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乍露:「攬炒」局面隨處可見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15日

【明報專訊】抗疫期間,大家多了時間待在家中,公事慢了、空間多了、心境靜了,許多人前所未有地進入難得的反思mode。有位企業家找我訴苦,說一手提拔多年的愛將,由無名小子一直升到總經理,最近竟提出辭職,老闆心碎,臭罵他是忘恩負義的叛徒。我未知前因後果,不想盡信他對事情的「解讀」,故不置可否。

發泄完畢,他表示擔憂霎時間找不到人取代,問我意見。我便進入他的「案例」,盡量還原真相,嘗試客觀「觀察」來龍去脈,檢視他倆關係及恩怨情仇、掃入地氈底的核心問題等,然後分別代入兩人的處境和感受。我提出幾個角度幫老闆「解讀」事情,想不到最令老闆恍然大悟的是一個「攬炒」理論。

愛徒變叛徒 辭職連累公司?

老闆一直欣賞及信任此君,還成立一間新公司,由他全權打理。短短幾年間,公司增長迅速、名氣大增,總經理管理得頭頭是道。於是,老闆強烈認為總經理有毛有翼、說走便走,狠心撇下團隊和業務不理。我從字裏行間尋找線索,發現ego甚大又缺乏聆聽能力的老闆,多次迴避我探究他哪裏出現錯判或虧待人的問題,只想如數家珍講述自己如何偉大,如何帶挈他。

我坦白提出,恩惠是雙向的:老闆當年提攜他,因他是一個可靠和受教的助手,才能把公司做好做大,對方一直都對他畢恭畢敬,師徒關係良好。不過,能幹者青出於藍,後期可能「教番師父轉頭」。一起成立公司,兩人地位演變為更平等的生意拍檔,但老闆對待他的態度有否調校?什麼時候關係開始出現微妙的負面變化,兩人逐漸疏離?

老闆想起來,「4年前他提出要股份和調整薪酬,我沒答應,說公司還未自負盈虧,他還未交出成績。當時他不大高興,但後來也不了了之」。我好像找到一點頭緒,決定循這方向發掘下去:「之後他不是交出了成績?你有沒有識做,滿足他的要求?」老闆說沒有,因為過程中總經理還有這樣那樣不是,例如有合作伙伴和老闆的家族成員投訴他EQ低、不給他們面子、不順從他們……上個月,總經理寫了一篇逾千字的辭職信。

「這不是真相大白了麼?」我問老闆:「他並非拂袖而去,而是用了千言書交代清楚原因。我很想知道信中有沒有透露真正要害,直指你作為董事會主席,不應隨意干預日常運作,更不應容許合作伙伴繞過他來向你投訴,事後你又不向他求證。總經理是最後決策者,你經常擅自改變其決定,其實是粗暴削弱其權力,他如何有效管治?」老闆不爽,辯稱對方說來說去都是老闆如何破壞規矩,包括最近沒經董事會商討,便在富爭議的事情單獨做決定,令其他董事及總經理為顧全老闆面子,心不甘情不願地後補批准撥款。

拆解攬炒 須掌權人放下身段

我愈聽愈抹一額冷汗,皺起眉頭說:「一個人的行為不是單一事件,應該有重複出現的模式(pattern)。你這些一言堂、破壞企業管治、縱容皇親國戚的行為,究竟有多頻繁?」老闆喃喃自語,「我出了那麼多錢,說兩句也不行?」我請他代入對方位置,想像他作為一名專業管理人在自己一手湊大的公司,好不容易建立了一套良好管治制度和文化,老闆不懂欣賞也罷了,卻處處破壞制度。他見情况愈搞愈亂,多次提出問題卻遭忽視;加上皇親國戚後宮「無掩雞籠般」彈出彈入,老闆不去約束還要責怪總經理沒好好配合,如同成立另一個權力部門共同管理公司,成何體統?

如果我是總經理,也會感到忍受多年家族式管治,遲早出事,首當其衝的會是自己!橫豎都死,不如抱着「攬炒」心志孤注一擲,忍痛寫下辭職信。倘若老闆不收斂自己、作出改變,他寧可激流勇退,縱然會令公司倒閉,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如果你解讀正確,可以怎樣避免攬炒?我投資了很多資金啊!」老闆當局者迷,還是不能從對方角度看別人也投資了連錢也買不到的青春和心血。我說:「拆解攬炒局面的人,通常是擁有最大權力一方,何况你其身不正!勸他留低,承諾你會自律,學習專業精神,亦應該給他可觀的股份及待遇,才能重新出發。」其實攬炒局面經常在生活中出現,哪怕是一頭家、一間公司,攬炒結果可能是離婚、拆伙、結業,或苟延殘存。掌權的放下身段拆解困局,才是最佳出路。

●Profile

何靜瑩(Ada Ho),初創互聯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為多間跨國企業、非牟利機構及學校高管提供領袖培訓課程。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畢業,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最新著作為《扮有料,只會死得更快》。

Ada.Ho@paxxioneer.com

文:何靜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