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F:棄兵逆襲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5日

【明報專訊】如果不介意劇透,《后翼棄兵》一開首就是成年的女主角Beth從混亂不堪的私生活中趕往國際象棋比賽的過程,然後徐徐展開她的人生故事,因母親車禍逝世被送到孤兒院,後來被校工啟蒙棋藝,未成年已名成利就,賽事失利加上養母酗酒身亡,在強大對手(無論是棋場還是人生)的陰影下,開始了濫藥酗酒的人生……

有名作家在臉書請大家介紹好劇,但說不要再推介《后翼棄兵》了,因為覺得滿是套路。見了這種說法,倒令我忍不住開始看《后翼棄兵》,然後很順暢地一晚看完了,確是弱勢女主角逆襲套路戲劇,但為何我們都喜歡看,而且看得那麼暢快?

這套戲是有趣的,模式是設下一個又一個套路,在強化這些套路的同時又在慢慢推翻——孤女逆人生是套路,女性被壓抑是套路,無論是女主角自毁的母親,被男人拋棄一直酗酒的養母,甚或重遇的中學同學嫁為人妻後購物籃滿滿的啤酒,都是無法在女性身分裏安身立命的人。就算是看似獨立自在的女記者,一邊說着自己小時候連參賽也不可以,似乎慨嘆時代已進步,卻接着問在孤兒院出身的女主角會否把國王棋子幻想為可以進攻的父親,把王后棋子幻想為會保護她的母親。

但女主角回答國際象棋是以64格組成的世界,在當中她可以主宰棋局發展,這種可預測的未來帶給她安全感。如果她受傷了,只能怪自己,而無關其本身的性別。所以當她透過參加比賽,解決了與養母的經濟問題後,養母也跟着自信起來,可以不怯場地在公眾面前彈琴,在被情人拋棄後也沒有如之前被丈夫拋棄時那麼絕望。

在喧囂中找到自己堅定位置

天才與瘋子是一體兩面又是另一個套路:若你有什麼過人之處,可能只是因為你的瘋狂、藥物的影響……無論是敘事上,女主角小時對鎮定劑的上癮重疊着她在棋藝上的快速增長,或是透過女記者質疑女主角的天分只是緣於幻想錯覺,所以悟出異於常人的模式和意義,這種創意或許只是思覺失調引致;所以觀眾總等着看女主角何時被欲望摧毁,甚或等待着女主角何時被自己說服,她的天分只是來自瘋狂,一如她自毁的母親。

也幸好是迷你劇,節奏不拖沓。女主很快又在人生中重新起步,重新逆襲。看2019 世界業餘國際象棋賽亞軍吳震熙寫《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劇名的含義,Gambit 類型的開局,是先犧牲一些棋子,然後去得到另一種無形的東西。整套劇透過棋賽博弈的進退得失,寓意人生的得失。

女主角在棋藝上一早學懂犧牲一些棋子,為其後佈局。因為棋局的世界是輸與贏,人生卻有更多進退失據,於命運她是懵懂迎接,漸漸又在眾聲喧囂中,找到自己堅立的位置。這套劇說的其實就是套路,棋盤上的比試是設局迷惑對方,這套劇則是套路觀眾,讓他們在陳腔濫調中又慢慢回過神來。

文:方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