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 / 覆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27日

【明報專訊】反與覆本身是同義字,所以當兩字同時出現時,其實可被理解為「反反」或「覆覆」。《辭海》解釋「反覆」時,指出它是修辭用語,同「反復」一樣,英文叫Repetition(亦作反複)。

與編輯閒聊,問我會否為2021年寫吓字。初聽,我以為她想我寫篇文章。後來才知,她想我寫書法。這對話甚有趣,寫字可以是寫文章,也可以是用書法形式寫「字」。光書法二字,當然沒問題,想想,純粹寫兩字,倒不如也真的寫多幾隻字,說明一二。至少,談談為何寫這二字,為何認為它們可以為2021所寫。

我不是算命師,沒有水晶球,為來年寫字,只能代表自己。我想「反/覆」二字,中間加「/」,為了將之稍稍分開,不一定以同義重複加強語調來使用,令反和覆從一詞語中保留一下「反」和「覆」的自我意義。所以「反/覆」,其意可以有着反轉、顛覆、反抗、傾覆之外,亦可以作為重複(反復)。

以「反覆」寄語2021,是否表達來年將會重複2020?也許,不少人會有這種想像,認為2021會比2020差,而看當下的情况,應該是吧!所以以重複來理解反覆,可能也過分樂觀了。當然,這種樂觀是十分令人感到無奈的悲觀。但重複,反覆,所針對的若不是過去一年的諸多重壓,那麼,我們可以重複和反覆什麼呢?會否是許許多多嘗試改良社會的方案嗎?會不會是種種在無能為力下,如何想像自己還可以怎樣活下去的可能嗎?

Samuel Beckett名言:「Ever tried. Ever failed. No matter. Try again. Fail again. Fail better」。在不對明天心存僥倖的幻想下,踏踏實實地不怕失敗去嘗試及再試,如此的重複,不但不會走向虛無,反之,它是在已然失敗的基礎上,再度勉力地開啟差異和多元的可能。

文、題字˙余在思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