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啲:正確應對:人不犯豬 豬不犯人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1日

【明報專訊】野豬與人類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其實並不算新鮮事,早於1980年代,新界的農夫已經常投訴農作物遭野豬吃掉或破壞,由此催生了兩支由當局授權的野豬狩獵隊,容許他們以保護居民性命財產為由,荷槍實彈射殺他們認為具威脅的野豬,直至去年不獲續牌才正式解散。漁護署現在改為建議及指導農夫修建圍欄,讓野豬無法進入農場,自然就轉移地點覓食。同時,當局亦推行「野豬捕捉及避孕/搬遷先導計劃」,於郊野公園邊陲捕捉野豬,為成年雌豬注射避孕藥物後,再搬遷到偏遠的郊野地區,希望藉此控制野豬的繁殖數量,以及降低與人類發生衝突的風險。

圍欄保農作物 狩獵隊淡出

民間組織方面,香港野豬關注組於2013年成立,一班義工在公餘時間自發到野豬出沒的郊野公園觀察,或舉報山野間擺放捕獸器、捕獸籠等非法捕捉野生動物的行為。然而,志願工作並非每次都如此順利。2014年底,義工於獅子山郊野公園和金山郊野公園交界巡視,黃昏時發現幾名形迹可疑的人在野豬經常出沒的山坡附近徘徊,上前喝止後,眾人丟掉手中膠袋逃去。義工最初以為只是放了毒藥的誘餌,隨手拾起後下山,之後拆開檢視時膠袋卻突然爆炸,原來有人將化學炸藥藏在食物之中。結果兩名義工受傷,其中一人更炸斷手指,永久傷殘。

豬誘餌藏炸藥 義工炸斷手指

意外發生後,香港野豬關注組發起人Roni跟義工並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更積極於社區推廣人豬共存的概念,不定期擺設街站及到學校舉辦講座,一方面派發資訊單張,講解野豬生態。另一方面,他們收集市民對野豬的意見,從而糾正誤解,指導正確的應對方法——人不犯豬,豬不犯人。當然,街坊的反應不可能全屬正面,「試過有啲中年阿叔走嚟話:『𡃁仔,野豬啲肉好香好好味㗎,你哋真係唔識貨。』我哋唯有提醒佢,未經許可捕捉野生動物係違法行為,奉勸佢唔好以身試法」。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