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沒有含淚投票的樂壇頒獎禮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08日

【明報專訊】2020年末及跨年到2021這幾天,「流行文化」佔領香港關鍵詞一個席位。由ViuTV的選秀節目《全民造星3》和劇集《男排女將》引起熱議,到每年1月1日舉辦的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前後,都讓香港人沉醉在一股久違了的趁墟氣氛,當中不乏勵志與療癒。

頒獎禮的爭議點有好幾個,最主要是第1屆《全民造星》的冠軍,比賽後以男子組合MIRROR成員出道的姜濤拿到我最喜愛的男歌手,創下此獎最年輕得主紀錄。有人以昔日的巨星偶像比較,認為他不值得拿該獎項;有人批評香港人只顧念舊忽略新世代音樂人。

叱咤的評審制度,十大歌曲的得獎方法是以播放率計算,我最喜愛的歌曲就以一人一票的方式產生。姜濤粉絲者眾,有「姜濤不紅,天理不容」的口號支持,得到由一人一票產生的獎項可說是「天理所在」,而他在感言中,藉獲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作品《蒙着嘴說愛你》,感謝醫護人員過去一年的付出,也表示明白大眾對自己的質疑,承諾拿獎以後會對得起粉絲,也讓不少人對這個謙虛的歌手改觀,甚至懷疑自己可能只是對流行文化認識不足。

一人一票 「天理所在」

回想10多年來,商業電台是如何在音樂界所有頒獎典禮中別樹一幟,大受歡迎?2010年的版稅風波後,四大唱片公司退出無綫電視舉辦的頒獎禮,此後勁歌金曲的獎項多由旗下藝人獲得,淪為「星夢娛樂頒獎典禮」,固然是一個因素。但叱咤的大眾投票制度,歌手表演和社會同呼吸也重要。2017年的「叱咤卅 為明日回憶」,回顧叱咤30年,有一段現場表演由陳奕迅唱歌、林海峰獨白及何秉舜彈琴,林海峰乘着陳奕迅唱完《我的快樂時代》副歌,說了這些話:「年輕的時候你有沒有毫無懼怕唱你最喜愛的歌?當大家聽外語歌的時候,叱咤唱好中文歌,(當大家聽)流行改編歌,叱咤堅持原創歌,有人說,這叫戇居,有什麼形容詞可以把這個階段的你形容得更貼切?不就是青春嗎?」這段表演當時引起極大迴響。

可是,香港可以建立更有權威的音樂獎項嗎?例如效法美國的格林美獎,由娛樂產業人士投票選出,也好像告示牌音樂獎,由全美唱片銷售量、歌曲下載、播放數據等生成榜單。今次頒獎禮後也有政治人物評論到流行文化跟香港人身分認同、動員力等的關係,香港需要青春,業界也需要新血,姜濤之外,真誠勤勉地做音樂的RubberBand、林二汶,獲獎固然值得高興,筆者也期待見到香港流行文化傳播媒體有更進步的一日。

文:劉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