫》等作,2015年決定搬回香港,籌備作品。這是一場老人戀愛故事。正如導演所說,港產片中「老人」與「戀愛」兩詞放在一起,由新相識至墮入愛河,其實不常見。故事講述70歲的士司機柏(太保飾) ,一直隱藏同性戀傾向,靠捱養活一家,兒孫滿堂終於退休。有天,他邂逅65歲的單親爸爸海(袁富華飾),萌生戀愛感情,側寫傳統家庭、宗教至社會規範。

老來出櫃代價大?

「有一位長者分享,年輕時隻身由大陸游水來到香港,什麼都沒有,到有家庭,有屋住,喂,『我仲求啲咩呢』?這一句好觸動我,其實是不少人的寫照。」袁富華說。為讓演員更了解故事背景,導演安排他們跟「晚同軒」組織的年長同性戀者會面,分享照片及聊天,以及閱讀有關故事。袁富華認為,作品真實刻劃上一輩的生活及價值觀:「再下一步,他們很多有養兒防老的概念,如果現在把性傾向說出來,不就激走個老婆,激走個仔?」電影中,海一早清楚性向,跟太太關係不佳而分開,與虔誠信教的兒子永(盧鎮業飾)隔閡甚深,在家得隱藏自己的性傾向。

「現在不時呼籲人要出櫃,要做番你自己,當然這有它的重要性。不過就會令我想像,上一輩的人為何如此難出櫃呢?」楊曜愷說,出不出櫃是個人選擇,有些老年個案認為出櫃「完全沒好處」而寧願隱藏,有些個案則「天天想着出櫃」。作品非關於老來出櫃,反而退後一步,嘗試捕捉此等出櫃「代價」,反映該代人處境:「他們成輩子已經付出了如此多,子女孝順功德圓滿吧,其實都是『成功』故事了。如果突然之間出櫃,不就把整世人付出的東西反轉了,拋棄晒?」

創作資料故事 助立體呈現人物

「這到底是一個關於家庭的故事。你可以看到很真實的,日日都吃飯,但他們之間又有不同事情發生。」勇奪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太保說。家庭與個人意願之間,往往有難以說清的羈絆。作品亦作出一個有趣安排——吃飯,上演多場聚餐戲分,皆因「一張吃飯桌上可以閱讀到很多」。太保與導演不約而同說及一場吃蟹的戲。故事講及柏與枕邊人清(區嘉雯飾)結婚45年,某天她買了一些大閘蟹回來,柏卻準備背着家人跟海約會。清好像洞悉什麼,卻欲言又止。太保分享演出心得:「那一場我不用特登演到好鬼祟,因為人物根本是很『大男人』的,一家之主決定如此就如此。」

老夫老妻眼神自然流露,獲得金像獎評選肯定,原來導演的功課應記一功。楊曜愷為每個角色創作了一份資料故事,講述他們背景關係及往事,讓演員投入當中。其中一個「前傳」故事,描述清喜歡吃蟹,但跟柏成家後仍然清貧,沒錢買蟹。至有天到親戚家吃飯,兒子因為沒見過蟹而被嘲弄,令清很不高興。幾天後,柏買了一些蟹回來,令老婆感到他是重視一家及關心自己的。楊曜愷說:「這些故事觀眾看戲是不知道的,但或者會令人物立體好多。你可以見到,以前的人也是如此,好多時都是不太認識就結婚,有時更好像商業拍檔,去經營一個家,去捱世界。所以那未必是戀愛,但會有感情啊,而同志面對的亦更複雜。」

鏡頭捕捉同志聯誼生活

同性戀於昔日更為禁忌,《叔.叔》亦描繪圈子內的面貌,包括公園、桑拿至平權組織等。於台灣生活多年,曾參演《悲情城市》 (1989)、《運轉手之戀》(2000)的太保表示:「好多時同性戀人相識,都是在公園,例如在台灣二二八(和平)公園,以前他們會在此遊蕩。這些都是很真實的,以前可能他們自己群組才知。」受到社會禁忌籠罩,昔日亦未有手機應用程式等,同性戀者漸漸形成一些隱密空間,並在圈內找尋對象。作品則以本港招待男同性戀者的桑拿取景,楊曜愷指出,團隊視察3間後選定一間來拍攝,那場鏡頭主要捕捉主角表情,而非獵奇地窺看四周:「除了私廂,還有用餐、看電視的地方,對他們來說是聯誼共聚之地。他們一起吃飯,唱吓大戲,其實是很溫暖的感覺。」

大特寫親密戲 展示壓抑的禁忌

「親密畫面不是最重點,但一定要有。」太保說。導演接觸過的演員,就算肯拍同性戀題材,亦不願親吻及拍攝親密行為,太保坦言最初亦想像不到導演將如何處理。兩角親密行為的一場戲分,楊曜愷特意採用大特寫、細膩燈光設計等,拍攝皮膚及軀體,效果贏得不少讚歎。作品於銀幕上展示此個「禁忌」,正正反映人物一直為履行傳宗接代的職責,須抑壓自身欲望及取向。海及柏在公園相遇,柏本由「吃快餐」心態,解決欲望就算,直至二人開始分享往時辛酸點滴,建立感情及精神上的聯繫,「不只有性,也是愛」。有關長者的性之討論貧乏,優先試映後有觀眾提出作品蘊含的「性權」議題;另亦見批評指出當中爭取同志老人院的議題,植入得過於生硬。

「那場(親密畫面)很重要,我們很少見到媒體或作品有上了年紀的人的肉體,多數是年輕俊男美女。我們就要拍到他們的皺紋、稍鬆弛的肉。同時不想用醜化的角度去看,希望拍到一個natural(自然)的,自然的身體就是如此。」楊曜愷進一步解釋,這事實上是一部同志電影,但不想此個類別會令非同性戀者觀眾卻步,他們可以開放目光看不同作品。他亦認為戲中有許多普遍且共同的處境:「所有人都會老,是否叫老人『冷啊』多穿件衫就夠,那情感上的支援呢?是否再過20年老了,我們就完全沒感受?當然不是,但社會好少去關懷,作品想告訴大家長者仍有desire(欲望),會失望、會失戀、想人讚他們靚,甚或可如主角裸身演出,被人影,而不是shame(羞恥),不是醜的。」

因應疫情變化及限聚令放寬,《叔.叔》終宣布於本月28日上映。今年金像獎沒有紅地氈,亦沒有盛大典禮,但創作者的投入不變。重看一次剪輯多部入圍作品的金像獎預告片,當中有句對白:「可能我沒法陪你一輩子,但起碼,我可以陪你走過這段隧道。」因為作品,我們走入自己內心,也通往別人的世界。就是這條隧道,經此一疫,更顯珍貴。

(查詢:www.facebook.com/suksukmovie

編輯/蔡曉彤

美術/SIUKI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