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的終結?

文章日期:2021年02月28日

【明報專訊】中文大學發表聲明限制學生會權力翌日,發生浸會大學取消全球最重要新聞攝影獎之一的「世界新聞攝影展」,早前理工大學及香港大學亦相繼限制校園內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的播映活動。香港高等院校如何處理政治問題屢成新聞焦點,反映高等教育界在政治高壓下的師生矛盾愈加尖銳,伴隨是一些美好的傳統與治學環境亦跟着消亡。最新發展是新當選中大學生會「朔夜」昨日凌晨發表聲明,撤回所有參選有關言論及政綱,中大學生會會否因而步入終結?

香港中文大學與史上多場社會運動與發展歷程息息相關,舉例如1960年代末的中文運動、1980年代大學四改三事件等;位於山腳的民主女神像是中大重要地標,而百萬大道及烽火台亦由來自八九民運開始,於雨傘運動及反修例運動等社會事件中多次成為集會及遊行地點,中大學生會多年來亦積極參與各場學生運動及社會運動,在政治爭議中亦自然成為風眼。

今日是2020至2021年度中大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臨政)任期最後一日。由於中大學生會去年從缺,遂按會章成立臨政以維持學生會基本運作。按傳統,當選的新一任中大學生會幹事會於3月1日上任,然而日前中大校方發表的聲明讓下任學生會的命運增添變數。候任內閣「朔夜」於2月24日在獲得3983名中大學生投下信任票之下當選,中大校方先於2月3日,亦即投票期期間,指候選內閣「發表的參選宣言及媒體訪問中,涉及對大學的失實指控及有可能違法的言論」,校方有權作出嚴厲處分,包括終止有關員生或組織的職務;之後再於25日發表聲明,宣布暫停為學生會代收學生會會費、要求學生會註冊為獨立社團或公司及暫停學生會幹事會參與校內不同委員會職務等。

從中大保衛戰展覽見端倪

對中大臨政主席區倬僖而言,一切有迹可尋。他由去年11月的「中大保衛戰一周年歷史回顧展覽」說起,指當日收到校方職員多個來電,「當時他們一方面強調不是打壓我們,不是不讓我們做(展覽),但提出很多不合理的要求」。要求包括因地契及大風造成的安全問題而要改變展覽位置,以及要求他們棄用或遮蔽相片中的標語等。區倬僖說,他感受到聯絡他的職員「很緊張,很神經質」,「因為聯絡我們的主要是學生事務處,他們三番四次表明,『我們都頂唔到好耐,我們很大壓力,快點修改好(展覽)。』」。

展覽之後,他嘗試多次聯絡中大校方,想與保安組、中大副校長吳樹培等人見面,就保安組權責、出入管理措施等議題與校方溝通,討論同學與保安,同學與校方之間的矛盾。他說校方自2019年11月中大爆發激烈衝突後實施出入管理措施,不少同學認為措施限制學生自由,同時有保安做出濫權行為,如拍攝同學大頭照,與同學拉扯,截停並要求學生出示學生證等,這些問題校方一直沒有處理,於是矛盾愈來愈大,而約見一直未成功。

大學方面,就曾於2月3日的聲明中這樣提到:「大學亦曾就校園保安問題與學生溝通及解釋相關措施的必要性。保安人員處理校園發生的違法及違規事件,在有需要時尋求執法部門協助,屬正常及必要的職責範圍,濫權的說法毫無根據。」

愈來愈多事情不可討論

區倬僖覺得今年校方在溝通時多了很多前設,無論是保安組權責,處理報警程序,支援被捕學生等議題,愈來愈多事情不可討論,他聽過一些說話,例如「你們覺得中大很嚴,但其實出面很多人覺得中大很鬆,我們很難做」,以及「出面好多人衝住你們(學生會)而來。」的而且確,在公開場合中大校方亦備受壓力,本年1月就有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中批評校方縱容學生等,議員何君堯要求校方管理層代表要為「黑暴」問責。區倬僖認為校方於是將壓力轉移到學生身上。

這屆學生會選舉期間,校方的舉動,更令區倬僖覺得校方態度與以往大為不同。他說一般中大校方會在學生會幹事會當選後接觸他們,但今次在很早的階段,候選內閣發布參選宣言後,校方已主動約見候選內閣,「關心」他們的行動。校方於2月3日的聲明指有權終止學生會職務,後於25日再發聲明列出限制學生會職權的實際措施。

「我覺得昨晚(25日)校方的決定,是很臨時、很突然。」區倬僖指,學生會牽涉極多事務,「例如基金運作、金錢管理、場地管理,甚或reg soc的系統等。中止學生會職務後,校方如何處理呢?據我所知,校方今日(26日)才召開會議,慢慢討論以上的事宜」。他說跟他聯絡的職員,沒有提過太多關於終止學生會職務,或取消「朔夜」的參選資格的事情,新聲明就出現了,他的感覺是,職員也是很突然地收到通知,知悉聲明安排。這年來,他覺得校方做決定非常倉卒。

3年前,區倬僖是第48屆中大學生會會長,他說當時校方多主張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以和平手法處理矛盾和衝突,和校方是可以「又傾又砌」。他想起當年颱風山竹襲港,他們成功爭取停課安排;還有掛起要求校長回應學生訴求的橫額後,與校方達成共識,在一段時間內不清拆橫額等。中大學生一直追求「員生共治」的精神,意思是職員與學生一同參與及策劃校政,不過他表示即使在當年,「員生共治」也是假的,學生只在校方允許下有參與管治的權力;然而這2年校方態度再變,對他而言:「轉捩點是『中大保衛戰』。」

區倬僖相信,新一屆中大學生會所面對的處境將會更艱難,如果參考理大及科大學生會的經歷,他們的學生會成員曾因民主牆衝突、舉辦周梓樂逝世半年追悼會等事而受到停學及退學等處分,中大候任內閣也可能要面對類似懲罰,更甚者是各種滋擾及人身威脅。刻下,未知臨政與候任內閣能否成功交接,之後學生會如何收會費,是否向警務處申請註冊為獨立社團,學生會會室、福利品部等是否須交回校方管理等,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在2月26日凌晨,區倬僖以臨政主席身分在記者會發言:「既然『朔夜』以符合中大學生會會章的方式,正當地贏得同學信任,我們絕對會承認『朔夜』作為學生代表的合法性。我們(臨政)會在3月1日,按照同學的期望將學生會職能移交至『朔夜』,並且會無條件支持他們一切決定。」問他還有什麼話贈予候任內閣,他說:「衷心希望他們捱得過,不要死……沒有事情比性命更重要。」27日凌晨,候任內閣「朔夜」於社交平台上宣布正式撤回參選宣言及政綱等有關文件,把頭像及封面照片轉為黑色,並刪除此前一切帖文。

人文精神、學術自由還有?

中大的未來將如何發展下去?區倬僖回答:「中大正一步步地淪為極權控制底下的一間學店,所有的人文精神、院校自主、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全部都不復存在。」那中大學生會將不復存在嗎?網上不少文章提及中大學生會有特殊法理地位,但這名可能是其中一位履行末代中大學生會職務的學生說,他不懂得回答,他在訪問中曾說:「中大學生會象徵了香港最後的理想主義,那是一個可以自由地、毫無顧忌地與同學思辯,講意識形態,講前途講理想,服務同學,為社會公義發聲的地方……」

文、圖˙胡筱雯

美術•胡春煌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