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啲:院舍長者難退院 靠「隔空」防疫

文章日期:2020年08月10日

【明報專訊】新一波疫情來襲,有不少護老院友或職員「中招」,護老院爆發疫情,如果有家人在院舍生活怎麼辦?要馬上辦理退院手續嗎?

香港中文大學醫院營運總監胡志遠表示,現時香港疫情最難守的確是護老院。首先院舍環境一般比較擠迫,牀位分隔、防飛沫等未能做到十分完善。另外,老人院人手有限,而且工作繁忙,不能像醫院一樣照顧不同病人之間可換衫消毒。再者,護老院日常工作包括餵飯、幫長者洗澡和清理排泄物,都有傳播病毒的風險。

胡志遠指以上的客觀環境因素,再加上老人家自身因素,如較難跟足防疫指引,或本身患有慢性疾病,都增加了感染風險。所以若環境許可,值得考慮從老人院接走家人。他亦引述美、加例子,兩國疫症初期也有院舍爆發,有新聞報道提及,一些人因家裏環境許可,也認為反正自己也要在家工作,就把長者接回家,結果整間院舍的長者也受感染,甚至死亡,退院的人則避過一劫。

但如果不能退院,有辦法減低院舍中長者的感染風險嗎?胡志遠提出兩個建議給徬徨的家人。第一、保持聯繫,如果不能探望護老院中的長者,未能親身指導,唯有多與長者聯絡,可用視像通訊,看看他們有沒有戴口罩,戴得正不正確 ;而且老人家容易鬆懈,「年紀大了覺得(防疫措施)很大的束縛,未必跟他們說一次就肯做,要多提點」。他亦指,有些長者可能記憶力較差,或患有認知障礙症,便需要在早上下午都要致電提醒他們。

幫手補充物資 搓手液好過漂白水

第二、抗疫物資要充足。胡志遠表示,院舍未必能夠提供足夠的抗疫物資給長者, 家人要注意補充足夠的抗疫物資,如消毒搓手液,放在牀邊,「老人家未必能像我們一般使用稀釋漂白水,因為會影響到附近的院友,所以消毒搓手液就比較合用」。他亦建議可以在牀邊放置一個盒子,內有加了消毒液的濕毛巾,讓長者隨時抹手清潔;家人也可提供消毒濕紙巾,讓老人家清潔牀位周圍地方和會接觸到的公用設施,例如牀頭櫃、洗手間門把等。

病毒檢測 盡快重點支援院舍

不過,胡志遠認為實際上家人可以做的不多,而且院舍的資源有限,所以他建議政府應重點支援護老院。他認為,政府首先應該在院舍及早做大規模病毒檢測,「現時國家已表示會支援香港的病毒檢測,如果在短時間之內未能滿足到全香港的需要,重點支援一定是院舍,包括護老院和其他有特殊需要人士的院舍,例如殘障人士的中途宿舍,因為那是最容易爆發,亦最難做防疫措施的地方」,因為難做防疫措施,所以就要盡早做檢測、圍堵和隔離。

進一步就是增加院舍的個人保護裝備。如果物資供應比較充裕,可以應付到醫院以外的地方,應重點支援的社區設施就是院舍,讓院舍職員上班時穿著防護衣,「但未必可以像醫院一樣經常替換,因為環境未必許可,經常替換反而增加感染風險」。胡認為,折衷方法是「去幫第二個老人家換片、餵食的時候,先用酒精抹一抹防護衣。此舉希望將一個牀位病毒帶到第二個牀位的風險,可以相對減低一點」,他不諱言做法未必達醫院規格,但取一個中庸之道,保護院舍職員之餘,亦減少長者之間傳染的風險。

裝空氣清新機減感染

此外,胡志遠亦建議在院舍中裝置空氣清新機。院舍環境很擠迫,而且天氣悶熱不能開窗,始終需要開冷氣,所以如果在密閉的環境加裝空氣清新機,能盡量減低感染的風險,「未必做到醫院規格那種醫學用的空氣清新機,但如HEPA filter、光觸媒等設備的家用空氣清新機,建議都要安裝,做唔到100分,也至少做到70分,總比不及格好」。

最後,他建議政府運用資源,加強護老院從業員的教育,提醒他們在處理廢物時,如長者排泄物、尿片、嘔吐物等,要加倍小心。

文:杜欣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