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地歌姬」Serrini 危險帶來創作動力

文章日期:2020年07月23日

【明報專訊】Serrini自稱為「陀地歌姬」和「末世歌姫」,表示自己要《越活越惹禍》,令到其他人感到不舒服,就是她快樂的來源,言論大膽亦令她成為《網絡安全隱患》……風趣機智得來又有點「亂噏」;三言兩語已蘊含自己兩首新歌歌名;還有點好像要人細味的暗示。也許這就是Serrini和她的作品引人入勝的原因。

1. 你如何定義自己?

獨立音樂人,創作音樂just for fun。

2. 有什麼人或事情對你人生有最大的啟發?

我想是當我成為博士研究生後,令我做事變得更認真嚴謹。因為這是一個高壓的training,我要寫很多,fact check很多,要有academic honesty嘛。亦因為學習帶來的壓力,令我更加想寫歌,這亦是我的休閒活動。

3. 出道時樂風比較「小清新」,何以後來的風格有所改變?

其實起初的「小清新」風格只是條件不足,所以自己會以簡單的結他伴奏發表作品,後來與更多音樂人合作,風格變得多元,製作亦愈來愈精良。現在我不會再彈結他了,因為我要gel甲。

4. 過去兩年你都有在內地及台灣演出,對此你有什麼體會呢?

我還未完全開發到台灣的市場,但在專業評審上卻得到他們的認同,例如我去年獲得台灣金音獎的海外創作音樂獎,不過亦因為在該頒獎禮上說了一些不受「中原」網民歡迎的感想,令我決定取消之後在「中原」的一個演出。順帶一提,我喜歡叫內地做「中原」,其實「中原」的歌迷很渴求香港文化的流行曲,亦覺得我的歌「好好玩」,「中原」很難找到一個像我這樣黐線的女人演唱。

而且「中原」的歌迷一路也很喜歡廣東歌,認為廣東話很溫柔,歌曲題材多樣化,在我們眼中覺得很普通的流行曲,他們會覺得很有edge,令我感到他們嚮往香港的自由思想。

5. 以住的香港流行音樂文化有很多配套幫助推動,例如電影、電視、電台、karaoke,又或是香港的經濟冒起而產生的優越感及文化等。但現在的香港還剩下什麼?

以往香港的所謂黃金時代很受地緣政治影響,令經濟發展迅速,富裕的香港擁有很資本主義的品味,成為華文藝術的outlet。但現在「中原」更加財雄勢大,過去香港走紅的藝人自然會轉戰有錢的地方。所以現在香港的流行音樂要靠一班文化人去抗衡這種價值。我會形容自己好像本地生產的食品,總會有些消費者喜歡shop local,雖然我不想定義自己是什麼本地良心。

6. 決定投身演藝事業後,有沒有考慮以什麼形象示人?

沒有特定的一個形象,但會有些從事藝術創作的朋友給予意見,只是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喜歡穿什麼就穿什麼。

7. 最近你music video內的造型都很有心思。拍MV或表演時的服飾造型有什麼心得,有沒有stylist幫忙?

MV有stylist幫忙。表演服飾則看心情而定,有時會穿得很癲,因為家裏有很多奇怪的衣服,不做live show沒有機會穿。出席大show時stylist亦會替我向品牌借衫,但借不借出則取決於品牌。其實很多大品牌的brand image都在推廣年輕及反叛,自問覺得自己很適合啊!但他們卻會選擇形象乖乖的藝人。可能我的敢言給人一個「危險人物」的感覺,但對我來說「危險」是很「正」的東西,這給予我很多創作的動力。很多朋友都說我的創作很有high fashion的感覺,哈哈!

8. 個人有什麼時裝上的偏好?

我很喜歡accessories、gel甲及嘗試不同的妝容和衣服。我亦覺得不應太着意主流的看法,高矮肥瘦不重要,重要的是feel good in your skin。

9. 你認為什麼是美?

對我來說美是真實,不是堆砌出來;美是很大膽,有少許出軌的東西。

■ Profile

Serrini(梁嘉茵)

2012年出道的獨立音樂人,至今已推出5張專輯,代表作有《蘇菲亞的波霸珍珠奶茶》、《油尖旺金毛玲》、《趣緻的響鈴》及新作《網絡安全隱患》等。除創作歌手身分外,亦是香港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

文:溫兆明

編輯/王翠麗

電郵/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