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該打不該打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24日

【明報專訊】上周初從媒體報道得知貧窮地方的新冠病毒疫苗數量極之有限。西非的幾內亞(Guinea)是迄今唯一提供疫苗注射的低收入國家,只有25人剛接受注射。新聞網站所見,82歲的總統接種了俄羅斯提供的疫苗,還附上和普京的合照。幾內亞的感染數目14,000,其中81人死亡。這邊廂,香港已經預訂了好幾百萬劑疫苗,坊間的話題是:「哪一款比較安全?」「為何數據不齊?」「我應該怎樣選擇?」「我不要某國的產品……」貧窮從來都是傳染病的元兇,幾內亞國民沒有選擇,我們忘了自己已是身在福中。

注射疫苗的目的?

新冠病毒肆虐至今一年多,研發疫苗的速度驚人的快,但是試驗疫苗功效是冗長繁複的過程,不能單靠高科技加速完成。實驗室研究和動物實驗可以加快,臨牀(即是人體實驗)研究不可能提速。或者有人會問,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和歐洲藥品管理局(EMA)不是已經批准使用(approval for use)嗎?這是個美麗的誤會,很多新冠疫苗的第三期研究還在進行中,此刻不可能正式批准使用。FDA所給予的是「緊急使用授權」(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和EMA的「有條件市場授權」(conditional market authorization)類似。 換句話說,這是一次提前授權使用,為的是令到已經相當有效安全的疫苗可以在緊急情况使用。

緊急使用藥物是比較容易明白的概念。例如某病人情况趨嚴重,現有藥物全部失效,使用尚未批准的試驗中藥物成為出路,以授權方式處方。新冠疫苗是另一回事,它的主要作用是預防新冠肺炎等嚴重疾病或者預防病毒在社會傳播,處理的不是一個染病病人而是疫症本身。美國和歐洲的監管機構所做的是授權使用疫苗,預防社會還沒有發生的感染。這個程序並非為個別國民提供安全有效的健康產品,而是為國家城市提供相對可靠的防疫方法。香港也因此成立獨立專家委員會審批每一款疫苗,而不是通過政府衛生部門原有的藥品批核程序,原因同是加速步伐,預防疫症繼續蔓延。明顯地,緊急使用和正式批准個人使用的標準不一定相同,這解釋了為何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功效對防疫已是不錯的原因。

我要選擇

現今世代,很多人都強調自己有選擇自由。假如已經有多種疫苗被正式批准使用,市民為各自的原因選擇適合自己的品牌疫苗是無可厚非。今天新冠疫情大流行,各國政府選擇可靠的疫苗,經特別批核去控制疫情,減低新冠肺炎死亡率和感染率。要達到目標,高覆蓋率至為重要。在習慣自由選擇的社會,市民最關心的是自己的健康,然後才考慮整個社會全體民眾的健康(這就是公共衛生),事情於是變得複雜起來。本來是全民渴望疫苗面世,現在是由於有選擇,每人將會作出自己的考慮:不接種、接種某疫苗、不接種某疫苗……等。當然,任何有承擔的政府都會為接種疫苗訂定緩急先後方案,謀求達到最佳預防效果。

生於香港,比較西非幾內亞,我們可算是幸福的一群,在疫苗降臨的前夕還有選擇的自由。現時新冠疫苗覆蓋榜上,以色列排行第一,已有超過三成人口接種,阿聯酋以21%排第二,英國美國都在前10名。香港會怎樣?除了疫苗流程安排外,還要取決於市民的態度:究竟疫苗的主要作用是保障個人健康,還是控制病毒在社會擴散?有些人總覺得疫苗研究數據不足,不願意充當白老鼠,不願參加「試驗」。其實,接受新冠疫苗注射的一定不是白老鼠。實驗室的白老鼠除了沒有選擇權外,最終必死無疑:疫苗無效的病死,疫苗引起併發症或嚴重過敏失救死亡,疫苗有效的被解剖……我還記得20多年前香港的愛滋病者多渴望服用研究中的藥物。遺憾當年本地大學沒有學者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大藥廠不願在香港進行跨國愛滋病藥物臨牀研究(香港感染率太低),不然存活率必然高得多。現時推出的新冠疫苗,儘管安全和效力兩組數據不充分(不然已獲正式批核),但是已經歷成千上萬充當白老鼠的人試驗使用,失效的早已掉到垃圾堆吧。

流感疫苗的教訓

流感病毒的傳播和新冠病毒相似,香港和其他資源充裕的國家、城市一樣,年復年推廣接種流感疫苗。醫療工作者接種流感疫苗,可以有效預防病毒在醫療環境擴散,是切切實實的感染控制措施,保護醫療環境和體弱的臥牀病者。十多年的努力,醫療工作者的流感疫苗覆蓋率只有那百分之五十。究其原因,還是個人取態主導!不少醫療專業人士覺得自己感染病毒和患嚴重病的機率低,疫苗效力差,更擔憂副作用,並不熱中接種。2009年爆發甲型流感H1N1疫症(前稱「豬流感」),願意接種疫苗的人數少得慘不忍睹,害怕的也是副作用。和治病藥物不同,常人(醫療工作者更甚)對疫苗的安全性要求極高,稍有懷疑必然是考慮考慮再考慮。有趣的是,後來的流感三或四價疫苗,當中經常包含了H1N1,抗拒的人少了。

以流感疫苗作例子,除非市民覺得新冠病毒的為害更大,否則很難保證達至高覆蓋率。現時已推出的疫苗只有有限數據支持,坊間聽到的是陰謀論多過科學分析。專家們又因為太過忠於科學,沒有哪個會強調疫苗對個人保護的功效。大家都忘記了FDA和EMA授權使用新冠疫苗並非為了保護個人而是控制疫情。人是自私的動物,又有誰會大聲疾呼,呼籲全民為了整個社會去接受疫苗注射?

免疫通道效應

社會上大部分人希望抗疫成功,可以盡快解除束縛,回復正常生活。對很多香港人來說,一年不能離開香港到別處旅行是重大懲罰!有不少國家已經開始考慮以接種疫苗作為免疫證明,將來到某些地方,針紙(接種疫苗證明)可能成為必備通行證。如果加上快速核酸檢測陰性結果,其實如同「加碼健康碼」。縱使只有少數國家嚴格規定需要有疫苗證明才能入境,但不同的旅遊點為安全計要求出示證明才放行會趨普遍。跨境工作的情况和旅遊一樣,接種疫苗後可以行免疫通道。市民有權選擇不接種疫苗,但這將是等同放棄旅行和進出香港的權利!以旅遊作為經濟支柱的香港,相信部分行業將會要求員工持有效疫苗證明,不接受疫苗注射等同離開這個行業?

認識疫苗的效能和副作用,不一定會增強市民對疫苗的信心而選擇接種,但免疫通行證的需求更有可能提高疫苗覆蓋率,促使社會達至群體免疫目標。疫苗費用高昂,形成高收入國家達至高覆蓋率的機會相對較大,貧窮地方購買疫苗能力低,亦將其抗疫能力拖低。由於衛生環境和醫療設備不足,貧窮地區的新冠疫情危機本身已是很高,要做到長期保持有效社交距離,其實需要極大量資源,更需針對扶貧和建立衛生環境、教育和房屋等。為貧窮地方人口接種疫苗反為相對便宜!研發疫苗費用高昂,但大量生產疫苗所涉的資源並非難以負擔,情况和過去幾百年對抗天花等疫症相若,可以透過大額捐獻和國際機構協調去達至防疫目標。

我十分樂觀,香港的疫情將會因為引進疫苗而加速受控。你選擇了沒有?

文˙李瑞山

美術•胡春煌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