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for Unequal

文章日期:2021年02月21日

【明報專訊】周五早上收到傳媒前輩轉發的「榮總的話」,寥寥數語,說得雲淡風輕的,不意真正的殺着卻在後頭。

電視緊接播放商經局發表「香港電台的管治及管理檢討報告」記者會,坐正中間的局長邱騰華語調平穩理性,但任何一個追求快狠準的編輯,一邊聽着一邊代入,會覺得依照局長指示做齊一大堆官僚程序層層請示上報,唔敢講話呢世都唔使旨意做到獨家,但怕且等得到拍板去馬,新聞都變成了無人記得的舊聞,絕世好橋都會因為過時而不起波瀾;港台是公營廣播,以揭發社會陰暗積弊為職志,可是,跟局長談記者的夢和新聞專業只徒牛頭馬嘴,前面豈會是坦途?不論行內行外,關心新聞自由的,請把李立峯教授的文章讀到尾。

不過,就算新聞都不說,將社會矛盾掃入地氈底無眼見,社會矛盾是不會消失的。際此財政司長發表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前夕,不如先來打個底,翻開貧富懸殊的一盤帳再深究下去,便會發現政府分析貧窮問題的工具實有缺失,也不夠貼地,否則不會漏掉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其中一個真諦,在於一個K字,儘管勞福局長說盡了疫下濟貧種種不為背後的艱難,但實情這便坐實財金界預見的「二元背馳」的K形復蘇路徑,令社會財富不均愈加畸形。

全球都在爭取將疫情壓下使經濟得到喘息,而當放眼地球,讀一下國際新聞,便會知道在號稱享有自由的社會,都需要歷經一番唇舌和協商解釋,才會得到民眾讓步配合使用記錄行蹤的科網程式的,香港市民也沒有特別叛逆。如果據MIT Technology Review的標準量度,有無人能解答「安心出行」的App可摘下多少分,咁重要點解政府唔講?

而戲院終於重開,今期有《狂舞派3》導演訪問,香港年輕人的故事,就是不容易說。

編者話˙黎佩芬

美術•胡春煌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