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行傳:抗疫要講政治 林鄭違抗中央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20日

【明報專訊】特首林鄭月娥日前突然押後訪京述職的行程,令不久前才信心滿滿地在多個傳媒渠道宣稱「以前嘅林鄭全部番晒嚟」的她,處於尷尬非常的位置。但更令人意想不到是,與上次被迫暫緩發表《施政報告》不一樣,今次林鄭出師不利之餘,竟然還引爆了一波建制派群起「批林鄭」的風波。發難者首先是「藍絲」知名作家,還有建制派的多名政黨領袖、時事評論員,甚至前特首梁振英。本地的兩大黨媒竟然也加入「批林鄭」的行列,一時之間,可謂「山雨欲來風滿樓」。「團結一致撐特首」的口號,好像瞬間成了明日黃花。

人們對林鄭月娥受到攻擊,初期多抱「食花生」的態度,甚至有幸災樂禍之心。建制派夠膽公然與林鄭「割席」,是否意味她已經「失寵」?或者離下台的日子不遠?香港人對「塌台人物」一向並不姑息,特別是作孽甚深的林鄭。雖然林鄭下台絕非意味香港能夠重上正軌,但總算「惡有惡報」,豈不「飲得杯落」?

「批林鄭」或非鬼打鬼鬧劇

可是,「批林鄭」一事發展神速,加入「批林鄭大合唱」的建制勢力,層次也愈來愈高,口徑更愈趨一致,好像有備而來,令人不能不察覺,此事可能並不簡單。很有可能,這本來就不是本地建制派內部「鬼打鬼」的一場鬧劇,而是別有用心、並且安排精密的一場政治批鬥。發展的方向也不只是林鄭月娥個人去留的政治前途問題,而是一場影響巨大的風暴。

今日建制各方圍攻林鄭,焦點在於她抗疫不力。首發「批林鄭」第一槍的屈穎妍,還是一般性地說自己「不能體諒當權者的無能施政」,但到了梁振英,矛頭已具體到要求林鄭「將全民檢測的種種不可行變成可行」,而且強調「我們不能低估政治代價」,說抗疫一事「最後還是要講政治」。而轉發梁振英文章的本地黨報,則更直白把箇中的「政治」明白宣示,林鄭「可向中央請求協助」。之後,工聯會、民建聯和葉劉淑儀等一呼百應,都是指摘林鄭藉詞推搪在香港實施全民檢測。事情已經日趨明白,其他方面的施政無能都只是用來襯托的小過失,林鄭違抗中央在港實施「全面檢疫」才是核心的控罪。

換句話說,林鄭之罪並非只是「無能但自大」的性格缺陷,梁振英挑明「抗疫終歸要講政治」的玄機,不外就是要說明白,雖然實踐已經證明今天只有無比優越的「舉國體制」才能成功抗疫,但林鄭還是頑固地對中央「陽奉陰違」,千方百計以「不可行」為藉口,抗拒把「全民檢疫」引入香港。梁振英要把抗疫提升到「政治層次」,也就等如控訴林鄭月娥犯了嚴重的「政治錯誤」!

投疫是「地區治理」改變的「政治問題」

事實上,在香港引入大陸式的強制全民檢測,根本就不是一個無涉政治的技術問題。問題更不僅在於香港是否欠缺足夠的醫療技術人員去執行數量龐大的全民檢測。因為一個地方能否實施中國大陸那一套以全面封城而徹底撲殺病毒的關鍵,其實是一個「地區治理」是如何組織的「政治問題」。

如果要改動「地區治理」的模式,在香港既存的體制下,當然是要透過仔細的研究和諮詢,進行縝密的可行性論證,平衡各種各樣的考慮,然後一步一步的立法施行。可是,大陸體制的設立和改變,從來都不是靠這一套漸進試錯式的改良路徑,而是乘着一場又一場由黨所領導的「群眾運動」。在掌握了方向和形勢的黨員發動和帶領底下,群眾力量自然會發揮「革命的能動性」,把不可能的都變成可行。

正如文革期間開發大慶油田第一口井,並且用身體克服「井噴」的「鐵人」王進喜同志所講:「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風派看準發動群眾運動好時機

可以想像,今次「根正苗紅」的建制派和機會主義的風派,顯然是共同地看準了這是一場發動群眾運動的好時機。如非林鄭及其一伙躲在禮賓府內的殖民餘孽,刻意違抗中央精神,奉行「不講政治,只講專業」的「白專」路線,滿腦子「洋奴買辦」的官僚主義「爬行哲學」、「本本主義」(即教條主義)的干擾,他們就能「放手發動群眾」,排除萬難,實行全民檢測,抓緊機遇,令香港與全中國的「舉國體制」接軌。

屆時,熱火朝天的愛國群眾就會火速動員起來,自告奮勇地站在抗疫戰場的第一線,義無反顧地自發執行「禁足令」、「家居令」等必要措施。愛國愛港的抗疫地區群眾組織自然會如雨後春筍般大批大批地蓬勃成長起來,香港特色的「街道辦」和「居委大娘」也會應運而生,所謂「地區治理」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毫無疑問,早前被「(黑暴)反動派」逼迫而投閒致散的地區力量,必然再次投身戰鬥。他們不單會在這場「偉大的鬥爭」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擊退,也將學會在運動的過程中「自己解放自己」,讓廣大香港同胞深切認識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勇於戰鬥」和「敢於戰鬥」,士氣高昂地把盤踞各區的(黑暴)反動勢力逐個擊破,把這些害人蟲連根拔起。

必須揭露禮賓府內的「反動」本質

可是,目前這場對香港具劃時代意義的「抗疫抗黑暴革命」,卻被「禮賓府內『黑暴』同路人」執行的一條「反動」的姑息主義路線所破壞和干擾。所以,所有真正愛國愛港的同志,必須毫不留情地揭露這條路線的「反動」本質。牢牢緊記這場抗疫戰爭的政治實質,站穩這場偉大鬥爭中的政治立場,才不會辜負黨國對我們親切的關懷與愛護。

香港正在經歷「二次回歸」的偉大歷史時刻,無法不令人心情激動。但所謂「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歷史潮流,滾滾向前,區區一個林鄭,也只是歷史巨輪面前的一個微不足道的過客。

為了迎接這個新時代,香港人必須學習再沒有可以旁觀政治、當個「逍遙派」坐山觀虎鬥的安全距離。誰要像林鄭一樣昧於形勢,不光彩地繼續擁抱沒落買辦階級和偽善的殖民地公務員技術中立主義的頑固立場,扮演「打着紅旗反紅旗」的「兩面派」角色,狂妄傲慢地藐視我國我黨的偉大成就,拒絕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光榮之路,誰就只有落得被歷史潮流無情地淘汰的可恥下場。

香港人,你們準備好未?

文˙安徒

美術•胡春煌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