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失前 堅持創作 泰國新藝力 展示抗爭色彩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04日

【明報專訊】奶茶、哈姆太郎、《飢餓遊戲》,這些年輕人與網絡相關關鍵詞,代表泰國歷史的分岔口。當地反政府運動持續,示威規模為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衍生不同抗爭方式與符號。泰國近代政治錯綜複雜,社會分裂不輕於本港,藝術家以創作介入,卻於理想與現實中慘痛跌宕。不過,近年創作新血冒起及接棒,就此輪社運大膽發聲,畫軍人也畫坦克,藝術家稱在「被消失」前必會堅持做自己。

泰國學生發起的反政府運動持續,上月中旬曼谷的集會有逾1萬人出席,中學生亦發起行動一度圍堵教育部,各地快閃抗議浪接浪。示威者重申三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會重新大選、修改軍方撰寫的憲法、停止打壓異見人士。當地自2014年起由軍事政變後上台的現任首相巴育掌權,有評論指2017年生效的憲法為泰國近代最差,有利軍方勢力影響局面,亦讓巴育於去年大選順利連任。

研究當代藝術的朱拉隆功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潘迪特(Pandit Chanrochanakit)接受視像訪問時表示,軍方握權後言論自由受到進一步打壓,連帶影響藝術生態:「一些異見人士會被帶到軍事基地附近的『態度改造營』,並被要求簽署不再批評官方、參與政治活動的文件,『冒犯王室罪』亦很有可能被拿來打壓抗爭者,此幾年間有部分社運人士、藝術工作者因而要逃離泰國。」根據泰國刑法112條款,任何人誹謗、侮辱或威脅國王,最高被判處15年徒刑,俗稱大不敬罪(Lèse-majesté)。泰國學生聯盟在上月初提出的10項訴求,包括廢除有關罪名及限制王室政治參與度等,擴大君主憲制的民主成分。

說及泰國抗爭藝術,就不得不先看看幾十年「輪迴」式的政治局面,王室、軍方、「紅衫」、「黃衫」泥漿摔跤不斷。泰國近代發生多次軍事政變,軍方與文人政府頻頻交替。2001年他信勝出大選,上任首相後有大規模改革,推出草根階層及農民社經改善措施,管治手法被尤其中上階層人士批評為「買票」,引起城鄉分裂。於2005年再次當選,他信被認定為要脅到王室勢力,翌年軍人政變推翻政府,使其流亡海外。

在Deforming Thai Politics As Read through Thai Contemporary Art一文中,潘迪特提及在此分裂環境,藝術家以創作回應社會現况。身影見於國際舞台的藝術家Porntaweesak作品RGB's War(2006年)為一個互動裝置,平放的畫布上有幾架玩具遙控車,車子上蓋着一些軍人頭盔,任由觀眾以控制車子,輾過畫布上3種顏色的油漆,成為一幅抽象畫。然而車子推倒小屋模型,其實帶來破壞與混亂,國際藝評人多籠統稱之為「反戰爭藝術」。潘迪特則寫到,有關策展人曾形容作品呈現脆弱的政治系統下,軍方成為任何有權有勢者的奴隸。作品反映不同權力板塊甚至市民,望藉軍方力量剷除對手的欲望,諷刺的是車子胡亂四輾,突顯無從控制的本質。

藝術家捲入權鬥陷泥沼

於錯綜複雜的政治背景下,藝術家位置亦相當尷尬,首先環境與創作牽一髮動全身,其次要考慮是否以創作為某政治理想發聲。潘迪特指出,部分創作即使原意非然,亦有可能被利用為權力塗脂抹粉的工具。親他信的反獨裁民主聯盟即「紅衫軍」,與反他信及擁護王室,尤其受中上階層人士支持的「黃衫軍」形成對立。2010年紅衫軍在曼谷示威,軍隊血腥鎮壓釀成多人死傷,翌年他信妹妹英祿勝出大選,依然無法解決兩極化。2013年底,反對英祿政府的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PDRC)發起「封鎖曼谷」行動,跟紅衫軍打對台,部分藝術家參與名為Art Lane的組織活動為PDRC籌款。持續多月內鬥並無出路,後來軍人巴育借勢接掌民選政府,實施戒嚴,及後展開逮捕雙方示威者,輿論批評PDRC後期默許軍方涉足,各陣營的藝術家再次陷入泥沼。

「不承認曾經錯了,我們如何向前?」潘迪特續稱,藝圈的分裂局面及前事陰霾,迎來新力量。根據最新數據顯示,至本年5月泰國facebook用戶就超過5000萬,潘迪特指出藝術家可更自主發表作品,並於近日社會運動發揮作用。受泰國政府施壓,facebook上周就封鎖一個擁有100萬成員及批評君主制的群組。政治漫畫家Khai Maew作品獲得廣大關注,將政治人物化為可愛角色,擅長以黑色幽默手法回應時事;有「泰版Banksy」之稱的藝術家Headache Stencil,於街頭噴上塗鴉諷刺軍政府,亦曾以#savehongkong聲援本港狀况。他曾把涉及貪污的政府領袖臉孔製成豬錢罌,亦設計沒有嘴巴的泰版麥當勞叔叔圖案,近日其展覽「Do or Die」在泰國外國記者會的會址舉行,籌備過程亦困難重重。他曾在訪問中表示不能習慣從小活在一個異見人士「被消失」的國家,批評媒體從不調查,自己過往多次被跟蹤,卻無悔說出真相。

麻木「微笑」 因不容有其他表情

「我的政治覺醒是在中學時,關心社會不只是大人的事。因為創作,我曾經差點被捕。」25歲的藝術家Baphoboy接受電郵訪問時說。按進其facebook專頁看,一幅幅色彩繽紛的插畫吸引眼球。大學時期就讀藝術系,他稱泰國的言論監控及打壓無孔不入,畢業作品就身受其害。他本想以1976年法政大學屠殺事件為創作核心,當年10月大學生舉行集會反對前獨裁者,軍方後來武力鎮壓,影片拍下亂槍掃射,更出現濫用私刑及強姦。其中一幅獲得普立茲獎的新聞圖片,拍下一名男學生被吊在樹上,並被人用摺椅毆打。事件至現在仍為禁忌話題,倖存者哭訴未還公道,2016年黃之鋒正正獲邀前往曼谷出席有關紀念活動,被拒絕入境引起風波。

Baphoboy說,其指導老師「建議他不要碰此個題目,因為校方或拒絕讓他畢業」,所以決定另開設專頁展示有關作品,表達所思所想。

他早期作品以黑色為主,相當陰森可怖,漸漸改為七彩夢幻風格,主題卻仍圍繞社會事件。他解釋:「面對社會我想保留一顆純粹的心,去質問這個世界,所以改用彩色,細路仔畫畫什麼顏色都會用。」就近日社運,Baphoboy發布一幅士兵持槍對準學生眼睛的作品,亦有圖畫諷刺從政者於制度壓跨人民,畫中人面對麻木的「笑容」,卻更令人心寒。他說,這受到泰國旅遊局強調當地是「笑容之國」的宣傳啟發:「畫出笑臉,反而增加暴力程度,代表一種被欺壓的狀態。我們好像要對社會每時每刻保持微笑,接受現狀,因為根本不可表達笑容以外的其他表情。」

「只是驚,便做不到任何東西」

「其中一幅作品,畫有身穿不同地區旗幟衣服的選手在比賽跑步,而泰國選手是跌在地上的。社會一直傾斜於有錢及權勢人士,有如封建時代的制度,令泰國落後他人,選手姿態有如向至高政權跪拜,相信會觸動不少支持制度的人的神經吧。」Baphoboy說,從制度根本改革才是泰國出路。他認為創作能令人更關心政治事態,而且任由觀者解讀及發問。本周包括Baphoboy等逾百名藝術家作品更於一個名為「Unmuted Project」的展覽展出,集體「表達抗爭意志」。面對「被消失」或被捕,他說會堅持表達所想:「講真,心底裏必定有恐懼,但我不會展示出來。如果我們希望發揮一些力量出來感染他人,只是驚,便做不到任何東西。想想,終有一天,當我們真的擁有思想及言論自由,便不用再懼怕了。」

■Baphoboy

網址:http://www.facebook.com/kenserkago

■Headache Stencil

網址:http://www.facebook.com/headachestencil

■Khai Maew

網址:http://www.facebook.com/pg/cartooneggcatx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