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不到溫度的圍封膠帶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24日

【明報專訊】強令圍封油麻地以傳聞方式在各大小傳媒傳播了一整天,入夜仍然不明不白未有正式宣布,居民彷徨有如待宰羔羊,彷彿人生到了個什麼關頭要做出個什麼生死抉擇。有人慌忙出逃,有人急於囤積物資,受疫情拖累已經成了「就業不足」者,又或者瀕臨失業的街坊,倍感無助不安:返唔到工點算?三餐怎繼?僱主唔肯體諒怎解救?政府仲話咗唔會搞失業援助?

一夜之間拉起的圍封膠帶,慣常認識是標示危險/不安全/生人勿近,冰冷地隔開裏和外。但裏面不是怪獸。

油麻地佐敦一帶是鹿鳴曾經居住和熟悉的社區,他說社區就是有人情人味和記憶,當中是有愛有恨,好平常的。昨日凌晨他在圍封前夕到現場一帶走了一圈,氣氛詭異,嚇煞街坊,他拍了些照片,回家便寫就了文章,然後畫畫。

防疫本該是萬眾一心,正因病毒不會分彼此,大家都在同一天空下。一直寫沒有最危險人物只有最危險環境的李瑞山醫生,今期寫文談疫苗該打不該打,同時推介今期達人訪問追蹤本港病毒株的蕭傑恒,他也談到新冠疫苗的把握和勝算。

今期還有吳靄儀訪問剛卸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事前受邀做訪問的吳靄儀問編者最想問哪條最尖銳的問題,後來負責整理文字稿的記者曾曉玲見識了連串的尖銳和吃吃笑,還有最後的一番語重深長。

編者話˙黎佩芬

圖˙童昭安

美術•胡春煌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