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導師陳丹儀 帶刺紅玫瑰 舞出澎湃力量

文章日期:2020年08月13日

【明報專訊】跳舞為陳丹儀帶來失落、挫敗以及接踵而來的各種難關,但她一一接受並克服,更認為所有過程都是她最珍貴的經驗,感謝舞蹈在她的生命中出現。她的個子雖然嬌小,卻能演繹出力量澎湃的舞步,大概就是憑她對跳舞那種近乎larger than life的熱情。

1. 你如何入行成為dancer?是小時候夢想嗎?

小時候總會有一篇文章問你長大後想做什麼,當時我想成為護士,因覺得在一般家長眼中護士是比較成功的職業。但當我第一次參加舞蹈團後就愛上了舞蹈,單純地不顧一切只想跳舞,亦沒想過跳舞可以成為職業。之後不斷參加比賽令自己進步,直到2009年在一個個人比賽中獲得第2名,得到一位前輩賞識和提攜,展開了我的舞蹈夢想。

2. 怎形容自己舞蹈風格?愛用哪一類曲風編舞?

我的舞蹈風格是剛強有力又帶點女性魅力,像girl power,一朵帶刺的紅玫瑰。自小學salsa拉丁舞,有時候風格會比較女性化和熱情火辣,有時則較酷、爽快和更具速度感,可能與本身偏向男仔頭的爽朗性格有關。其實任何舞風編舞我都喜歡,好像我喜歡甜、辣、鹹味一樣,需要互相調和,才更有趣和多姿多采。

3. 編舞時的肢體動作靈感來自什麼?過程中會用什麼編排技巧或思路創作及表達作品意念?

編舞時我會先聽音樂,感受一下音樂帶給我什麼,再投入角色,自然就會有肢體動作,靈感其實都來自音樂。對於創作一個完整的作品,我會用起承轉合這個編排技巧,我認為一個故事或作品不能平鋪直敘,一定要有高低起伏才好看。每一次創作時先會問自己在這個作品中希望觀眾看到什麼,有什麼動作和片段會令人最有共鳴,觀眾看完作品後有深刻印象就已足夠。

4. 最難忘的一次演出?

最難忘其實有兩次,第一次是參加World of Salsa Competition個人賽,跳舞中途一雙拉丁舞鞋甩帶並飛脫,那一刻心想the show must go on,但繼續跳的同時卻覺得練習多時為了台上的2分鐘就此浪費,之後的1分鐘便邊舞邊哭。

第二次難忘的演出是2016年郭富城香港演唱會的其中一場,因為升降台故障而停頓,當時我正處於一個較高的位置,雖然害怕但仍要表演,於是我們一班舞蹈員從高處跳下繼續表演,那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團結的力量,40個舞蹈員在台上臨場發揮真的很不容易。

5. 跳舞對你有什麼意義?

雖然很老土,但都想說多謝跳舞出現在我的生命。它不只是一個興趣,更令我成為更好的人。

6. 誰是你的偶像?他對你有什麼影響?

我的偶像是排舞師Parris Goebel,她令我更想成為一個好的領袖,帶領自己團隊走上更大的舞台。今年我成立了Queen's Family Dance Crew,Queen代表了我在舞蹈上的認真態度,每件事都盡心盡力做好,成為團隊的好榜樣。Family則代表家,我會視我的團隊為我的家人,希望大家互相鼓勵支持,帶來正能量。

7. 香港現有很多年輕人投身成為dancer及排舞師,你認為有什麼特質可以突圍而出?

我認為要成為dancer、導師或排舞師的要求和特質都不一樣。Dancer需要裝備好舞蹈技巧並達到專業水準,要能駕馭不同的舞種,達到排舞師的要求。舞蹈導師除了本身要有專業級的舞蹈技巧,更要有個人風格和定位。當然作為導師,經驗和經歷都是重要一環,想增加不同經驗除了工作教學之外,可以不斷出國進修或參加比賽。排舞師則需擁有dancer和舞蹈導師加起來的所有特質,有了這些經歷和經驗才有更多元化的創作。最重要的是三者均必須保持初心及對跳舞的熱情,亦要不斷虛心學習,懂得欣賞自己外亦要懂得欣賞別人。

8. 你如何定義美?

做自己喜歡的事,用心去做便能產生正能量。簡單的說,認真工作的女人最美。

9. 喜歡怎樣的穿衣風格?怎樣的裝束更能突顯和豐富舞蹈上的視覺效果?

穿衣比較喜歡歐美風格,但是大前提以舒服為主,個人比較喜歡展示身形線條美的打扮。至於舞蹈服裝方面會視乎舞蹈的感覺配搭不同服裝。除了音樂和肢體動作之外,服裝對舞蹈表達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能豐富舞蹈的視覺效果,所以首先要清楚自己的舞蹈想表達什麼再作配搭。

10. 香港的疫情對你有什麼影響?你對此有什麼體會?

不能出國,舞蹈學校亦因疫情需停止運作多月。工作閒了,有更多時間去一些以前未去過,有如世外桃源般的香港景點。以前只顧工作跳舞,對愜意生活的追求不太高,現在多了時間與家人相處,會去買餸煮飯及佈置家居等。亦多了時間思考未來發展的路向,所以換一個角度,有好有壞。

■ Profile

陳丹儀(Danie Chan) - 舞者、舞蹈導師及排舞師。曾為多個藝人包括鄭伊健、郭富城、鄧紫棋及鄭秀文等擔任dancer及排舞工作,今年剛成立了Queen's Family Dance Crew。

文:溫兆明

編輯/廖偉龍

電郵/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