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舞達人} Eric & Una 跳舞無罪 請不要污名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9日

【明報專訊】在台上演出的舞者,在學校學舞的小孩,在ballroom在酒樓以舞消閒的退休人士。

跳舞是消閒娛樂,是藝術文化,也是競賽運動。跳舞無罪,因跳舞而中招,是跳舞的錯,還是防疫不足?因為「跳舞群組」的出現,才發現那麼多人對跳舞有誤解,才知道那麼多人熱愛舞蹈,特別是一雙一對的社交舞。傅仰立(Eric)與張樂兒(Una)是2019年全港職業拉丁舞總冠軍,亦是2021年世界職業拉丁舞大賽香港代表。不過訪問中他們完全沒有把這些名銜掛在口邊,只是一邊談談拉丁舞在香港的發展概况,一邊替近日跳舞被污名化感到不值,希望能打破大眾對舞蹈的誤解。「請不要針對跳舞!」Eric說近日多了人留意跳舞是好事,但不應加以標籤。Eric是香港標準舞總會副主席,就由他去告訴大眾更多關於舞蹈,特別是拉丁舞的事。

拉丁舞講合作 比單人更好玩

社交舞、拉丁舞、標準舞,到底有什麼分別?「社交舞就是包括拉丁舞及標準舞。拉丁舞源自拉丁美洲,特色是節奏感強烈,熱情奔放,會穿短裙。標準舞則是去舞會,感覺優雅,穿長裙的。根據國際比賽區分,拉丁舞包括Cha Cha、源自巴西的森巴舞Samba 、源自古巴的Rumba ,以及源於法國但在西班牙發揚光大的鬥牛舞和源於美國的牛仔舞等五種。至於標準舞亦有五種舞蹈,包括華爾茲舞(慢三)、探戈舞、維也納華爾茲(快三)、狐步舞(慢四)和Quickstep(快四)。我們一般口中說的社交舞,就是外國人流行去舞會派對跳舞,是興趣嗜好,業餘的,雖然跳的舞種都是一樣;而拉丁和標準舞則是專業,有考試比賽。」Eric以跑步為例,任何人也可以去跑步,但也有人以跑步作為職業專門參加比賽。

2010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當代舞,Eric說小時候也跟大部分男生一樣,喜歡打波打機,「覺得女仔先會跳舞」。典型跳舞的女孩,就像Una,三歲開始學芭蕾舞,六年級開始學拉丁舞。而Eric因為媽媽從前在國內做粵劇,很支持藝術,而姐姐是職業拉丁舞冠軍,第一次跳舞就是被姐姐叫去表演,初嘗演出滋味,隨即愛上舞蹈,由爵士、拉丁、芭蕾到當代舞。兩人在多元的舞蹈世界選定了拉丁舞,魅力何在?「從小學習芭蕾舞,制度就是每年根據課程去考試,一級一級考上。雖然喜歡芭蕾舞但都覺這樣很悶,每年都是這樣跟課程準備然後就考試,沒有刺激感,當然芭蕾舞的訓練非常好,那些技巧可以幫助學習其他舞種。而拉丁舞除了考試外,又可以隨意揀選那五種舞蹈練習,沒那麼沉悶。」如果芭蕾是靜,拉丁就是動,Una選了動。如果當代舞是反映個人內心世界,拉丁舞就是兩個人的默契,Eric則選了二人同行。「對我來說拉丁舞最有趣的是與拍檔互動,要兩人合拍是很困難,因為大家是獨立個體,跳舞時各有感覺和情緒,大家一起透過舞蹈混合成一個作品,好好玩,比起自己一個跳舞更好玩,拉丁舞的挑戰正是在於要跟拍檔合拍。」

退休娛樂 又可運動兼用腦

Eric在演藝學院畢業後,在梅卓燕和邢亮的介紹下擔任劉德華演唱會舞蹈員,隨後當了五年演唱會舞蹈員,後來覺得舞蹈員的生涯不會長久,所以專注在職業拉丁舞的發展,除了積極參加比賽,亦開始從事教學工作,與Una一起創辦了Spotlight Dance Academy。近年他們走進中小學教授拉丁舞,舞蹈學校的學生亦以小學生為多,更會安排他們出外比賽。

老少咸宜 身體接觸自然不過

「一直以來很多人覺得社交舞就是胡楓跳cha cha,老人家的玩意。所以我們要在中小學推廣拉丁舞,其實這是很熱血的運動,我們想訓練下一代比賽。」Una說傳統上跳拉丁舞要有拍檔,但現實上是比較少男仔喜歡跳舞,所以現時比賽也有單人賽、女女賽,還有影子舞,即是兩個人也跳同一步法,所以有很多不同玩法。Eric提到拉丁舞的課程在小學是多一點,「因為是一男一女拍檔,有肢體接觸,拖手也很正常,小學生不覺是什麼回事。但到了中學就變得有些敏感,學校覺得要避免」。不論是拉丁還是標準舞,原本就是源於西方。「西方人對於正常身體接觸習以為常,見面會擁抱,所以到跳舞時有身體接觸也覺得是很自然的事。不過家長讓小孩學習拉丁舞,自然也明白,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大眾對拉丁舞的其中一個印象,就是衣著很性感。Eric解釋這絕對不是賣弄性感,「因為拉丁舞有很多快速旋轉的動作,穿長裙會有阻礙,而且要看到適當的擺動才靚。至於露背,學舞時我們會教學生怎樣控制背部,比賽時也要表現給人看,所以也就不止是靚,而是表演身體動作。其實跟學習任何舞蹈一樣,要有紀律,上課要守時,上課前要準備什麼,要拉筋,要付出,帶小孩參加比賽,更可以培養毅力,如何面對失敗」。

性別,年齡,一場疫症,才發現,關於跳舞的偏見確實不少。「很多退休人士,對跳舞有興趣,可能是年輕時沒有機會,如今六十多歲,老伴不肯陪你去上課,那就自己去學。至於老師,也當然是二十多至三四十歲,老師老了也會退休吧。而且很多世界知名的老師,學費很貴,真的是有錢人才負擔得起。我們比賽也要找知名老師,所以要很努力工作掙錢去交學費,他們就像名醫,有時很貴也得要去找他們。」兩人說,其實也有女老師。他們的舞蹈學校,學生年齡從三歲至七十歲。Una說教小孩跟長者的方法不同,「對小孩會有期望,會推動他們進步,因為要準備比賽。如果是上了年紀,則相對輕鬆,着重強身健體。曾經有一個七十多歲的學生跟我們分享,說身邊的朋友都要用拐杖,自己卻很健康,可以行山。所以我們很鼓勵年紀大的人跳舞,除了是運動,鍛煉心肺功能、體力腳力,還要用腦,記步法,所以人也變得精靈,而且退休後更找到自己娛樂」。所以Eric 強調,不要誤會年紀大去跳舞一定另有目的。

嘆政府無有效防疫措施

拍檔五年,第一次合作便得到好成績,一拍即合可能是源於對舞蹈的熱情和衝勁。Una說:「當時我跟拍檔拆伙,要不斷物色新拍檔,因為剛剛20出頭很想比賽。我們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但不認識,有次我在面書主動找他,問他有沒有興趣拍檔,他卻即時拒絕,他說拍檔大肚,會等她。那我就只好繼續找人練習,怎知年半後他主動找我,問我還有沒有興趣,原來他的拍檔又有了第二胎。我們一拍即合,因為大家也很想跳舞很想比賽。」他們大概用了三個月時間準備便參加第一次比賽,結果得了第三名。「這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成績相當不錯。於是更有衝勁,然後跟老師去了意大利訓練,在法國參加比賽,得了業餘歐洲盃冠軍,喜出望外。」Eric說跳舞是講熱情,其實做什麼要持續也是要有熱情,要把握這個衝勁。

一拍即合 熱情衝勁滿滿

如Eric所說,拉丁舞的挑戰是要找到合拍的伙伴。Una認為好拍檔要互相尊重,「一方提出意見不是要即時拒絕,而是聽取意見。在拉丁舞的世界男方比較強勢,因為他們選擇多,不愁找不到拍檔,所以一般女方多數聽從男方,長久以來都是這樣」。Eric認為其實就是跟平日人與人的相處一樣,「小時候不懂,愈成熟愈懂得處理,即使如何要好的朋友也要尊重。另外目標要一致,例如大家都着重比賽。外形方面也要相襯,比賽時是一對走出來,不能差天共地,不一定要高度要怎樣比例,但要好看,要有美感。性格方面最好是兩個不一樣,互補不足。而且要不能期望對方陪你跳足一世,是階段性」。Una說自己也算幸運,眼見有些人成世也找不到合適拍檔,一年換三個,離離合合,真的像拍拖一樣。

這一年來,他們的舞室一直有跟足防疫措施,就是希望能在抗疫期間也可以繼續跳舞。「洗手戴口罩,自律就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學生。現在說的跳舞群組,究竟感染是真的因為跳舞?是因為無戴口罩跳舞?還是因為之後食飯?希望大家不要針對跳舞。」Eric說可能是背景關係,曾經學習不同舞蹈,欣賞不同舞蹈,流着舞蹈的血。「因為這次的爆發,我們應該互相尊重互相支持,不能指摘其中一方,百花齊放才是最好的。」因為疫情關係,他們的舞蹈學校超過一半的課堂要取消,起碼損失幾十萬。Una說他們是手停口停,平日不幸弄傷手腳也就會零收入,「今年過得特別苦,很多老師在學校的班也取消了」。

不止是自己的教室,Eric更關心整個行業,「打擊很大,演唱會的舞蹈員沒有工作,跳舞學校又有租金壓力,大家進退兩難,現在連康文署的場地也不能上舞蹈課。政府沒有有效措施,一有爆發就關門,卻沒有長遠的應對措施防疫,現在業界面臨很大的危機,人才流失,公司機構倒閉,即使遲些復蘇了,但誰人來演出,誰人來教學?」

文˙ 林喜兒

{ 圖 } 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