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舊BRA有出路 回收再造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9日

【明報專訊】天氣轉冷,從牀底掏出冬衣,收起背心裙子,亦稍稍清理不再穿著的衣裳,拿去回收或轉贈朋友,但舊內衣呢?可以找到新歸宿嗎?不好意思問朋友接手、環保團體亦呼籲不要送進樓下回收箱……我們嘗試尋找舊內衣出路,發現現時較可行的方法,仍是等內衣店每年一度的回收行動,將舊內衣運回日本做固體燃料。較新淨的內衣則可靜待二手換物平台「執嘢」,在3個月內推出新渠道,供女士們以物換物。不過,回歸基本步,選購一個合適與舒適的胸圍、好好保養與清潔,在胸圍變成廢物之前,盡量發揮它們的價值和壽命,就是最好的出路。

新淨的可以點?

1. 重用 轉贈有需要的人?

在香港,不是太多人願意穿戴二手內衣,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總監(項目發展)姚磊認為,這與亞洲社會不喜歡使用二手物品的文化背景有關,相反很多歐洲女性都接受穿戴二手內衣。她分享自己在新西蘭做研究時,大學教授都會穿戴二手胸圍,因此穿二手衣物從來都是一種選擇,與收入高低無關。

不過,基於衛生考慮,本地回收衣物機構一般不會接受舊內衣。網上有人提及香港難民聯會會接受舊胸圍捐贈,記者曾向該會查詢,職員僅指接受成人、兒童和嬰兒的衣服和鞋捐贈,但未有詳述接收新舊程度或尺寸多少的舊胸圍。

丟棄量過於需求

2017年本地換物平台「執嘢」曾舉行回收舊胸圍活動,將狀態良好的胸圍轉贈給澳洲慈善團體Uplift Project,該計劃會再公平分配到落後國家婦女手上。雖然只是單次活動,但至今「執嘢」仍然不斷收到市民查詢會否回收舊胸圍,因此平台上月發帖說明並無提供回收舊胸圍服務。

「執嘢」成員Karis Liu說,平台沒有長期回收舊胸圍的想法,因為在上述活動發現收到的舊胸圍數量遠遠大於實際需要的人數,「當時活動只是進行兩三個星期,已經收到6400個胸圍,試想想另一個地方是否真的有6400個婦女有需要呢?」加上,縱使當時說明只回收狀態良好的胸圍,但最終舊胸圍質素參差,不乏極殘舊的例子,「原本都覺得捐贈內衣是個好的想法,但當好多人以為有個機構願意回收,就以為機構總會有辦法處理,連很舊的胸圍都寄來,其實最終都要丟到堆填區」。平台始終覺得捐贈並不是一個好理想的舊衣出路,所以不想恆常地回收,「以免人們覺得世上需要舊衣的人數多得能夠支撐我們可以不斷買、然後不斷丟棄」。

2. 以物易物

Karis說「執嘢」近日正在構思在網頁加開新類別,讓人交換不太殘舊、近乎全新的內衣來以物換物,預計於未來兩至三個月內推出。「主要是女士純粹買錯尺寸,或是內衣工廠的剩餘貨尾。」但Karis強調這種換物形式不是由「執嘢」去回收處理,而是用家自行換物,平台其實亦擔心出清的人多,換取的人反而少, 「但需求這件事我們自己估估吓是好難的,都想試一試去做」。接受回收的內衣細節仍在討論中,預計人們在網站上載內衣相片和描述後, 平台將有人審批作把關。

殘舊的可以點?

1. 回收做燃料 每年香港收逾2噸

理大紡織及服裝學系副教授葉曉雲表示,女性內衣主要材料為人造纖維,常用物料是尼龍,棉質比例不高。人造纖維丟棄到堆填區的話需要若干年才分解,因此她多數會將舊內衣帶到一些內衣店回收,例如日本品牌Wacoal近幾年都接受顧客帶任何品牌的舊胸圍到門市回收,並轉化為RPF(Refuse Paper & Plastic Fuel)燃料,有時會向回收參加者回贈一張50元現金券。

我們向Wacoal查詢,市場推廣部莫小姐表示,公司自2014年開始每年舉行一次舊胸圍回收活動,通常是農曆新年後舉行,為期約一至兩個月,鼓勵顧客將任何品牌舊胸圍丟進袋中,交到門市回收,但今年因為疫情而暫停一年,期望明年復辦。

莫小姐指出,過往6年每年平均收到2噸或以上舊胸圍,以2019年為例,收到約3.1萬個舊胸圍,合共2890公斤。公司在收集舊胸圍後,會運到香港回收工場簡單打碎,其後運到日本再造成一粒粒的產業用固體燃料RPF,RPF相比煤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30%,屬於環保的再生能源,在日本當地,造紙行業和能源行業都會使用RPF。

對於有人憂慮胸圍的人造纖維、棉杯、塑膠肩帶等混合材料在燃燒時會釋出有毒氣體,姚磊則指毋須過分擔心,因為胸圍材料始終屬於有機物,是很好的燃料,只要有妥善設計的焚化爐是可以有效消耗有毒氣體。

2. 回收 做原材料?

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在南豐紗廠設立了G2G(Garment to Garment)服裝循環回收再造系統,即可將舊衣物重新開鬆、梳理、紡紗,重造一件新衣服。葉曉雲指,照道理是什麼衣物材料都能夠進行G2G,可惜胸圍因涉及太多配件,循環再造的效益不高。

姚磊亦指,南豐紗廠的項目並沒有處理舊胸圍,而據她了解,暫時未見全球有胸圍回收再造項目。「用胸圍做原材料,技術層面來說是很有挑戰性,布料細但物料好豐富。而且要計算能源消耗、機器投入和人工成本,回收行業最重要有盈利,才能持續。目前來說,回收內衣再造的盈利機會好微,業界未去到這個時候。」

可重用比例 新款較傳統多

姚磊估計一件傳統胸圍能夠再造成原材料的比例不足50%,因為傳統胸圍主要將多個細小布塊縫紉出3D形態,而且內含鋼圈、填充物、配飾、金屬扣、橡筋帶等,能夠重用的部分不多。不過,她留意到隨着全球環保意識加強,加上女生亦愈來愈追求自然舒適質感,新款胸圍亦走向無鋼圈設計,只用單一或最多兩種物料以倒模方式一體成形。她估算這類新胸圍可回收再造的材料比例可達80%至90%,提高了未來業界回收再造胸圍的可能。

3. 自己動手 升級再造

縱使暫時未有大工廠回收舊胸圍再造為紡織物原材料,但Karis提議可自行動手做,她說只需要在網上搜尋「repurpose old bras」,會發現很多舊胸圍升級再造的建議,包括將棉杯改造為杯墊、或拆取橡筋帶做頭箍帶等。她亦盡量將舊胸圍抽絲剝繭變成碎布,成為日後做手工的原材料。

源頭減廢 揀啱用內衣

胸圍穿幾耐要丟?

可洗水60次

部分胸圍專賣店建議用家每三個月更換一個新胸圍,到底是否需要?葉曉雲說其實有數得計。「以一個內衣的洗水測試標準,約可洗60次,亦要視乎胸圍的回縮程度、形狀是否能維持、材料是否耐用等。所以除非你日日穿同一個,就只能夠穿兩個月。如果一星期只穿一次,胸圍是可以穿足一年的,一年都只是52周。」

買環保內衣?

Karis說由於舊胸圍出路有限,因此建議人們考慮選用可持續性衣料製成的胸圍,「就算我跟你說我個bra九成新,我畀你好不好?其實大家的疑慮都大。所以源頭減廢,買胸圍的時候就留意它的材料」。她自己在3、4年前開始穿一些無鋼線胸圍,一開始會買運動物料,慢慢接觸更多環保資訊後,近一年入手有機純棉胸圍。而她了解到市面上亦有以回收再造塑膠樽和咖啡渣製成的運動內衣、亦有泰國品牌標榜可自然降解、使用天然染料的有機棉麻手造胸圍。

不過,葉曉雲提醒,棉質內衣彈性不是太高,重複清洗會影響其耐用性,這亦是為何坊間大多數內衣都是使用人造纖維的原因。「我反而覺得要買合適的內衣,購買時好好試身,之後好好錫住個bra,你洗得啱就可以用好耐,家中有幾個就夠,而每一個又可以用幾年更加好。因為香港地方如此細小,每多一件垃圾就是垃圾,所以每個女士都要做好自己本分。」

文˙ 彭麗芳

{ 圖 } 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