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不容忽視的可愛力量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04日

【明報專訊】得得意意,就沒有殺傷力?於Netflix平台熱播的卡通動畫《衝吧烈子》,迎來第三季,不得不說是一季比一季好,愈戰愈勇。故事圍繞日本上班族,會計部烈子在公司笑臉迎人,其實鍾情重金屬音樂,一有壓力就會偷偷去卡啦OK,大唱「死亡音」咆哮,套路有點似電影《爆粗band友》。

《衝吧烈子》內角色為不同動物,烈子就是一隻「小熊貓」。不少人把小熊貓跟浣熊混淆,或以為是年幼的熊貓,小熊貓學名是Ailurus fulgens,多數稱為Red Panda,本港的海洋公園其實亦養有3隻。小熊貓體積小小主要為紅棕色,大尾是一間一間的花紋,是相當精緻的爬樹高手,出沒於喜馬拉雅山脈,因為砍伐樹木及捕殺而瀕危,難怪選為主角。小熊貓連同耳廓狐、蛇鷲、大猩猩等比較「小眾」的動物,造型可愛,讓動畫的角色生色不少。

可愛絕對是不容忽視的力量,日本可愛文化更風靡世界。記得幾年前到英國著名的V&A博物館遊覽,常設展廳介紹不同地域的視覺文化,日本的可愛文化獨佔一角,介紹其於衣服、流行產物及藝術創作之影響。《衝吧烈子》亦見製作團隊對呈現音樂元素的野心,至少把暴烈的重金屬放在觀眾面前,但今季烈子的死亡音發揮減少。因為劇情需要,故事亦說及學習樂器的辛酸,包括結他初學者會認為F chord是難以跨越的高牆,講得抵死引發共鳴。事實上,烈子去年更跟台灣有名戶外音樂節覺醒音樂祭聯乘。

面對職場壓力與戀愛掙扎

即使是卡通,烈子絕對是衝着大人來的。有趣的是,《衝吧烈子》其實是由Sanrio創作,即是Hello Kitty的「朋友」,大概為公司一次市場開闢嘗試。日本講求禮儀,第一季主要講述烈子面對的職場壓力,揭示階級分野文化等,第二季則加入戀愛與拍拖情節,均反映日常生活中的規範與掙扎。面對大豬上司的無限加班,媽媽積極介紹相睇男子,烈子卻因為想當「好人」而抑壓,只有在高歌時才表現自己想法,因此才有180度的極端變臉。

比起「純潔」及永遠「正能量」的Hello Kitty、My Melody,烈子有共鳴、真實得多,亦解釋了烈子在職場女子觀眾群受歡迎的原因。第三季由烈子玩VR虛擬男友開始,誤打誤撞加入打理地下偶像(idol)團體。日本所謂偶像文化跟本港廣泛理解偶像不同,港人一般認為偶像即等於明星、藝人、歌手,而日本的偶像團體其實指某種規模及風格的跳唱組合,標榜某種可愛形象。烈子終於找到真正想付出的平台,卻在追尋間感到害怕,她會否突破自己?要否衝出去?世界已經咁亂,有想做的快點做,烈子咆哮吧!

文:小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