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和平,誰的志願

文章日期:2021年04月11日

【明報專訊】今周藝術家圖文專欄輪到程展緯交稿,他問我有什麼主題,我說「人類和平」,結果他交來的,是和平的反例:大片農田被輾壓,變成光禿。春夏之交本該是植物生機勃發、生長繁茂的時節,在經歷寒冬之後,合該是滿溢着春耕時分的生之喜悅,看呀,攝記弘轉來湊巧早天往採訪拍下的照片(圖),果不然是綠意盎然。如今望着一地「爪」痕,懂得心痛的又有幾人?

當你以為「人類和平」只是港姐答問環節展現美貌與智慧並重的標準答案,又或者如準香港未來代議士,因為和平太過難以冀及不如放棄,在促進對話與在對峙中抵受市民侮辱之間只能選擇後者,世間其實有人在不懈的努力着,其中一人是神學家孔漢思,由化解宗教分歧到推動世界倫理共識,其實也有不站在中vs.西的角度看世界的見地。

安徒文章說近日應否規管「白票」的討論無聊又傻,區龍宇老師則寫反對派和糾錯機制的舉足輕重,不單是說完善的選舉制度,民主運動自身,也必須如此。而當長假完結大家仍在觀望疫情會否反彈之前,郊野的露營熱點率先宣告被廢膠和垃圾充斥淪陷,這裏向一連五日把相當於幾近二十二個自己重的垃圾來回搬運幫忙善後的島民說句謝謝,然後合十許願,不論官民,都能夠早日學懂心痛。

編者話˙黎佩芬

圖•蘇智鑫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