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落 脆弱而頑強 叢林尋蘭 細味LIFE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05日

【明報專訊】在茂密叢林間展開一場尋寶遊戲,仰望半空,朴樹樹幹懸掛着巨大「LIFE」字。細看字上,是一株株橙心白花石斛蘭、紫白花瓣萬代蘭雜交與翠綠鳥巢蕨;俯視地面發現「DO」字,白色小花文心蘭輕盈地隨風搖曳。它們開得並不特別燦爛,甚或令人感覺凋零,但藝術家鄭波說它們卻是活着。這場展覽不是以花為材料,而是與植物合作,讓蘭花花開花落。他希望由此啟發觀者思考人與植物的關係,既是互相依賴共生,每個個體卻又同時脆弱而頑強。生命是艱難的,卻又是容易的,人類亦如同蘭花一樣。

今次展覽作品簡單直接,鄭波與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蘭花專家紀仕勳(Stephan Gale)合作,揀選和栽培本地蘭花,並用蘭花和竹架砌出展覽名稱的10個英文:「LIFE IS HARD.WHY DO WE MAKE IT SO EASY?」。10個英文字散落於嘉道理葛先生花園的山丘斜坡之中,而斜坡底的藝舍則展出鄭波的植物速畫畫作。記者首次觀展時只尋得其中6個字;詢問藝舍職員,方知部分字置於地上、石邊或池邊,不能只留意半空,方找到另外3字。但1小時過去,始終無法尋到「IT」字。

本地邊緣蘭 有別於花市蝴蝶蘭

鄭波聽後滿意地大笑:「有些字找不到是好事!」他說想讓觀者眈天望地treasure hunt,於是無意間在觀展同時,欣賞到花園內的其他生物。那「IT」到底在哪?「其實就在MAKE字右方水面,有一個小島,小島有條小船,在小船旁邊,可能是最難找的一個字。」他又補充:「通常小朋友找得快過大人,很多家長帶小朋友前來,小朋友覺得作品有趣是好事。」

表達方式雖然直接,背後卻花了逾一年籌備,因為作品揀選的12種蘭花,有別於一般在花墟常見的觀賞蘭花如蝴蝶蘭,而是在本地野外比較少見並在冬天開花的邊緣蘭花種類,包括狐尾蘭、百代蘭、石斛蘭、文心蘭,以及各類蘭花雜交品種(如槽舌蘭雜交、萬代蘭雜交品種)。紀仕勳說香港有130多種野生蘭花,超過三分之二屬瀕危或近危物種。

我們每年農曆新年看到成千上萬的蘭花,但原來對本地野生蘭花一無所知。「我近年一直做野草、蕨類和蘭花的作品,我覺得好重要是,好多人說喜歡植物,但其實都是說在花墟買回來那些,好多喜歡的都是入口而非本地,我覺得這是一個好重要的問題。」鄭波說。

泰國亦面臨類似處境,泰國和香港同於「印度-緬甸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及鄰近國家之中,區內野生蘭花被肆意過度採集用作中藥和園藝觀賞。鄭波2018年於泰國認識了一間保育和栽種當地蘭花的非牟利機構,因此萌生以蘭花做展覽,支持他們工作的想法。彼時他又聽到泰北農民Jon Jandai的TED talk,演講以「Life is easy. Why do we make it so hard?」為題,講述從城市回歸鄉郊耕作,自給自足。

生命如此艱難/簡單

「life is hard或life is easy,本身兩面都有。」鄭波說,原來許多蘭花單憑種子的力量無法發芽,必須依靠真菌幫忙,這樣看來蘭花是脆弱的;但同時在適當的天然環境之下,很多蘭花和蕨類植物都可懸掛於半空中成長,「所以我們才用這兩種植物做作品,它們既能夠獨立於半空中生長,因此好襟(粗生),只要環境OK就可以堅強生存。但同時人類的破壞力巨大,要在人類的世界裏生活,又好艱難」。所以他將演講主題的easy和hard反轉,作為2018年泰國展覽題目,並延伸至今次香港展覽。

人和植物的關係,他認為是「物種平等」。但何謂平等?人類總是選擇優先保育邊緣動植物,動物權益又總是先於植物,記者如此問。他答:「平等不是指全部都要一樣,是可以有不同的(對待);而是指尊重,我們要尊重所有人類以外的其他物種。」他進一步闡釋,例如今次展覽,他不是把蘭花視作材料,而是作為一場和植物的合作關係。

鄭波在上海廢棄水泥工廠舊址見到一大片野草被觸動後,開始了近年的生態藝術創作。一開始大部分作品與其他藝術家一樣,都視植物為材料。然而那一次的上海展覽,他種植了兩塊三角形的野草,一年後驚覺野草已經變成了另一模樣和狀態,始發現它們不是物料,而是一場合作。因此今次的展覽,每一個時段參觀,蘭花的模樣都不一樣,「本身有些事情可以控制,有些事情控制不到。這個作品不是想如花車般盛開,給它一個自然的狀態發揮,我完全可以接受,而我知道它們(蘭花)一定可以生存下去」。

尊重萬物 平等對待物種

最近香港天氣較乾燥,鄭波發現放在展覽最前的「LIFE」字蘭花狀態不太好,山上「DO」字的狀態則很理想。「對於觀眾來說,未必會開始去想人和物種之間的關係。但如果今次展覽令大家對香港蘭花知道多少少,開始思考就已經好正面。」覺察萬物、尊重萬物之後,接下來是要用心,用心觀察就能夠了解到於人以外的生命需要。

對於藝術展而言,今次展品形式或許是太過簡單。回看鄭波以往作品似乎尖峰許多,2016年他以台灣蕨類植物創作《蕨戀》系列,其中《蕨戀II》影片描繪男生與鳥巢蕨做愛後將其吞噬,以此詰問食用植物被視作自然,與植物做愛卻是非自然的「絕對」道德觀。他解說:「我以前有些作品對觀眾的挑戰會大一些,但今次是放在嘉道理的一個公眾藝術品,而非美術館的獨立展覽,所以盼大部分觀眾容易投入。如果對他們太大挑戰,他們不一定會開始思考這些事(人與植物的關係)。」

●生命如此艱難,何必搞得這麼簡單?

日期:即日至4月25日

地點: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葛先生花園及藝舍

費用:$30

文:彭麗芳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文化力場]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