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同伴創業有空間 工藝師「試錯」開闢文創路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09日

【明報專訊】疫情期間手作市集取消,手工藝班取消,年輕手工藝師收入銳減又被家人質疑「搵唔到食」……他們在這個金融中心靠繪畫、攝影、雕塑為生,在你爭我奪的商業世界發展自己的品牌,必然會面對無數次的失敗,一班有心人希望和這些敢於在亂流中做自己的年輕人同行,互相學習,一步一腳印,嘗試走出香港的文創路。

Trial and Error Lab計劃,是突破機構由2016年開始創立的共享工作空間,鼓勵有志投身文化創意產業的年輕人探索自己的路向,他們的口號是「嘗試,直至我們找到出路」,相信年輕人要找到路向,須經過嘗試、錯誤、修正、再嘗試的過程。現時機構舉辦Trial and Error Fest,以「不正常_ _研究所」為主題,展示上一屆駐場工藝師的成果,開放工作室邀請大眾參觀及參加工作坊,也以手作產品及「試錯餐單」鼓勵人們在疫情之下「正常」生活。在這個「實驗室」,文化及影音媒體部助理經理及此計劃共同創辦人王育娟、高級項目主任兼是次活動策展人黃琬婷(Beatrice),都稱呼自己為管理員,每年進駐的20個年輕人是fellow(同伴)。

王育娟分享疫情對工藝師的挑戰:「他們在經營自己的生意、品牌上是有很實在的困難,他們有幾種收入來源:教班、手作市集、工作坊等,都需要實體與人見面。但在社會運動和疫情期間,在交通和人流管制下這些活動都取消了。」以往「正常」的路走不到,在「不正常」的情况下他們另闢蹊徑,例如發掘網上教學的可能,管理員和工藝師們會「扮學生」,考驗彼此的教學方法再修正課程,其中一個fellow陳敏婷甚至收到來自其他國家或地區的學生。

開拓網上教學 意外引來外地學生

今年是陳敏婷第2年在實驗室經營品牌「Metime」,她的主打工藝是和諧粉彩,也懂得寶石皂、浮游花等手工。她因為不想繼續過重複的生活,學習和諧粉彩後報名參加計劃。疫情令教手工班和她兼職的活動籌備工作也停了,「於是跟自己的facebook page『玩吓啦』,拍了一些網上短片」。她說人們在家買不到材料,她就把教班的材料包好寄給他們。之後「不知怎地傳到香港以外的人耳中,有一個新加坡人傳信息問我可否做網上教學」,她當時放膽一試,現在學生遍佈台灣、馬來西亞、美國和加拿大等地。

在香港經營文創品牌的最大困難,王育娟認為是空間。「這也是Trial and Error Lab出現的原因,因為在香港租一個工作室很貴,大部分參與計劃的工藝師只有1至3年經驗,在初創階段負擔不到龐大開支,令很多人不敢試,也沒能力試下去。」疫情期間的土地問題更嚴重。另一名新加入實驗室的fellow水水,本來以一年全職工作、一年辭職做自己品牌的方式經營「動力神社」,發覺成效不彰,於是在去年8月「裸辭」,「當時『撞正』社會運動,加上發生一些事情,很影響我的心情,也因此發現了我的脆弱期。加上我辭職了,整天留在家中,家庭是我最大的問題,所以情緒很差,當時是畫不了畫的。直到去做藝術治療才慢慢好轉」。之後實驗室公開招人,朋友都鼓勵她嘗試,於是踏出第一步。有了自己空間,她就可以放心創作,用水彩畫鼓勵人們學習與情緒共生。

王育娟也提到,香港缺乏經營一個文創品牌的相關訓練,例如訂立價錢、替產品拍照、用文字和相片與消費者溝通、找品牌的市場等,成立實驗室可以讓fellow互相合作,例如這次活動中「捕鯨文化.古今以後」的展覽,緣於陳敏婷阻止做手雕海洋印章的工藝師丟掉耗損了的印章,將之加入到自己和諧粉彩畫中,合作以畫作關注海洋議題。

一人遇困難 fellow合力幫忙

Beatrice補充,這是一個networking的過程。「一個fellow可能要處理展覽的事宜,但他只擅長畫畫,不懂得印刷、上畫、裝飾等工作,他們在這裏分享自己遇到的困難時,其實其他人也很樂意去幫忙……我覺得這是一個社群,也突顯每個工藝師的專長,會有火花,更重要是在品牌發展的過程中互相扶持和啟發。」不止是一屆的手工藝師,所有參加過的fellow會形成一個網絡。「這和Trial and Error Lab的原意很相似,要壯大香港的文創產業,需要一個社群。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足夠的,要大家一起走這條路。」王育娟再指出,「有些品牌先走幾年,已經走過這條路,在知識、技術、人脈上可以幫助到對方,特別是當他們想放棄這個品牌的時候,可以告訴他們如何度過那些階段」。

這個空間對工藝師而言也非常重要,陳敏婷說最珍貴的是「人」︰「有什麼事情,就算是凌晨一兩點,只要她們(管理員)還未睡就會回覆我們。」這些以局外人或顧客角度給出的意見,往往能「點醒」工藝師。水水也感激有這個空間,說在家時家人看見她做創作會很不滿,「我媽看見我做這些東西,會嘮叨我,直到現在有點起色才笑了」。所以這個共享空間,讓工藝師自由創作,文藝才不會被這個城市的偏見扼殺。

面對疫情危機 努力變陣

這段日子工藝師也有氣餒的時候。王育娟說有些fellow覺得做工藝不划算,疫情來襲何不找一份穩定的全職呢?創作不能離開社會,這一年的社會氛圍令做工藝顯得「離地」,他們亦會說:「我都沒有盼望了,這個城市已經沒有盼望了,為什麼要做下去呢?」

王育娟說去年的確有些工藝師因社會運動主動放棄參加市集,但現在因疫情「被迫」放棄時,他們氣餒過後,反而會想辦法堅持正常生活。「他們始終真心喜歡透過創作表達自己的看法,用產品給人快樂和鼓勵。」

在不正常時候 繼續正常生活

Beatrice在這大半年來看到,「他們很有創意,在我們意想不到的時候,已經做了先行者,示範給我們看,努力變陣是可以的」。明明疫情是一個危機,fellow卻變陣,化危為機,Beatrice回想在社會運動期間,實驗室的氣氛反而更低迷,可能「捱過」那段日子的迷茫,轉化成為韌力,令他們在疫情期間更積極求變和找出路,也沒有覺得很絕望,例如皮革工藝師會做一些精緻的防疫飾品。「他們也鼓舞了我們這班管理員,其實我們做這個計劃也是跌跌撞撞,邊行邊走。」

為了確保Trial and Error Fest順利舉行,所以管理員也變陣,在大廈走廊,即公眾地方做展覽,也和商舖突破書廊及咖啡店合作,以免觸犯限聚令對室內活動的限制。Beatrice說如果沒有疫情,他們未必會求變,也不會因為不想取消節目而想到新的展覽形式,她們說因為要對得起這些同伴和「敢錯敢試」的理念,才會有現在這一個festival。在正常的時候,做不正常的人;在不正常的時候,繼續正常生活,其實就是尋找主流價值觀以外的出路。讓我們一起嘗試,一起犯錯,一起走。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日期︰即日至11月1日

時間︰下午12:30至晚上6:30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下及 1 樓

查詢︰2632 0163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