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漫畫家Pat Lee 克服傷痛 人人皆英雄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17日

【明報專訊】惡人當道,世事紛擾,此時此刻,看虛構的超級英雄過分完美地拯救世界,還有必要嗎?曾繪畫蝙蝠俠、變形金剛、蜘蛛俠等多套經典超級英雄漫畫的藝術家Pat Lee,從其漫畫生涯中煉就出這句話:「人人都有英雄潛質」,與其依賴被他人拯救,不如好好掌控自己的力量。也許,這是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也是一個人人皆英雄的時代。

畫廊內展出多張Pat的漫畫原稿。這張是肌肉賁發的蝙蝠俠和超人,各自握緊拳頭,橫眉怒目,一副兇相,準備討伐壞分子;那張是蜘蛛俠抓着繩子,猛力一躍,使勁踢向敵人,動作立體得猶如破紙而出。「一幅原稿要花9至12小時penciling(鉛筆作畫),OT到看到日出是常事。蜘蛛俠這張最難畫,他的甫士很多變,我叫我哥擺甫士給我參考,花3、4天才畫好。」回憶起2010年移居香港前,在北美為Marvel、DC等美漫巨頭工作的時光,Pat既懷念又笑說「真的好tough」。

中學時代 漫畫成一切

Pat出生於加拿大蒙特利爾,父母是港人移民,經營一家與漫畫店相鄰的雜貨店。漫畫店賣着黃玉郎的漫畫,附近亦有家日本動漫專門店。Pat依稀記得:「第一次是看《阿基拉》,都是日語字幕,but holy,即使不怎明白,也會被畫面震撼。」「刨」完一套套漫畫,他開始涉足漫畫展,並拿起筆桿畫起漫畫來。在通訊科技不流行的年代,漫畫是這名中學生的一切,「除了吃飯、睡覺、洗澡,其餘時間基本上都在畫」。

吃過不少出版社的閉門羹後,在Pat 18歲那年,他的手稿終於得到曾製作蜘蛛俠、X-Men等漫畫的漫畫家Rob Liefeld垂青,於是連父母安排好的大學學位也不讀,一頭栽進美漫界。漫畫工業分工明確,Pat負責在接到腳本設定後勾畫故事原型,再交給同事落墨和上色。他間中也能參與構思角色設定,例如和Marvel、DC合作便特別靈活,「他們會說『be you』,可以繪畫帶有我個人風格的Iron Man」。

日漫風格融入美漫

受日本漫畫影響深遠,Pat常被形容其漫畫作品是manga-like(帶日本動漫風格)。他解釋,日漫和美漫從角色表情、外觀、動作和故事情節也截然不同,「如幽默感這回事,美漫大多是透過對白散發,比較直接,但日漫的幽默感是在故事情節、橋段中間接表達的」。像他創作的漫畫系列Darkminds,講述未來都市裏連環殺手和調查員鬥智鬥法的故事,便是帶有日系色彩、具cyberpunk風格的美漫。

在美漫界打滾10多個年頭,Pat以繪畫北美原版《變形金剛》、《X-Men /神奇四俠》、《超人與蝙蝠俠》等廣為人知,其中《變形金剛》更佔據北美最大漫畫發行公司的銷量榜冠軍6個月。風光背後,是無限個通宵。Pat碎碎念道,「要跟上緊湊的日程,被編輯轟炸」,更重複3次說「真的很大壓力」。

到2010年,他覺得burnt out,打算試試漫畫以外的可能,於是回流香港,主要為客戶製作插畫、動畫、玩偶,餘暇時才畫漫畫。現在回看,他說繪畫超級英雄漫畫,把角色抗敵或克服困難的經歷活現紙上,不期然磨練了他自己的強韌度,畫功如是,做人如是。

最愛蝙蝠俠 渴求正義

他提到自己最愛的角色蝙蝠俠,「他沒有超能力,但很聰明,很強壯,當然也很有錢。他目睹雙親被殺,以一生克服創傷,渴求正義。這是個了不起的角色,因為每個讀者多少都能共鳴。」超級英雄總有弱點,蝙蝠俠也不例外,脫下面具和戰袍,他只是一介凡人,無法飛天遁地,也受童年陰影困擾。Pat說他的弱點,亦與親人有關,他患有抑鬱症多年的亡父,曾為他帶來不少煩惱,「記得小時候在樓上畫畫,一聽到父親呼喚,就要停下筆來照顧他」。後來兩父子甚少談話,直至父親早年過身,他懊悔沒有多陪伴在旁,「現在有時拿起筆,會本能地想起父親。我會靜一靜,等一等,再繼續作畫」。

英雄也好,凡人也好,Pat深信大家的課題都是克服弱點,再意識到自己確實擁有力量去分享、去愛,或改變現狀,「繪畫超級英雄正正提醒了我,其實大家都有超級英雄的特質」。在Pat身上,他的「超能力」無疑是繪畫,以藝術表達傳達正能量:「我認為太多人依賴他人拯救,太倚仗外界,但實際上,我們能自我賦權,成就自己,有能力把世界變得更好或更壞。」

■Shout Art Hub & Gallery

地址:灣仔聖佛蘭士街15號

查詢:2503 1222

文:宋霖鈴

編輯:廖偉龍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