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城市:怕醜草的啟示:Poke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13日

【明報專訊】facebook有個古老的功能叫做「poke」,就是像用隻手指篤一篤你的朋友,提示他望一望我,又或是告訴他我在想起你,然後開始話題,又或繼續不語自明培養默契,就好似「:」(冒號)和「……」(省略號)的混合體。不知怎說,這種姿態好適合病了的香港。

我在大埔找到個滿足poke的實體空間,是我失意時喜歡到的地方,那就是在大埔中心巴士總站行人天橋上蓋的天台,在那處的花槽長滿了怕醜草,你可盡情放題去poke poke poke,很是治癒,對我來說簡直是一種寶貴的小確幸。

可是最近不知為何,這群早建立了默契的怕醜草卻被剷了,就像facebook剷了大埔group一樣叫人失落。

大埔facebook group最常見最窩心的post對我來說是那些遺失銀包或尋找失蹤人士的post,還有那些在困境中街坊呼救集氣鼓勵的時刻,大埔街坊總是積極互相幫忙,拍膊問候。

朋友劉海龍在facebook知道我失去了那片小確幸,邀約我和家人到他家的田邊採摘怕醜草種子,還派出小幫手女兒雨晴一起收集。本來怕醜草有刺,對種田要除草的人來說不是好事,但心態一轉,這些日常的刺痛變成滿足我這怪叔叔的禮物,兩三小時歡愉時光,收集了近數千粒怕醜草種子。怕醜草可復耕了,我留了一小盒在那老地方,如果你想在家種一棵怕醜草(怕醜草的花也很靚,好像粉紅色的煤炭屎鬼),可到那裏試試尋寶,又或poke一poke我,我寄一些給你。

poke是打開話題、建立默契的開始,聖誕節快到,所有聖誕樹的裝飾在今年都好像過分熱情,給自己的聖誕功課,加入邵家臻議員的《和你做筆友》行動,由poke開始向掂掛的不知名朋友表達問候,縱然沒什麼話說,就是想你。

文˙程展緯

圖˙程展緯、劉海龍

美術•胡春煌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