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大熱韓劇 擺脫「地獄朝鮮」命運 少年率領 對抗怪物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17日

【明報專訊】一個軀幹極長、膚色慘白的怪物,突然從嘴巴吐出血紅長舌,意圖吞吸公寓居民,四眼男生果斷拉下鐵閘擔當眾人領導者,高中生男主角雖成半人半怪,仍奮力守護家園。Netflix熱播韓劇《Sweet Home》是講述人類因欲望變成怪物、探討潛藏人性的驚悚劇集,亦同時是一齣以年輕人為首對抗怪物的故事。此劇改編自2017年同名韓國漫畫,將虛構情節拉回現實世界,2016至17年韓國爆發反對前總統朴槿惠全國示威。韓國研究者伍麒匡認為,這場持續半年的示威是當地年輕人的政治覺醒,他們走上街頭希望掙脫絕望未來,因為自1997年金融風暴韓國破產,經濟傾斜財閥問題愈發深重,加上朴槿惠執政下的言論打壓與官商勾結,更令年輕人深陷於無力當中。韓國年輕人稱此十多年的韓國為「地獄朝鮮」:社會如朝鮮官階制度般分化 ,亦和地獄一樣沒有希望。

1// 欲望成魔 顛覆喪屍片

《Sweet Home》改編自金坎比和黃英璨共同創作的韓國同名漫畫,漫畫在2017至2020年7月在Line Webtoon網絡漫畫平台上連載。漫畫描述高中生車賢秀在家人離世後,搬到「綠之家」居住,正當打算自殺的那一天,公寓出現怪物襲擊,賢秀因而燃起求生意志,選擇和居民並肩對抗怪物。

劇中每一隻怪物背後都是活生生的人類:反覆說着「我好肚餓」的貪食怪,原本是立志做明星所以一直捱餓的女生;長臂怪是悔恨自己來不及從怪物手中搶回兒子的父親。他們未必是壞人,劇中人類之所以變成怪物,是由於人類放任自己的欲望無限膨脹。

故事設定無疑顛覆了以往喪屍片中,人類因為被喪屍噬咬而產生屍變、或受到生化武器和輻射污染而造成突變的套路。劇中的喪屍形態不以折骨、僵硬的活死人方式出現,而是因應欲望催生的不同形態永生怪物。不過,劇集第一季並未明言人類之所以變成怪物的最初成因,而感染途徑亦未明。

2//點解韓國咁多喪屍片?

「屍殺列車」的荷李活方程式

2016年韓國電影《屍殺列車》獲得空前成功,令韓國這4年出現一股「K-Zombie」(韓式喪屍)潮流。《韓流是這樣煉成的!》作者、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畢業生伍麒匡則認為,韓國的災難喪屍片流行可追溯至2006年由奉俊昊執導的《韓流怪嚇》,電影直接諷刺美國使用生化武器終釀成漢江怪物。隨着近10年韓國電影成功進佔國際市場,奉俊昊等韓國導演亦吸收了美國荷李活電影製作技術,在其2013年科幻電影《末日列車》可見特技效果愈見進步,更能完美呈現末世景象。

Netflix於2016年藉着投資奉俊昊電影《玉子》正式進軍韓國市場,到2019年平台出資自製的首部韓劇亦找來知名編劇金銀姬製作古裝喪屍劇集《屍戰朝鮮》,明顯反映韓國影視作品掌握到同時獲得本土與國際讚譽的方程式:既用科幻題材吸引海外觀眾,亦揭示韓國社會深層問題尋求本土觀眾共鳴。

換了總統 創作人更敢批判

伍麒匡分析,韓國的災難喪屍片發展與政治背景變化有着密切關連。2013年2月朴槿惠上場,伍麒匡記得韓國同年上映電影《流感》,戲中講述市民感染一種不知名流感後無法治癒,城市陷入混亂之中,但這套電影特別之處是將總統塑造成英雄人物角色,一出現就能夠馬上研發出疫苗化解危機,「我不肯定該套電影是不是真的受到朴政府委託,但有韓國導演在(朴槿惠下台)之後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在朴政府執政期間曾收到邀約去製作這類型唱好政府的災難電影,甚至被脅迫如果不拍攝,將難以獲得政府資助。」

韓國喪屍片獨特於外國單純追求感官快感,幾近每部都探討社會現象,如2016年的《屍殺列車》除了說明生化武器禍害,亦有疑似影射朴政府扼殺輿論的情况,「當有喪屍出現的時候,政府直情是對外說那是一班參與示威的暴徒所做,並非怪物」。2017年朴槿惠被彈劾下台,文在寅上場,言論箝制稍為鬆綁,伍麒匡認為在政權交替後韓國文化創作人更勇於批判社會問題,而2017年網漫《Sweet Home》正於此大環境下誕生,劇中描寫軍政府強行擄走女消防員意圖掩藏怪物化現象真相,存在諷刺朴政府粉飾太平的意味。

3//年輕人無力感與世代矛盾

伍麒匡又特別留意到,《Sweet Home》是由一個年輕四眼男生領導居民抗戰,劇中細緻刻劃困於公寓中的居民心理、各人的內訌角力,實有別於以往喪屍片如《屍殺列車》和2020年Netflix喪屍電影《#ALIVE》等,均是依靠小人物自行「執生」的橋段。

「《Sweet Home》的製作由漫畫到電視劇,很想說明的一件事是年輕人和中年人之間的相處問題,表達出一個年輕人其實可以比多活自己20、30幾年的一班中年男女更冷靜和更有領導才能。我覺得作者是間接鼓勵年輕人,為自身環境帶來巨大改變。」

伍麒匡指出,雖然近年韓國娛樂事業如日中天,但風光背後是「地獄朝鮮」:1997年金融風暴之後,韓國宣布破產,政府被迫向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錢救國。往後20年,整個國家經濟發展嚴重傾側大財閥,三星、現代、LG等財閥家族佔韓國GDP的85%,對政治的干預無日無之。朴槿惠保守派陣營不斷歌頌朴槿惠父親、前總統朴正熙在執政期間所締造的1960、70年代「漢江奇蹟」:憑藉扶植三星、LG等大企業令韓國經濟起飛,朴槿惠2013年上台後延續這種財閥主導經濟模式。處於底端的年輕人為求穩定收入,拚命擠進知名大學、虛擲10年光景勢入大企業或公務員,但殘酷現實發現想公平競爭的職位,原來都是要依靠人事關係上位。「年輕人灰到覺得自己在社會中無法生存,只可以做低下階層,就如《Sweet Home》想自殺的男主角,和奉俊昊的電影《上流寄生族》。」

4//政治覺醒 欲改變財閥經濟

在2016年10月韓國爆發反朴槿惠示威之前,韓國社會充斥巨大無力感,年輕人普遍政治冷感,覺得自己無法改變生活困境,年輕人投票率甚低,2012年總統大選中整體投票率75.83%,20至29歲年輕人投票率約68.5%,為所有年齡層中最低,但在經歷全國示威後,2017年總統大選,整體投票率77.2%,20至29歲年輕人投票率急升至76.1%。

伍麒匡形容反朴槿惠示威是年輕人的政治覺醒,因為發現親信干政、官商勾結的朴槿惠政府是導致現實生活愈加絕望的始作俑者,一班年輕人視為有意改變財閥經濟的進步派文在寅為希望。

但可惜,3年過去,很多年輕人原希望文在寅能夠幫助他們更順利就業和讀書,但情况一直沒有改善,無力感重現。現象亦反映於2020年喪屍電影《#ALIVE》,不明病毒侵襲城市,男女主角被迫留在家中,政府顯得束手無策,直至結局、角色瀕死一刻才獲軍隊打救。

5//時代共鳴

雖說《Sweet Home》在2020年12月全球蔓延新冠肺炎時播映,劇中不明來歷的感染故事與人類困於公寓的處境,正好呼應當刻疫情。但翻查時間,此劇改編自2017年同名漫畫,Netflix亦早在2019年9月開始拍攝至2020年2月,因此相信情節與疫情無關,只是恰巧產生共鳴。

而另一叫韓國人毛骨悚然的是,劇中開初公寓保安連遭刻薄鄰居苛責,又獲贈一盒發臭魚產,保安最後被怪物奪去性命,但在死前一刻仍盡責將公寓鐵閘緊閉,以防怪物入侵。伍麒匡提到近日韓國發生駭人新聞是一名保安被住客打罵欺凌,甚至禁錮,保安最後自殺了結生命,住客最終被判監禁。

不是正如劇中所說,現實中人類或許比怪物更加可怕。

6//韓國三成人每日看網漫

最後,談到《Sweet Home》必然要談韓國的網絡漫畫文化,伍麒匡在《韓流》書中提到,近年不少熱爆韓劇《梨泰院Class》、《W-兩個世界》、電影《與神同行》等均改編自網絡漫畫,原來據台灣新北市政府進行的《2013韓國動漫觀摩考察計劃報告》顯示,韓國三分之一人口每日都會點看網絡漫畫。

最早期推出免費網絡漫畫的是2003年搜索網站Daum,翌年NAVER亦推出Line Webtoon,「韓國網上漫畫不斷發展,漫畫工業已超出日本,政府的金錢幫助好大,盛行原因亦包括漫畫家和出版社成本很低,收費模式主要是首3集免費,之後幾元一集。網絡平台給予漫畫家好大空間可以自由上載,讀者作家亦可以交流」。

文˙ 彭麗芳

{ 圖 } 網上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