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拒收確診者 入院須證陰性 窒礙私院上陣抗疫的是……

文章日期:2020年08月02日

【明報專訊】有私家醫院要求病人持有三天內發出的新冠肺炎病毒陰性檢測結果才可以入院,以防院內感染,但做法引起爭議。有人質疑在公立醫院壓力爆煲時,私院不僅未有分擔抗疫責任,反而將更多病人逼向公營系統;但亦有人表示理解,因為私院根本沒有足夠設備應付爆發風險。到底在疫症之中,私家醫院和私家醫生應該肩負什麼角色?其他國家的私營市場又是如何?

設備不足 做法情有可原

養和醫院網站列明在7月31日起,所有入院病人須持有三天內發出的新冠肺炎病毒陰性檢測結果。浸會醫院早前回覆本報查詢時指,已在上周一(27日)起要求入院病人持有三天內發出的陰性檢測結果。另外,有私家醫生接獲仁安醫院通知,本月3日起建議所有入院病人持有三天內發出的陰性檢測結果;但仁安醫院沒有回覆本報查詢。

政府專家顧問、中大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對做法表示理解,相信是私家醫院的自保措施。因為本地私家醫院甚少設有負壓病房,他估計即使養和醫院亦只有四至六間高規格隔離病房,其他私家醫院更只有約兩三間,因此院內一旦爆發疫情將難以應付。

曾祈殷:住院染疫或被法律追究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曾祈殷亦說現時有太多隱形病人,早前出現沒有發燒和呼吸道感染徵狀的預約入院病人,在無意中發現確診,因此私家醫院的做法是無可厚非。而且,他說一旦有病人在住院期間不幸受到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私家醫院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曾祈殷更鼓勵公立醫院作出相同措施,要求所有病人在入院前作檢測,「當然要在資源上、人力上、物資上許可」。

但要求所有病人即使沒有任何病徵,入院前都要作病毒檢測,無疑會令現時已經「爭崩頭」的檢測服務百上加斤。醫管局總行政經理(醫療成效及科技管理)庾慧玲早前亦曾在記者會上表示,如市民沒有病徵及其他高風險因素,純粹因私人理由而作檢測,會對公立醫院構成壓力,呼籲市民考慮到私營市場作檢測。

許樹昌:應提供一條龍服務

養和醫院及仁安醫院本身有為公眾提供深喉唾液病毒檢測服務,分別收費1800元和2000元。但截至7月31日下午,養和醫院網站顯示,直至8月2日病毒檢測名額已滿;仁安醫院直至8月12日的病毒檢測名額亦已滿。浸會醫院網站顯示暫時不提供公眾檢測,但該院曾回覆本報查詢指,會為該院病人提供病毒測試服務。

許樹昌認為,私家醫院要求入院前檢測,就應該要提供一條龍服務,例如現在於威爾斯親王醫院為肺癌病人進行支氣管鏡檢查之前,會預早半日為病人檢測病毒,「私家醫院在急症室或門診區設立負氣壓區是不難的,如果結果呈陰性可以直接上病房」。

目標在盈利 少放資源到傳染病

第三波疫情令公立醫院系統嚴重受壓,引伸出私家醫院是否有責任分擔的討論,公共衛生研究社召集人陳盈指出,不少國家的私家醫院都會幫忙治療新冠肺炎病人,包括意大利和菲律賓等,「其實好多國家公私營市場合作這件事,是今次抗疫的一個關鍵」。她指出,意大利在疫情之初,確診數字幾何級數上升,是因為最初疫情來得太快,當地公私營醫療機構未能及時協調,故出現公私機構互相爭奪藥物、保護衣物和醫護人手的情况,但其實當地公私合作的醫療系統發展完善,現時新冠肺炎病人可以自由選擇在公營或私營機構妥善治療。而菲律賓政府亦早在疫情爆發初期,已更改國民醫療保險制度,容許病人先到私營機構診斷,再自由選擇到私家或公立醫院治療,之後政府會再資助私營機構。

外國私院分擔抗疫責任

許樹昌指出,香港只由公立醫院治療新冠肺炎病人,不像外國私家醫院亦會治療高度傳染病患者,原因在於醫療保險和醫療架構制度的不同,「外國好多人都會買醫療保險,所以私家醫院不介意提供多一點服務,有部分醫院的環境是適合處理傳染病」。但由於本地私家醫院一直以商業模式運作,將重心放在能夠帶來盈利或帶來住院病人的專科服務,故一直沒有特別投放資源在傳染病設施上,「因為這些大型的傳染病很多年才有一次,例如2003年SARS、2009年豬流感大流行,到了今次都隔了好多年,私家醫院是不會擺資源去做這一類的傳染病。因為私家醫院的目標是要有盈利,公立醫院就是服務」。

許樹昌表示,本地私家醫院傳統上有兩類個案是不接收的,第一是高度傳染病,第二是有自殺傾向的病人,例如抑鬱症病人,因為擔心嚴重影響醫院運作。他還記得2003年時威爾斯親王醫院接收的第一個SARS個案,亦是由仁安醫院轉介,「他們(私家醫院)真的一接到這些(高度傳染病)案件,就馬上彈走」。

定義私院角色 政府有責

四名受訪者都說大家有共識,並不寄望本地私家醫院幫忙醫治新冠肺炎病人,但就期望至少能夠盡量接收一些原在公立醫院醫治的非傳染和非緊急病症,而且在這個水深火熱的時候,希望私家醫院和醫生能夠酌情降低收費。許樹昌指出:「如果私家醫生和醫院可以稍微降低收費,替政府醫院處理糖尿病、慢性氣管病、膽石手術等,不是叫你不賺,而是可以收平少少,令到病人可以負擔到收費,已經是幫到整個社會。」

應收非緊急病症 酌情減收費

陳盈提到市民現時對私家醫院的憤怒,源於今次全民抗疫之中,連市民都盡力留家抗疫,但私家醫院作為極重要的持份者卻顯得冷眼旁觀,只有提供昂貴病毒檢測稱得上是為抗疫出力。她認為政府有責任和私家醫院討論私院在今次抗疫戰中的角色。例如英國雖然與香港同樣都是以公營醫療系統作主導,但英國國民保健署(NHS)和私營市場亦已有協議,由NHS購買所有私營服務,私營機構會接收NHS的病人,並承諾以成本價向病人提供非緊急和非傳染病服務。

「這個就是由政府去定義私家醫院的角色。我覺得這些討論是需要發生,而香港是沒有發生,要求私人機構自己定義,否則就是擾亂市場秩序。但當你正在進行全民抗疫,這一套觀念不應該這樣發生。」

陳盈又引述英國研究指,由於新冠肺炎令非緊急病人醫療資源被搶走,預計全國未來五年將有1500人因延誤診斷大腸癌喪生。公共衛生研究社成員呂詩婷補充,香港有兩間私家醫院的批地條款中,要求有兩成牀位做低價牀位或應付政府需要,但政府一直沒有強硬地要求履行承諾。

私家醫生 幫手診症紓壓

曾祈殷現時是私人執業醫生,他提到私家醫生可以從三方面幫忙抗疫,包括由於有部分醫管局專科門診服務醫護人員被抽調到醫院處理疫情,部分私家醫生幫忙到醫管局專科門診診症,紓緩人手壓力,「私家醫生當然不是走入戰場、隔離病房幫忙,因為是要經過專門訓練的」。

第二,私家醫生可以盡量篩查求診病人,要求懷疑患上新冠肺炎個案作病毒檢測,因為現在人人戴口罩,過去幾個月都甚少流感、傷風、感冒的個案,病人一旦出現發燒、肌肉痠痛、乾咳或流鼻水徵狀,醫生基本可以假定病人或與新冠肺炎有關。

第三是私家醫生可以幫忙醫治慢性病及長期病患者,盡量避免將病人轉介往公營系統,減輕公營機構負荷量。

談道德責任 醫院就是有風險

「我覺得一個簡單的總結是,私家醫院現在不收新冠肺炎確診者或需要驗了病毒才接收病人,這件事是『衰仔』的,因為反映私家醫院在整個抗疫事情上,不想有一個主動的位置。」呂詩婷直言。

陳盈亦說本身經營醫院就必然存在風險,姑勿論有沒有新冠肺炎,平日醫院就存在爆發抗藥性傳染病的風險。「你本身開醫院就是有風險,不要說新冠肺炎風險好大就不做。撇除所有事不說,作為一間醫療機構,就算是每日派一百個免費檢測名額都無做,你是不是都覺得在全民抗疫時候,有一個道德責任去做這件事?」

文 // 彭麗芳

圖 // 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資料圖片

編輯 // 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