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達人三興製磅廠梁渭潮 扎根七十六年 公平「磅」住香港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17日

【明報專訊】海洋公園面臨結業危機,三興製磅廠員工苦笑:哎呀,又少一個客。原來這間有七十六年歷史的老舖會依照不同動物的特性度身訂做計重磅:為海獅做假石地磅、為熊貓做假山休息台、為企鵝做斜地磅,扭盡六壬吸引動物上磅量體重。原來,很多行業都要用磅,製磅廠隨時代進化,由天秤演變成機械磅、電子磅、全自動化磅。三興製磅廠第二代老闆梁渭潮稱他們屹立不倒沒有什麼秘訣:「實際啲、公正啲,從來不做呃人的秤。」因為公平仍然是香港人仰賴的核心價值。不禁讓人聯想起法治女神手握的天秤,數字從來公平,扭曲的是人心。

日佔時期開業

第一次見梁渭潮,他身穿白袍在實驗室內寫報告,坐在小圓轉椅上回過頭來,向記者和藹地打招呼,一雙摻白眉毛相當英氣。翌天早上在門市再見面,方留意到他個子比印象中小。記者問道店舖最舊的東西是什麼?梁渭潮媳婦Venus毫不猶豫答:「老闆」。八十歲的梁渭潮發出爽朗笑聲說,家父在一九四四年創辦三興製磅廠時,他才四歲。

三興的商標是三支槍,因為在南昌街開業當年正值日佔時期,「要打日本仔嘛,當時個個最驚就是槍,加上是三個兄弟(朋友)一齊做生意,就想用三支槍做商標」。開業約十多年後,兩位世伯退出,只剩下家父接手。

遷往界限街五十多年的老舖內展示着一個老舊天秤,梁渭潮隨手拿起一個砝碼說:「這些秤你最初不知道斤數在哪裏,所以你先標記個零,然後放一個一斤的砝碼在碟上,然後將個砣撥撥撥到平衡了,就標記一斤,你再將一斤分為十六份,每一份就是一両。」天秤的意思就是兩邊平衡,左邊擺一斤,右邊就是一斤。「輕無緊要,但一百公斤點搞呀?所以就變了做這種機械磅,用槓桿原理,按比例1:100,把尺顯示一磅咪等於一百磅囉。」

三興當年不是主力賣天秤,他父親拿手的是造機械秤和地磅。梁渭潮十三歲開始跟父親學製機械磅,後來日間讀中學,夜晚到紅磡工專(理工大學前身)修讀機械工程,當時還未有電子學。「機械磅做到我三十歲,四十歲變針磅,到接近五十歲轉做電子磅。」

定期檢驗砝碼重量 確保準確度

他手上的砝碼從日本原裝入口,木盒上寫有一九九四年。砝碼分很多種,單是材料就分成生鐵、銅、不鏽鋼和鉑金四級,而最常用的粗用款又叫工作碼,重量會隨時間勞損改變,「你昨日見我在實驗室,因為這些常用碼通常三個月要驗一次,那些不鏽鋼不是常用的,例如每一年每一季讓客人檢查一下磅的準確度就會收起,重量不會經常變」。

由於砝碼會磨蝕,以前有不良商人會故意磨輕砝碼,「放下去不夠一斤用來『呃秤』,所以機械磅最弊呢吓嘢,可以做手腳。電子磅就難啲,因為電子磅如你命令架磅改重量呢,要改動入面的程式,廠家不會話個程式畀客人知」。

梁渭潮最記得雙十暴動時,所有店舖都要關門,而且門口要掛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否則門面都拆了你」。當時大家都無生意做,唯獨他們生意多到做不來,要關門拚命趕工,因為當時糧食最緊要,米舖突然多了許多市民買米,便要求他們趕製米磅。

製造業旺盛 帶動磅廠生意

製磅廠最風光是一九七○、八○年代,香港製造業的黃金時代,「觀塘、新蒲崗製衣工業好犀利,好多工廠,每一間都要磅」。他分享當年做一架機械磅即使賣不出亦不用擔心,只需擱在一旁,明年可以加價一成以上,因為薪酬愈來愈貴。隨着香港廠家逐漸北移,他們在一九八九年北上設廠,直接為內地的香港廠商造磅。但五六年後,國內已經出產國產機械磅,賣得更便宜。於是他們放棄機械磅,轉做電子磅。機械磅是運用物理,例如用槓桿原理的尺磅和壓針的針磅(彈簧磅),不需電力就可以量度重量。而電子磅則是透過壓彎傳感器(sensor)內銅線造成電阻,轉化為數據,而電子磅可以精細到量度一千萬分之一克。

「我覺得這行都OK的,最緊要是要有發展,其實現在很多行業都老退了、沒有了,我們這個行業可以一路跟住時代上,由機械一路去到電子、自動化,一路都可以做下去。因為我們這行好得意,你說消費品又唔算消費品,但差唔多十行人有八行人都需要用,但買的量又唔多,總之唔會餓死你啦,哈哈。」

九七回歸前,港英政府計劃啟用赤鱲角機場,梁渭潮現在憶述起「一夜搬機場」的經歷仍然血脈沸騰。當年他們因為代理英國知名品牌Thames Side的傳感器,故獲英國管理公司青睞,讓他們承造機場貨運部的地磅,因為地磅每個面積達三米乘三米,所以必須在大陸工廠製造再運來香港。「原本說等青馬大橋做好,再從香港運磅到大嶼山安裝,豈料有一天機場臨急臨忙說要先安裝,但青馬大橋未起好!」於是他們在大陸廠包船,將地磅直送機場地盤,但因工程安全問題,地盤不批准使用躉船吊機,他們輾轉借助本地公司的地面吊機,「收費貴到飛起,但無計,變了白做」。

逆境尋出路 開設實驗室堅守公平

還記得二○○四年鱷魚貝貝在被捕獲後懷疑患上抑鬱症嗎?原來當年發現貝貝生病,是因為磅重時發現牠體重大減,而那個計重磅正是梁渭潮磅廠的出品。為動物製造體重磅需要花心思了解牠們特性,例如鱷魚是冷血動物,每天都需要曬太陽,因此他們將不鏽鋼地磅裝飾成假石,並在磅上放置強力紫外線燈照射,吸引貝貝爬上地磅曬燈。

假山休息台 引熊貓上磅

他們亦為海洋公園不同動物設計體重磅,例如海獅會自行跳上地磅,但熊貓則天性敏感,要將體重磅「喬裝」成假山休息台;而在斜地做磅則是專為企鵝而設,職員會在企鵝跳水前的斜地先擋一擋,讓企鵝停一停磅一磅;雀鳥則要用精細的吊磅,勾住鳥籠磅重。

現在他做得最投入的是全自動化磅,例如選擇好咖啡豆標準重量後按掣,就會自動落豆和包裝,「我現在在研究咖啡粉的自動定量秤,因為粉不會自動流下來的,要如何推粉,令它落下的速度更快呢?我想人們用的磅可以更快更準」。

他們現在主要客戶是本地物流公司,「整架剷車剷上去磅貨那種大地磅」。在大陸廠房鑄鐵後,運來香港工場打磨、裝嵌、調校。梁渭潮笑言有趣的是他們又回到原點,現在大部分客人都是香港公司,「估不到當年在大陸設廠,現在反而可以幫番香港人,因為雖然大陸人工高了,但成本仍比香港便宜,幫番香港人」。

七十多年來飽經風雨,梁渭潮說今次疫情肯定是他遇過最困難的時候,生意額跌了三分之二,員工要輪流放無薪假。「我諗香港未來會有一個改變,是遲早的問題。但在改變之中呢,變了我們做生意的慘,居民都慘,因為個個都要搵食。如果疫情繼續兩三年的話一定唔掂……真的好心悒。」

他說這幾年實在無辦法,營商環境一般,令現在的人都不敢做太大投資,轉而要求平靚正,而平靚正即需要賣量。但他們從來都不是以量取勝,而是賣定製和耐用。他們一九九六年出品的磅至今仍未壞,可惜現在原材料質素差了,他們的磅沒辦法如往昔耐用。

隨時勢轉型 開拓服務業

因此,他們近年亦漸漸轉做服務業,例如開設實驗室幫人驗證磅秤和砝碼的準確度,是全港唯一擁有HOKLAS(香港實驗所認可計劃)認許校正實驗室的造磅秤公司。

此外,近年因網購帶動物流業,他們提供定期檢查和緊急維修服務,「物流出入都要磅重,全部都是錢來。如果他們買了磅,沒有保養好,一星期無磅用,它就死畀你睇。所以我們服務他們,每一季幫你檢查個磅,發證書講個磅有沒有變過。另外緊急修理,你打電話來,廿四小時內一定有人跟進。做服務業,利潤講真點都好過賣實物。這個是趨勢來的,無得講,因為香港製造業都少了」。

已屆耄耋之年,他仍然很精靈,訪問時站足一個多小時都不言累,他說自己很好運,沒有遇過特別艱難的時刻,而且自己本是一個樂觀的人。「有時啲嘢,你見得世面多就知道,例如你真的不開心,是你自己的問題咋嘛。將件事放開了,你咪做到嘢,好簡單。」

談起三個仔女,他眼帶笑意說自己好福氣,兒女都不錯。自言父親不是太嚴肅的人,所以自己都不是一個太嚴厲的父親,發現子女真的出現問題才會從旁勸喻,提醒他們自行分析事情對錯,「我幫你唔到的,講真嗰句,你的思想和我的根本是兩件事,我好開通的」。

「不做收賣佬的磅」

他說製磅學習到的最大人生道理是要公正,堅持不會按任何人要求製造重量不相等的磅。「以前收賣佬話,人呃我,我呃人,婆婆賣紙畀我時灑水,因水分高咗,所以個磅要計輕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唔會做的,所以直至現在都沒有做過收賣佬的磅。」但他慶幸,香港大部分工廠客人都很正直,不會要求做手腳,都是要準確無誤,絲毫不差的磅,光明正大地進行公平交易。

撈過界

助回收廠收集廢紙、紙包飲品盒

「街上見到我哋司機哥哥,唔使怕醜,講聲環保有幫手,乾淨文書廢紙、已按喵坊指引清潔飲品盒、乾淨發泡膠、(水果)網袋一一代收!」當初是因為這則fb帖文引起記者好奇,何解一間製磅廠會幫手做回收?Venus解釋大約四、五年前,偶然見到發泡膠回收商「迷失的寶藏」的帖文,認識了項目經理Andy。

「我住深井,日日對住沙灘,經常見到海面有發泡膠,清潔工好辛苦一堆堆挖起和清潔。我見到post後好有罪疚感,因為每個磅運來香港都有兩個好大的發泡膠包住。於是我聯絡Andy,每次儲夠數量後直接整車發泡膠運給他。」

後來,喵坊創辦人Harold找Venus幫其加密文件公司SSID製造輕身磅,希望可以讓女職員輕鬆地揪上車為加密文件磅重。「因為疫情,我知道小學停課,令喵坊回收紙盒數量由七噸大跌至一噸,所以我主動聯絡Harold,借出太子門市幫忙回收紙盒,無了學生,至少多了群眾。」

而又恰巧買了新貨車,Venus就決定改造為流動回收車,「反正公司經常要出車幫客戶檢查計重磅,就事先通知客戶可以同時回收紙盒。例如去荃灣維修地磅,接洽的OL便將家中的紙盒帶回公司,給我們回收,也回收荃灣居民的紙盒」。

她沒想到的是,經喵坊宣傳後,公司接到不少留言查詢,但三興當時連fb專頁都未有。「感恩的是當時請了三個學生做兼職,原本做data entry。一問才知道其中兩人讀藝術出身,他們只用兩三天時間就開到page。我跟他們說只要唔侮辱、唔傷害、唔講粗口、唔踩對家公司,專頁任你玩。但都要求他們寫的資料要正確,例如他們說坦克車都磅到,就要先查證我們的磅是不是真的承擔到。我覺得如果人生只是賺錢,造就不到人是沒用。」

在訪問老闆前,Venus笑說要有心理準備,因為他可能會說足七小時。但令她很感動的是,有一次開會,老闆突然走進來對同事說:「預計到未來經濟不好,所以我們要更努力做好公司,日後可以請多點無工做的年輕人。」

文 // 彭麗芳

圖 // 林靄怡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