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手冲曬充滿驚喜 菲林攝影 「攝」住年輕人的心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21日

【明報專訊】陳奕迅的《沙龍》,歌詞中寫到:「雖則那即影即有售罄 菲林都已拆走//但是衝動用完 又再有」;在數碼攝影當道的今天,走在旺角街頭,竟能發現不少年輕男女拿着菲林相機到處對焦拍攝。

近年菲林攝影在年輕人之間愈來愈流行,以往被視作「老餅」、「龍友」才感興趣的,今時今日竟成了年輕人的新玩意。在用手機輕按一下就能拍照的2021年,人們對菲林的愛竟然「用完又再有」,到底它如何能攝住年輕人的心?

23歲的阿Yo第一次用菲林相機,是大學一年級時室友借給她的Olympus 35RC,是一部rangefinder(旁軸相機),拿上手小巧方正。她拍的第一卷菲林,是在宿舍裏對着鏡子拍自己,拍宿舍的門、椅子、室友;又跑到海邊拍海、拍天空。第一卷菲林很快拍完,交給宿舍樓下的小小曬相舖,冲出來的照片有一半曝光不足。她自言「炒晒車」,成品卻依然令她驚艷:「原來個門口都可以咁靚㗎喎!」

為菲林照獨特質感而着迷

不少年輕人也像阿Yo一般,為菲林拍出來的特別質感而着迷。24歲的Grace Wong去年4月左右開始玩菲林攝影,她形容「每筒菲林都有屬於自己的質感」,每次拍出來的顏色跟肉眼看的都有稍微出入;冲曬出來那一刻才知道成品如何,更添神秘感和驚喜。阿Yo除了單獨拍照,還會與朋友相聚散步時順道拍攝,發掘社區之美;Grace也發現身邊多了人留意身邊的事物,她亦以菲林拍攝的方式把它們記錄下來。

現在手機拍攝方便,為什麼兩人卻走回頭路,用又麻煩又費時的菲林?阿Yo喜歡粗微粒、較raw的照片;加上,手機或數碼相機每次可以拍下多張照片,但每筒菲林拍出來的相片都有限,因此她更珍惜每一張拍下的照片。Grace則認為現代人生活節奏急促,相比起輕觸手機屏幕拍拍拍,菲林攝影「能令我的世界慢下來」,好好感受拍攝的過程。

愛上菲林的「不可預測」

本地菲林攝影師尹子聰在大學修讀紀實攝影,畢業後主要從事藝術攝影創作,曾於本地及海外外舉辦多次展覽。對於很多年輕人愛上菲林的「不可預測」,他笑言如果拍攝技巧夠成熟的話,其實能夠預期成品效果。然而,他亦一直對菲林攝影和冲曬情有獨鍾,認為魅力在於「手做」(craftsmanship)——攝影本身相對其他藝術創作的過程較機械化,故「手做」程度相對較低;但透過親自拍攝、冲曬菲林,卻令他找回「手做」的滿足感。「craftsmanship是你需要放很多時間心思下去才能做到的事物,我希望我的攝影有這個element(元素)。」他比喻,就像聖誕節送頸巾給情人,相比起「喺街買」,手織的頸巾即使有很多坑坑洞洞,但過程中所花的心思卻顯得它格外珍貴。

尹子聰有教授菲林攝影初階技術,如黑白冲曬與區域曝光法,全程4堂,學費$2400,他亦會借出菲林相機予學員使用。他留意到近5年來,對菲林攝影感興趣的人陸續增加。例如來他工作室報名或詢問有關菲林攝影的人,也明顯較以前年輕了,主要是廿多歲的年輕人,甚至也有十多歲的高中生。而且市面上賣菲林及菲林相機的店舖也多了,在裝潢或定位上更針對年輕一族。阿Yo亦發現身邊拍菲林照的朋友一直增加,熱潮更燒至不同圈子如社工圈、醫護圈等。Grace更直言:「去到邊都有人攞住(菲林相機)」。

菲林相機門檻不高易負擔

尹子聰指,菲林攝影潮復興,除了以上提到種種菲林攝影的魅力之外,也跟近年大南街的文青潮流類似,在年輕人之間成為了「好像很潮、很型」的一件事;加上菲林相機門檻不高,千多元已經買得一部二手相機,年輕人容易負擔。當然,年輕的菲林攝影愛好者中,有人單純當興趣嗜好,亦有人認真鑽研。

 阿Yo用菲林相機拍攝已經5年了,攝影技術愈發精進,當初傻傻哋「炒晒車」的情况當然不會再發生;但當初第一眼看到自己拍出來的菲林照片的那刻感動,仍長留心中,亦是這份感動吸引着更多人投入這個光影世界。

■The Photocrafters 黑點

地址:觀塘興業街16至18號美興工業大廈A座12字樓11A室

查詢:2851 1003

文:鄧捷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