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Pepe The Frog的前世今生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04日

【明報專訊】最近香港警察社交網絡專頁上載「騙滅之刃」漫畫圖片,被指借用最近大熱的日本動漫《鬼滅之刃》。網民指控警察涉侵犯版權,聲音多到連日本傳媒亦有報道,警察連忙否認。關於版權,即法律問題,每地版權法不一樣,籠統地說,除非涉及利潤,原創者在網上根本無法阻止。

在meme盛行的網絡年代,版權甚至原創者的定義難有清晰界線,去年成為香港社運吉祥物的青蛙Pepe正是最佳例子。BBC最近在Storyville播出的紀錄片Pepe The Frog: Feels Good Man,便是有關Pepe的網上命途。

喜歡畫畫的人總有一款特定東西無聊時繪畫,有人愛畫靚仔靚女,有人愛畫生果,美國漫畫家Matt Furie則是由細到大也喜歡畫一隻其貌不揚的青蛙,而這青蛙就成為現在全球聞名的Pepe。

2005年Furie的小誌(zine)Playtime是Pepe首次露面的作品,同年的漫畫Boy's Club #1則是Pepe網上成名的原因。Furie在自己的Myspace連載Boy's Club,當時已有一定人氣,而Pepe在漫畫中的口頭禪「Feels Good Man」先成為當年討論區的潮語,然後其圖文meme在網絡上廣泛流傳。最終Pepe在龍蛇混雜的4chan的吹水討論區上正式成為網絡萬能key,被無限二次創作,被改色改樣改表情,不久更被應用到不同場合場景人物身上。

Pepe由誕生到「走紅」的10年原本好好哋,紅到連明星都愛,亦常被選為最熱門meme之一。Pepe命運的轉捩點是在2016年美國大選,主流媒體開始注意到極右組織與其支持者用Pepe為他們的icon,將他變為仇恨代言人,更利用它來為Trump(特朗普)助選;Trump的網絡宣傳部亦擁抱Pepe,令這無辜青蛙在美國左派媒體及圈子裏成為過街老鼠,人見人憎。

4chan的獨男巴打(Anon)最初借用Pepe來撐Trump及極右組織的動機是有爭議的。不過,Pepe在美國成為「仇恨」符號確是千真萬確。Neo-nazi的頭號人物Richard Spencer與一眾極右人物亦紛紛戴上Pepe的襟章。這令原作者Matt Furie十分苦惱,嘗試搞「光復Pepe」等行動,希望重奪Pepe話語權,為其形象洗底,但當然徒勞無功。

同時他與律師團隊合作,希望從版權法角度管控網絡上對Pepe的二次創作,但基本上亦是mission impossible。直至極右政團的喉舌InfoWars公開販賣一張有Pepe的實體海報,Furie才可以真正展開法律行動,成功令海報下架並庭外和解獲得賠償。

香港社運扭轉Pepe命運

Matt Furie亦成功令盜用Pepe來散播仇恨的兒童漫畫下架。不過,網絡上Pepe過億計的meme仍然無王管,極右團體仍然愛用Pepe,而美國左傾的民眾仍然視Pepe為邪惡青蛙。不過,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爆發,示威者在漆黑中找到鮮明的螢火蟲,愛上Pepe那難以形容的弔詭表情及外貌,意外地成為運動的吉祥物。

至今大家對Pepe如何成為香港社運吉祥物的原因仍然沒有共識,但Pepe的故事清楚告訴我們:網絡年代,作者已死,任何創作或符號都有被挪用重新闡釋的可能;世界一日未停,故事一日未完,論述仍然可以有扭轉的一日。一日仍活着,我們仍有望用大眾的力量,改變故事的發展,重新演繹被扭曲的事實。

文:陳Damon(chandam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