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下集會好睇」的《太平紋身店》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22日

【明報專訊】太平山街曾是生人勿近的「小區」(政府用語)。香港開埠初期,該區爆發瘟疫,大部分病人只能守在街角的廟宇前等死。今天該處成為特色小店林立的文青熱點,但社區中依舊留有不少棺材舖壽衣店,與吸引不少少男少女打卡的日系咖啡店,成為巨大反差。

所以,當知道ViuTV新劇《太平紋身店》以太平(山)街一帶為背景時,的確有期待。這個社區的日與夜,實在可以發生太多耐人尋味的故事;加上此劇由筆者一直暗暗喜歡的黃德斌擔正演出,還有近期在各個電視台頻繁出現的周秀娜,實在沒有不追看的道理。

然後,我發現我錯了,我錯在忘記ViuTV的劇集雖然偶爾會帶來驚喜,但中伏的情况也不少。為免影響觀劇興致,筆者在劇集播出前避開所有介紹和報道,只從預告片段知悉,故事大概講述一班以黃德斌為首的江湖兒女聚居於太平街,然後周秀娜進駐開了一間紋身店,僅此而已,也不了解劇集究竟是《打天下》或《男排女將》之類的勵志片、《暖男爸爸》之類的溫情片,抑或像《詭探》的懸疑鬼怪片。

怎料截稿之前看了3集,仍然一頭霧水,我究竟睇咗乜嘢?誠然,不是所有劇集都要被分類,但我嘗試借用Netflix的方法,姑且將《太》歸類為「現代江湖武俠片」,希望嘗試理解劇集的本質。但問題又來了:雖然劇集由周秀娜在竹林以一敵眾打頭陣,令觀眾聯想起《刺客聶隱娘》,加上演員以1970年代廣播劇般的冗長對白,畫公仔畫出腸地交代「三不管」的太平街及各住客的背景,就明白劇集想建構一個江湖的巨大野心,但這個「江湖」只有一條街八個人,加上可笑的「江湖規矩」,令劇情一開始就很「中二病」,眼高手低的編劇開了個爛局。

劇本太多限制 浪費演員

要營造一個「江湖」,刀槍只是符號,「俠」的故事才是最重要。太平街的住客背景各異,因為種種原因獲社區大佬葉蓋天(黃德斌飾)收留而暫住療傷,入住條件是要在「回憶閣」放下自己最珍重的東西,學懂放下才可以重生。小事大意義,各路英雄的前塵舊事,本應可交織出脈絡精彩的故事,但首兩集只是零碎地交代所有人的背景,加上以單元形式推進情節,經常發生劇情暴走的情况(例如用半集交代毫不重要的背景,男女主角由相識至相戀的重要情節卻只佔3分鐘);第3集的故事甚至已偏離太平街,是另一齣獨立單元劇,難怪網民笑說「過了3集,太平紋身店仍未開張」,串連劇集的關鍵人物葉蓋天亦淪為跑龍套角色。「現代江湖武俠片」?恐怕只是筆者一廂情願。

劇本有太多限制,《太》的演員都被浪費了。林德信飾演的FoodDragon,本應是天真可愛的鄰家男孩,卻變成觀眾眼中的傻仔癡漢;Nana(周秀娜飾)本應是個冷艷和心思細密、為太平街坊帶來改變的紋身師,卻變成木口木面的旁觀者;原本已沒甚演技的吳綺莉,一人分飾大盜兩姊妹白玫和茉莉毫無說服力,難為觀眾;暫時最稱職的是從來都木口木面的黃德斌,將葉蓋天的沉着和滄桑演繹得恰如其分,這個相信參考日劇《深夜食堂》刀疤老闆的角色,像是為他度身訂做。

劇集遲遲未入局,觀眾時間寶貴耐性不多,棄劇應該是最合理的決定。但正如不少曾經多次中伏於ViuTV劇集、在網上討論區邊看邊鬧的觀眾一樣,筆者每晚都期待「下集會好睇」(然後再次中伏),一轉眼20集的劇集就播完了。或許正如葉蓋天所言,時間是最佳的藥,捱過了就會好。當觀眾腦袋的「回憶閣」被清空,又可以繼續成為ViuTV創作團隊的實驗品,再期待下個節目會好睇。

文:梁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