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綁着電視機的紅線

文章日期:2020年06月26日

【明報專訊】港區國安法將至,無論傳媒抑或影視製作人都憂心忡忡,有人害怕誤觸紅線,也有人無畏無懼,只擔心上司為他們的工作設下更多關卡,甚至把他們的作品放進倉底,以免電視台被批鬥或蒙上莫須有罪名。筆者大膽估計,公仔箱生態即將遭遇劇變:

一、「個人意見節目」只剩下政權認可的「個人意見」:根據通訊事務管理局制定的《電視節目守則》,廣播持牌機構就有關香港公共政策或備受公眾關注而又具爭議的議題表達意見或觀點的節目,應被視為個人意見節目的一種。根據《守則》規定,此類節目需要準確、公平、提供適當機會以便回應,以及盡量讓多方面意見得以表達。不單社論形式節目受此條文規管,連邀請嘉賓發表意見的節目,甚至連《頭條新聞》也包括在內。那麼,無論港台的《左右紅藍綠》再邀請幾多左派和藍絲,只要再有嘉賓被投訴發表不當言論,節目就肯定冇得留低。港台另一個節目《視點31》雖然不似《頭條》以嬉笑怒罵手法帶出時政問題,但節目多以詰問形式令觀眾思考,加上部分主持早已成為藍絲「重點招呼」的對象,一不小心被扣上「個人意見」的帽子就十分危險。

至於其他電視台的論政節目,例如無綫電視的《講清講楚》、Straight Talk,香港開電視的Talk the Walk、《開嚟見我》,NowTV的《大鳴大放》等,儘管形式或可保留,但為怕嘉賓的言論要電視台埋單,製作單位在挑選嘉賓方面或會審查篩選一番,另一方面,受邀的嘉賓亦會更謹慎,一不索性婉拒邀請,或是在節目小心說話,避免被人斷章取義惹來麻煩。這不單是時政節目,連財經節目甚至「財經演員」評論股票或內地經濟情况都可能會誤踩地雷。最後唯有與政權和應的主旋律意見可以留低,正如拙欄曾經提及某些電視台近月充斥小罵大幫忙的「個人意見節目」,恐怕未來連「小罵」的面具也可以摘下了,唱好說好就是唯一真理,反正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後果,歷史書已經寫得很清楚。

只能報道真理部的真理?

二、「扒糞」節目的消失:新聞界有一古老術語「扒糞」(muckraking),意指深入調查報道,揭露黑幕和醜聞。港區國安法通過之後,調查報道需要冒上更大風險,被控「危害國家安全」不是夢——記者報道內地新聞或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鏗鏘集》報道「反送中運動」可能是鼓吹「恐怖活動」,The Pulse記者訪問世衛高層關於台灣問題更是「分裂國家」無誤。被有形無形的紅線綁手綁腳,記者如何調查、如何報道?無綫新聞部前中高層空降Now新聞台,不時踢爆政圈秘聞的《政情》傳聞要停止製作;有傳有線電視新聞部亦受壓,不但主力調查報道的《新聞刺針》被叫停,連中國組亦可能要解散。「扒糞」再也不能扒到深處,以後新聞只能報道真理部的真理。

三、「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這是以前電視劇集播出前總會出現的廢話,不知從哪時起突然消失了。但為怕觀眾把虛構劇情聯想至真實世界的狀况,製作人員或許要更煞有介事地創作一個與現實完全抽離的時空:之前無綫的《飛虎之雷霆極戰》在內地播出時,懷疑因為政治考慮,把所有真實國家名稱改為虛擬名稱,被網民大罵。當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製作團隊可能索性以古代、未來甚至虛擬國度作為創作背景,那就能掩耳盜鈴地繼續創作一個又一個美麗新世界。

上述的趨勢,筆者當然不希望猜中,但電視機被紅線綑綁,恐怕已是不可抵擋的結局。傳媒工作者和電視製作人漸漸失去免於恐懼的製作自由,還望作為電視觀眾的,未來不用瑟縮在家中暗角,偷偷看老舊的《頭條新聞》下載影片檔案,一邊偷笑一邊流淚。

文:梁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