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國寶級設計師回顧展 前瞻設計 超越時間考驗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5日

【明報專訊】國寶級意大利設計師Enzo Mari今年在Triennale Milano舉行個人回顧展,但開幕後兩日(10月19日),設計師本人因新冠病毒肺炎併發症逝世。他的第2任妻子兼藝評家Lea Vergine亦在數小時後尾隨撒手人寰,3件事彷彿不遲也不早,為大師一生畫上一個時代的句號。疫情下,名師染疫離世或者難以避免,趁此回顧看似理所當然,但Enzo Mari作為極具前瞻的設計師,其作品放諸今日其實一點也不過時。

有時我們喜歡以「不過時」(timeless)形容設計大師的作品,但很多時我們也沒有深入研究其「不過時」的原因。不少時裝及工業設計師也受到各自的年代文化局限,當我們回顧作品時,會明白為何那是「當年勇」的破格之作,但卻少不免有點老舊的感覺。在回顧時,人們最常用到的形容詞是「經典」,理解到作品背後的年代脈絡,但與「不過時」放諸現代的準則不同。

「Design is Dead」 重設計平等精神

要形容Enzo Mari個人處事風格,沒有比鐵漢柔情這個形容詞更合適。他的硬脾氣跟設計同樣出名。看過不少他的訪問短片,片中的他總是言詞辛辣,與其說是「惡死」其實更似「勞氣」或是憤世(cynical)。但細看他的作品,如為Danese Milano設計的Sedici Animali動物橡木砌圖,又或是與前妻合作的無字繪本La Mela e La Farfalla(蘋果與蝴蝶)。雖然看到這兩個作品深受北歐簡約風格影響,卻遮掩不到他在作品中注入的溫柔,與他深信「設計是政治」的思維相合,是他「不過時」的特點之一。而他與荷蘭建築師Rem Koolhaas的「唇槍舌劍」在設計界也不是新聞,但其實兩人都認同政治與設計息息相關。

不少設計師已淪為為巿場服務的工具,不過近年由香港到全球設計界,好像也有種希望能改善世界的發展走勢,是一種反彈,讓設計界走入新循環。Enzo Mari有句「Design is Dead」的金句,與潮流先知Lidewij Edelkoort的「Fashion is Dead」看似相近,批判現有工業體系。但他指的是設計業連帶的巿場策劃、分銷等成本大大抬高產品的售價,削弱設計民主化,讓人不能以實在的價格買到優質好設計。他着重主義中的平等精神,希望以設計回饋社會,創造一個「生活平等地好」的烏托邦。雖然他曾與各大家俬品牌如Artemide、Poltrona Frau、Magis,或Le Creuset、Alessi等生活品牌合作,但他不少作品均是為兒童而設,在設計界中較為少見。其最具形響力的作品Proposta per un'Autoprogettazione,正能反映出他如何以設計實踐平等生活。

DIY製作手冊 40年前的開放資源

Proposta per un'Autoprogettazione是一個DIY的製作手冊,讓人們能以最簡單的工具及素材如木片及鐵釘,自製生活基本所需的家俬,其精神來到今時今日同樣適用。最受這個概念影響的是Ikea,着重人人能做毋須超卓手藝的特質,讓人能享受手作的樂趣。這手冊亦跟現代open source(開放資源)的意念相通,在1974推出時完全免費,Enzo Mari本身亦歡迎大眾自行更改設計,貼合自身需要。近年難民問題日漸惡化,這本手冊能夠解決難民面對的資源短缺、游牧式生活等問題。現時設計界有由實物走向設計策略的層面,借改變現有社會系統改善生活,DIY手冊可說是「Design as Strategy」的先例之一,其以人為本的精神,讓他的作品及理念放在現代生活亦不過時。

反對着重外形 啓發後起設計師

在Enzo Mari眼中,純粹以外形為基礎的設計最無謂,反對以不同外形、產生新形態的形式主義(Formalism)設計。他認為設計的唯一動機,是帶來不同的生活效果,而非純粹新意的eye candy。他的設計手法,亦啟發不少新一代設計師。當中對直覺(Intuitive)及對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在不少荷蘭設計中亦能找到。如他為德國陶瓷品牌KPM設計的花瓶Broken Vase,打碎隔熱用的陶瓷管,將剩下的部分化為花瓶。這個製作方法與Marijn van der Poll為Droog設計、讓人自行將鋼製空心立方體用鐵槌打造成座椅的Do Hit Chair相承。Sedici Animali動物橡木砌圖,利用一刀裁切的方式製作,減少素材流失,是可持續設計的示範作。為Danese Milano設計的Putrella Tray,則直接將工字鐵拗彎成盤,比現代不少升級再造(upcycling)手法更簡單利落。

除了設計外,他的著作同樣前衛,如早於1981年隨同名展覽發表的文章Dov'è L'artigiano(工匠何去何從),便已探討我們今時今日仍在討論的工藝與工業量產關係。不少設計師的心願也是成為經典,但要「不過時」,講求的是設計如何以人為本和超越巿場需要,在於設計師的眼界有多激進(radical)。Enzo Mari長達60多年、作品多達2000多件的設計生涯中,正好體現他的努力和眼界。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編輯:劉家睿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