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網上花市、租舖擺賣 花農逆境可否自救?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24日

【明報專訊】政府1月8日宣布取消年宵市場,隨即在1月19日又言復辦。中間的11日,花農各出奇謀,自求出路,商界亦摻一腳提供銷售渠道。有云「有危就有機」,實情是否如此?疫情下年花售賣方法急轉彎,又有沒有打開了新想像?

出路1:搞網上花市

限制多不理想

政府對大型活動取消與復辦的舉棋不定早有先例,去年香港書展如期又延期,搞到書商一頭煙。而在取消年宵花市的消息傳來4日後,又有網購平台宣布將設立網上花市,開出「所有年花只收3%佣金(另加2%信用卡費用)」的條件向花農作低門檻的招徠。

桃花講眼緣 宜親身挑選

位於荃灣芙蓉山的華利園是本地逾60年的老字號,由農二代邱生和太太主理,田裏種有約400株桃花。對網購出路,邱太稱完全不予考慮,指桃花與其他年花不同,必須親身揀選,「蝴蝶蘭是多個『冧』少個『冧』,百合可能是5個頭的百合,相差不遠。但桃花田沒有兩棵花的尺寸是一模一樣的」。因應市場需求,花農必須在一年的不同階段重複嫁接工序,以維持田內同時有不同尺寸的桃花,「坊間一般家庭,擺3尺、4尺、5尺都有。但同樣是3尺,都可以有肥些、瘦些,稍微高些、矮些,看上去已很不同」。而且桃花特別講眼緣,難單憑平面照片挑選。再者,桃花「鋸」下來之後不能重新「上水」、「續命」,若到貨後對尺寸不滿或因任何差池退貨,只能原株桃花棄掉。

無法親授打理心得

即使客人能單憑照片覓得所好,邱太認為最關鍵問題在於無法親身與客人接觸。「如果我收了錢,求其賣花給你,我真的好擔心你棵花回去會變成怎樣。不懂處理,棵花回去一定有問題,你唔開心我唔開心。」每年農曆新年前夕,華利園同時於農場直銷和於荃灣花市擺檔。每有客人選好心頭好, 邱生邱太都必定要求他們「畀多少少時間」,「我要讓棵花飲水先,會緊張,一定處理好。打理的知識我都要講得清清楚楚」。賣花現場,三兩客人甚至可以聚在一起聽講解。如網上銷售,邱太擔心不是人人願意事後花時間與她聯繫。加上運輸過程的耗損也是無法預料。她認為若勉強賣掉今年的花,短視地解決今年的問題,可能令客人對年花失去信心,得不償失,「我唔想整死整個行業。香港不止我們種桃花,我希望種緊的花農繼續有得發展」。

出路2:靠零售商散貨

花農:難穩定供貨

與網購平台同樣反應迅速的還有連鎖家品店。除了日本城宣布計劃於超過150間門市舉行小型花市,有花農透露,IKEA亦有主動聯絡,希望給花農提供放售年花的平台。位於元朗新田的信芯園趁着農曆新年的黃金檔期,種下20多萬棵劍蘭和7萬多棵香水百合,陸續在田裏盛開。每年農曆新年前,港九花卉職工總會都會租用旺角大球場一帶作新界花農批售的場地。復辦的15個年宵花市場並不包括花農梁日信(信哥)投下4個檔位的花墟球場。

將戰場分散——靠零售商,甚至擁有多間連鎖店的大集團散貨,又是否另一條出路,甚至自此開拓出一條恆常渠道?若耗損退貨造成損失,商家向花農「買斷」固定數量可以免除憂慮嗎?信哥一語道破對在田裏種花的花農來說並不可能:「要同一時間供應大量花,我們做不到的」他表示曾有集團主動聯絡他,提出「買斷」1萬支花,2月起連續10天在分店售賣。「我說我們露天栽培,無溫室,啲花受天氣支配,暫時做不到」。信哥解釋,農夫要睇天做人,即使這一刻有幾萬支花在田裏,都不敢肯定收成如何。「天氣暖就會種80日左右,天氣冷就多兩星期」。百合花和劍蘭在每年九月初九後開始播種,「通常拿住日曆數番轉頭,80幾日、90幾日、100日都種」。分批種植是為防天氣突變失去預算,怕提早「滿田紅」,因此在指定期間要求指定數量的花並不可行。訪問時距離新年尚有3周,他正擔心當晚氣溫急跌。「我認為得嘅先至畀人,唔得嘅我唔答應人的」。他有他對品質和信譽的堅持,讓劍蘭不要「翹尾」、百合不要斷裂均講究後期處理技巧,大批包裝涉及具備專業知識的大量人手,因此不願轉售散貨。

出路3:租舖、與商場合作

租貴難負擔 場地未必適合擺放

在政府宣布取消花市後,主打水仙、年桔和蘭花的田香花園花農陳偉明馬上四出尋找舖位,地舖動輒10幾萬,「聽到都打冷震,還要是不適合擺的」。例如舖位門口有門檻,大型盆栽如年桔便難以入舖,而賣花對店舖面積有更多要求,「買花通常揀花大過盆的,盆大過花就不會買。咁擺到幾多盆?」政府突然復辦年宵令一些臨急租舖散貨的花商花農無故蒙受損失,曾嘗試找樓上舖位的邱太指售賣桃花只靠年尾幾天賺錢,無法突破面對未知銷情還要「孭咁大條數」的心理關口,因而放棄。找不到合乎預算舖位的陳偉明亦逃過此劫,不過他言,本來就對室內擺賣有所顧慮,因為室內環境對個別種類植物有限制,水仙便是其一。若細心留意,街舖鮮有售賣水仙。「水仙愈矮愈靚嘛,放在舖頭『陰』兩日就好似你揸的筆,兩隻筆咁長!邊個買?」他解釋,因為水仙沒陽光照射就會飈高,更會長出黃葉。而年宵市場處於戶外,有太陽也有自然風和霧水。

與商場合作擺賣,是否節省大筆租金開支的另一選擇?將軍澳有商場舉辦「新春花市限定店」,有見疫情影響,今年店面面積較往年大,展期亦延長。現場可見,蘭花在貨架上花枝招展,吸引不少市民選購。但陳偉明和邱太均稱他們做不到,邱太指有商場主動邀請合作,但她拒絕,「濕貨本身一定有水,我們賣桃花要直接倒水的,客人揀花有時倒瀉水也很正常。都幾大灘,客人湧過來怎辦?」

出路4:開放花田予市民直接購買

沒人手招待 憂安全問題

與其頻撲,有花農選擇留守原地開放農場。取消年宵消息一出,信哥是眾多花農中最快拍片在網上告急的其中一位。他在片中呼籲市民直接到位於元朗農田買花。農場最新安排,入場需購買50元的手帶,每條手帶相等於$50買花優惠,如不購花,手帶費不作退款,變相以入場費稍微幫補。這次並非信芯園首次為緊急狀况應變而開放農場,4年前一場大雨衝擊向日葵花田,信哥抱着未滿月孫女在田中躊躇踱步,想出開放花田妙計,自此每逢花季都開放吸引市民入場買向日葵。汲取經驗,有見百合花脆弱易碰損,他這次不准客人落田,靠義工悉心以假花裝飾製作打卡位,相信加上售賣即日採摘的鮮花,仍有一定吸引力。

但開放花田不是每個花農都能應付,地點相對「隔涉」的田香花園並不位於馬路邊,人手也無法應付大量客人參觀。而華利園現階段雖接受預約參觀,不強制入場買花,邱太指暫未有收取入場費開放的打算,因憂慮梯田有地勢限制,「有沒有適宜位置給人打卡?梯田始終不是咁好行,我怕有安全問題。大家開開心心過新年,影相跌親我又不想」。她計劃觀望銷情再決定,詳情將在社交專頁公布。農夫未必有心力網上宣傳,瀏覽華利園專頁,發現專頁原來在花市宣布取消後翌日才臨時開立,陳偉明亦自嘲不懂,專頁全靠有心人幫忙管理。 

金錢賠償難救深遠影響

年宵花市一度宣布告吹,有徬徨的花商第一時間要求賠償。邱太稱:「你點計?前一排(有人)嗌緊計100蚊一棵,都唔掂喎,我賣幾百、幾千、過萬的你又賠我100?」信哥指若談賠償,必須有具專業法律知識的中間人協助計算每個農戶的實際支出,農民只望能取回成本,明年再戰。邱太卻認為賠償金額即使合理,仍無法彌補所有損失,「就算你賠3萬,我都寧願自己賣2萬」。她指內地年花因人工和肥料成本較低,售價較低廉,當商場或法團預算有限則可能選購,但若花腳包裝不善,長途運輸過程旱了水,客人容易直覺全部桃花都「擺唔到」,久而久之不再選購。因此留住客人最為關鍵,金錢賠償無補於事。「今年失去的客人,明年還會不會回來?有些人可能覺得,反正沒擺一年,明年還擺不擺呢?流失了儲落咁多年的客人,影響的不止今年收入,可能更深遠。」

今年陷財困 何來資金栽種明年花?

如今年宵復辦,但一眾花農仍未敢樂觀。華利園計劃復歸荃灣年宵,田香花園亦望重返元朗年宵,他們歷年都寧願花更多場租投得與之前相同或相近的檔位,方便熟客辨認。但新安排下,攤檔數目減半,須抽籤決定位置,之前推卻的兼職員工亦未必能臨時請假幫忙,未有定案前也不敢請人搭棚,所有細節充滿未知數。花市每日將有兩節全場消毒時段,封場除影響黃金時段生意,花農表示擔心噴霧會破壞植物生機。新安排下,年宵花市將於午夜結束,陳偉明指多年來該晚都是銷情關鍵,之前多日用以平衡收支,那天則是「賣一支賺一支」,若生意淡薄會擺賣至年初一清晨,惜今年未能通宵擺檔。

上述種種出路都似乎行不通,回歸最熟悉的場地,生意額預計如何?陳偉明指有沒有大陸花競爭是一大關鍵,估計往年年宵市場有九成都是商人,看準商機,直接從大陸批量買花於花市售賣,激烈競爭。田香花園的蘭花、水仙和年桔雖然同是取自內地,但經過一段時間的保養,陳偉明指經「休養生息」的花更耐放好看。但年宵市場臨時復辦,商人們能否反應過來、加入戰場,則有待觀望。

或需忍痛銷毁年花

這次無妄之災,令自中秋起便與昆明蘭花農、福建漳州水仙、年桔農議價及10月正式落訂的陳偉明白白損失共10萬元訂金。如今靠農場提早取貨約2千棵水仙和小量年桔,盡量彌補。信哥則因每年更新排水系統、購買優質種子,向漁護處、嘉道理基金借貸6位數字,亦另有「賖數」,如銷情不理想將陷入財困,「人哋好難再賖給你,寧願借錢回來先還咗佢,再賖過。但我們想借多些少都借不到,沒有物業抵押」。

連年打擊 「第三年會不會捱下去?」

邱太看着滿田桃花亦感失措,一般家居只能擺放3至5尺桃花,如賣得不好,5尺的花繼續栽種生長,明年可能長到8尺高,「老爺種花的年代,酒樓公司銀行大堂基本上都擺,變相以前大花相當好賣。我們接手時已經轉變了,銀行酒樓商場都擺少了」。因為預視明年需要「大花」的客人不會急速增長,為免再白白養花一年,而且為了之後幾年還有「細花」供應,她將忍痛掘花銷毁。信哥則言全部都是心血,他無法「打爛啲花」,上星期他為了回饋支持者,免費將一批花捐贈予更生人士組織,讓他們為機構義賣籌款。如最後階段銷情欠佳,他亦準備將花捐出,「最沒辦法都只有送,(希望)市民口碑令我將來得到好回報」。邱太說:「都要有錢吃飯,才能繼續捱下去的對不對?如果連三餐不繼,有沒有機會捱下去?」她強調,種花不是任由種子在大自然發芽,需要肥料、殺蟲劑和心力照料,「我都要靠新年賣花才有錢種明年的花」,如生意慘淡,明年她或需從全職花農轉為兼職,另找工作幫補家計。去年年宵市場只有濕貨售賣,花農已遭受打擊,她再問,本地僅有的花農「捱了第一年,第二年還是這樣,第三年還會不會捱下去」?

■info

華利園

產品:桃花

查詢:6240 2498

華利園 合時桃花@fb

信芯園

產品:劍蘭、百合

查詢:9621 6012

新田梁日信@fb

田香花園

產品:水仙、年桔

查詢:9500 4530

田香花園@fb

【年花出路篇】

文˙ 潘曉彤

{ 圖 } 資料圖片、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