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進MV導演張傑邦 錄像拍出個性 賦樂曲生命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5日

【明報專訊】「說再見了吧」「漸漸我什麼都不想知道」「還記得有多久未好好哭過嗎?」有時看歌詞已有其聲,很自然便能琅琅上口接唱下句。那麼畫面呢?可能也令你驚喜不已,這些歌曲的音樂錄像均用上本地樂壇鮮有的定格動畫、一鏡到底拍攝手法呈現,由新進MV導演張傑邦操刀,其作品含蓄低調,卻又不失溫暖,並一改昔日MV為綠葉陪襯的刻板形象,讓MV擁有自己的個性和節奏,與樂曲匹敵。

張傑邦(阿邦)自小四起加入香港兒童合唱團,2年後認識同團的岑寧兒、陳詠謙等5人,他們一同成長、逢周五練唱。長大後友情未變,組成6人無伴奏音樂團Charatay,後來前往澳洲升學。「我回港後於廣告公司做剪接助手,那時沒想過成為MV導演,亦無想過後來在DUO團隊任和音,斷斷續續幫陳奕迅和唱10年。」阿邦邊拿起MV道具,邊憶述入行經過。

拍DUO團隊相處點滴 成入行契機

叫他最意想不到是Charatay在2007年獲Jerald(陳哲廬)邀請擔任頒獎禮的和音,同場巧遇Eason。「阿臣(陳奕迅)好記得我們,說下次演唱會想邀請我們做他的和音。」當時阿邦以為他只是禮貌隨口說說,怎料2010年真的找Charatay擔任DUO世界巡迴演唱會和音,結果阿邦毅然辭去廣告公司長工,跟Eason走足兩年。巡迴期間,他問Eason可否隨意拍下DUO團隊的相處點滴供日後留念,沒想到他說不介意,亦沒想到自己的影像作品受演唱會監製莊少榮賞識,並助他入行做MV,後來這些片段製成陳奕迅《瘋狂的朋友》一歌的MV。他感恩說:「尤其是有Ellen(盧凱彤)的片段,現在回想,幸好有記錄下來。」

定格動畫方式呈現 花3個月拍攝

「拍岑寧兒的《哪裡》MV足足花了3個月,特別飛去日本取景,以定格動畫(stop motion)方式呈現,總共影了16,000張相!」他坦言當時只是純粹想做一樣人人均能辦得到卻不會做的事情,故最後以定格呈現。他挖苦自己說:「真係自己攞嚟賤。因為當時堅持1秒影25張相,若以一首4分鐘的歌來計算,共240秒,即是要拼湊6000張相才可製成一個MV。」他明言若製作時間倉卒,或較商業的MV,便不會玩定格。他以定格動畫方式呈現,除了純粹為興趣而玩,亦因為其偶像導演Michel Gondry、Spike Jonze也曾運用這類拍攝技巧,故想親身試試大師們是怎樣辦到,從而了解他們的思維模式。

到製作Supper Moment的《說再見了吧》MV時,阿邦以「一瞬間」為題,以一鏡到底的手法呈現「一take過」的曲詞意境,但貪玩的他卻受無論是順讀或倒讀的意思皆一樣的「大圍三姑三圍大」一句啟發,決定為拍攝增添難度,讓MV最終由兩個分別為順時及逆時的一鏡到底鏡頭結合呈現;拍攝時,主音在某些位置需倒轉唱歌詞,也要妥善編排演員走位、以舞蹈配合旋律、幕後人員行動等。「拍一鏡到底的MV流程好複雜,如有錯漏需從頭來過。但在追求完美同時也學懂放得開,盡力便可。」

跳出舒適圈 藉MV正視情緒

上月發布的MV新作《笑哈哈先生》,阿邦跳出定格動畫及一鏡到底的「舒適圈」,給自己新嘗試:吊威也。MV由梁釗峰及吳耀漢主演,釗峰被阿邦安排吊威也,在音樂高潮位遭狂風吹飛至半空,後因極力抓着櫈邊,終安全返回座位,然而其身旁的吳耀漢由此至終只坐在風和日麗之下,受襲的只有釗峰一人。

「其實《笑哈哈先生》的歌詞不是說情緒,但我換了角度,用畫面道出釗峰瘋狂壓抑自己。靈感源於周杰倫《龍捲風》的歌詞『我的世界已狂風暴雨』,以風比喻內心的情緒風暴。」他希望藉MV讓更多人正視情緒病:「其實對情緒困擾者來說,一句『無事嘅睇開啲啦』、『唔好唔開心啦』反而更hurt他們,或者他們只想要如吳耀漢般在旁靜靜的陪伴,讓當事人如釗峰般自行釋放壓力更好。」MV並沒有好與壞之分,阿邦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對得住自己,並好好將詞曲轉化成影像,為樂曲及自己賦予生命。

文:黃茜羚

編輯:廖偉龍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