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匠人手藝 港產木工 集各家大成

文章日期:2021年02月05日

【明報專訊】全曲面拼接木電話座、木片櫈、收納式滑板櫈……在合舍展出的木製家具琳琅滿目。隨着近年愈來愈多人欣賞匠人手藝,市場上也多了木工製品,這些都是不少木匠與木工單位,多年來默默耕耘,在自己家中或工作室鑽研技藝的成果。在此次展覽「木工與他們的產地」中,他們的精湛工藝一覽無遺,但回想木工生涯,技藝多是自學所得,一路走來殊不容易。

(註:受訪者拍攝需要暫除口罩)

繼去年7月與家具店Blissful Furniture合作,舉辦「港產木工試驗平台展」,「重光造作」的主理人吳鋌灝(Roy),在深水埗的合舍再舉辦展覽「木工與他們的產地」,今次參與單位多達17個,包括「道具所dou6/geoi6/so2」、「mudwork」等,他們的木工風格各異,小至電話座,大至木製桌椅皆有。

吳鋌灝說,他辦第一個展覽時,靈感來自台灣的「木平台」,這機構同時有名為「丹麥倉庫」的部分,引入及出售舊式丹麥及北歐家具,而「木平台」的部分就介紹台灣本土的木工創作。介紹台灣木平台時,吳鋌灝衝口而出說是「香港木平台」,待記者再問才知道說錯了,大概做一個香港木平台,是他近年工作忙碌,仍然邀請不同單位辦展覽的原因。

在家具店辦展覽,讀藝術出身的吳鋌灝,感覺當時比較像在商業畫廊做展覽,要考慮家具買賣、推銷方法等。在合舍,以藝術展覽形式做,他感覺「舒服很多」,不用勉強自己以商業買賣的角度思考展品;另外這裏位置便利,不少途人經過見到海報,會走入來了解木工的藝術。

很多人或會好奇,何時開始,香港有這麼多木匠和木工製作單位?1990年代末,香港製造業式微,工廠相繼北移,香港經濟轉型的故事耳熟能詳。這一輩的木匠,大多在網絡上自學,或到台灣等地學習木工,回來再鑽研,甚少有跟隨本地木工師傅學習。

自學木工 赴台學藝

以吳鋌灝為例,他2008年在中大藝術系畢業,大學時修讀關於雕塑的課程,從中學到一些有關木的知識,畢業後向木工發展,主要在藝術展覽、博覽會做場地設置、製作及安裝裝置等。之後他在YouTube上學習木工技術,以外國影片為主。他提到一些趣事,最初自己在外國論壇看上了某些工具,去到油麻地新填地街想購買該款工具,但只懂得工具的英文名字,就被舖頭老闆攆出門外。但淘寶和其他網上購物平台興起,購買工具更方便了,也就愈來愈多人可以自學木工。

吳鋌灝提到,有幾個單位的主理人曾在台灣學藝,例如「草途木研社」、「自在貓」等,而「木逗」的C.G.Chow就分享去台灣學藝的經驗︰他2014年到台灣,在一個月內,學到如何用木工車牀等大型機器。他特別提到,台灣是有教授木工的專門學校,不少木工技術,木匠都可以考試,以證明自己有技術的專業資格;相比之下,香港木工,以至政府處理香港樹木的政策,也未夠成熟。但有這個展覽平台,上述兩人及「D2 Workshop」的王道基、「will_woodcraft」的Will都表示非常高興,因為可以認識其他有熱誠的木匠伙伴,分享交流木工心得。

踏入合舍,看見木製品放滿場地,有些是玩具,有些是家品,亦展示了3大塊木板,當中有掛了樹木的橫切面、由多條木塊拼接而成的木板、完整不經拼接的木板等,從中示範了弦切面和徑切面取材的技術。

最靠近咖啡店的一大塊木板上,掛着拼接好的木頭,來自木工單位「一木」,示範了木材接合的方式,包括板式接合、兩面角接、三維角接等。如有木匠在場的話,會向參觀的人介紹木工的技藝。

厚薄角度須精準 木片腳難在入榫

往場地左邊的木櫃上看,C.G.Chow帶來4個作品,率先吸引記者的是《牙銷榫咖啡濾杯架》,中間的木環可以放置V60濾杯,木環內圈特意製成60度斜邊,架身用上防水木漆,牙銷榫是可以自由拆裝的榫卯,可調校木環高度。另外兩件作品是《組子和燈》及《組子紙巾盒》,組子是一種日本手藝,在不使用任何釘的情况下,將木片組合,拼接成幾何學圖案,木片厚度可以是2毫米或以下。C.G.Chow提到,製作時木片的厚薄、角度必須精準,木片才能成功拼接,可見其難度所在。至於《富士山電話座》,技術上困難之處,是富士山蓋雪山頂的部分與下面山的部分,要做到全曲面的拼接,需用上木工車牀,經過不斷嘗試製作而成。

而Will做的是,放置了國際象棋的一張茶几和兩張櫈,這些家具的特色,在於其木片腳。做木片腳的難度,就在於入榫,每一塊木片要入得精準,就要控制木片的厚度,需慢慢打磨;《木片櫈》中每一塊木片都是垂直的,但《雙面皮面板茶几》,Will卻做了一些技術上的挑戰,每塊木片的角度都些許遞增,讓茶几的木片腳有優美的曲線。做一張茶几的木的部分和一張木片櫈,各要花40小時,如果客人跟他訂製一張木片櫈,Will會要求45個工作天的製作時間。

鏤空的香港地圖 象徵離別後再聚

王道基帶來兩個展品,第一個是大受歡迎、不少客人訂做的收納式滑板櫈。他會購入滑板,製作可摺疊的櫈腳,也會打磨加工、索色(為木材染色)等,使滑板櫈表面光亮而又有漂亮花紋。他說自己做木工時,會多考慮客人的實際需要,較注意收納應用,滑板櫈的櫈腳摺起來後,容易收納之餘也可以掛在牆上作裝飾之用。另一件作品掛在入口的當眼處,名為《碎|合》,可以見到鏤空的香港地圖,是他為客人製作香港地圖的木雕刻後餘下的部分,這件作品用的是名貴木材桃花心,象徵離別後再聚首的祝福。

至於吳鋌灝,作為展覽的主辦方,他說自己沒有太多時間製作展品,就做了那張放在會場中間的木櫈,雖然他推說沒有時間製作,但問下去,他在合舍的小書櫃中,拿出一代手工家具大師中島喬治(George Nakashima)的書,原來長櫈的圓椎形靠背,配搭一整塊保留了樹木形狀的長木板,原型參考自這位日裔美籍木匠。

「小經濟體系」 自給自足

王道基認為,香港的木工特色,可以說是「集各家之大成」,大家上網自學,或到外國學藝,各自有興趣的木工手藝、榫卯結構不同,製作的木製品都有不同,不同風格的木製品愈來愈多。他形容,本地木工單位會靈活變化,成品配合藤織、皮革等工藝創作,又有些特別的技藝,如明式榫合、維多利亞式雕刻等,客人應可找到喜歡的風格。他認為本地木匠和木工單位,所服務的對象,是本地的客人,其實是一個「小經濟體系」,自給自足。近年愈來愈多人有興趣購買木製品,王道基相信是本地市場需要更多個性化木工產品,相比在大型連鎖店購買的實木家俬,由本地木匠度身訂做的家品,應更合客人心意。

不過王道基和吳鋌灝都認為,木工市場教育不足,不少客人購買木家具後,沒有意識保養,如清潔、打蠟等,本來很耐用的木家具,也容易因濕度變形。另外因為持續發展木工事業,需要用上更多大型機器,但很多木匠如Will和C.G.Chow,都有各自的工作,沒有工作室,只在家中做木工。這一輩30多歲的木匠,未至於前景堪虞,但要發展木工事業,特別是全職,如吳鋌灝,可以說是很艱難。另外,4名木匠受訪時,都曾表示不太想以香港製造、香港樹去做噱頭,以記者的理解,用香港作為招徠,可以是吸引客人的招數,但對他們而言,始終技藝、木製品的質素才是他們所追求的。

●「木工與他們的產地」展覽

日期︰即日至2月21日

地點︰合舍(深水埗大南街186號)

備註︰免費入場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