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改朝換代的聯播實驗

文章日期:2021年04月23日

【明報專訊】姜濤那一句「相信我哋呢班後生仔香港歌手,會再次變成亞洲第一」激起千重浪,先莫去批判這究竟是胸懷大志抑或夜郎自大,豪情壯語背後的意義,說穿了就是「浩浩蕩蕩迎來另一新世紀/愈鬧愈熱鬧是轉機/愈靜默愈寂寞難有驚喜」(Warrior歌詞)。大時代來臨,後浪準備蓋過前浪,勢不可擋。

影視圈亦出現舊與新的正面交鋒——無綫與ViuTV的競爭其實不是真正的競爭,反正市場分眾明顯不過,年輕觀眾無可能會看無綫翻炒30年前笑話的《超級大綜藝》,上年紀的觀眾也很難欣賞ViuTV的實况娛樂節目,而對於更多90後和千禧後的後生仔女來說,YouTube才是他們的「電視台」。因此,4個YouTube頻道「試當真」、「啱Channel」、「小薯茄」和「FHProduction」(熊仔頭)星期二晚的聯播,就是好多人講的「咁大件事」。

相信是次合作,某程度上源於兩代電影人蕭若元與游學修(亦是試當真其中一個創辦者)對於「香港電影未來」的口水戰,游甚至在社交平台上豪言「改朝換代真的要開始了」,氣勢不輸姜B。筆者不算幾個頻道的忠實觀眾,只是會偶爾觀看連登仔流傳的熱門片段。但為了證明自己(仍然)是後生女,都在星期二晚的黃金時段,轉台到YouTube看4台聯播(有趣的是,同一時段港台《視點31》請來毛記偽人東方昇講香港娛樂的現在與未來)。可惜,我跟好多網民的觀後感一樣,就只有兩個字——尷尬。

或許節目形式與筆者期望有落差,原以為4個單位會在各自的頻道,同時播映大家的作品,令以往較少接觸其他頻道的觀眾,可以一次過看盡幾個單位的製作,互相推廣;甚至是4個單位以一個故事「接龍」拍攝,連用各自的風格去合拍一齣網絡電影。原來我想多了。聯播的意思,只是所有單位的演員在聯播時段柴娃娃地穿上校服,坐在課室的場景,大講製作花絮,但觀眾連短片都未看過,對作品毫無概念,實在一頭霧水。每個單位負責主持30分鐘的聯播時段,講完花絮就玩問答比賽,嘻嘻哈哈內容欠奉,連部分出鏡的演員亦只悶得索性低頭看手提電話或呆坐陪笑。作為觀眾,感覺就像看着學生們在迎新日玩破冰遊戲,嘀咕着「幾時先完」?

努力練功「做大個餅」

終於捱過半小時的無聊圍爐時段,卻發現原來各單位只會在自家頻道播片。這也無可厚非,畢竟在YouTube就是以點擊率論英雄,互相分享收視未免太過大愛。但要觀眾不斷「追台」,游走各頻道點擊,看完頻道甲的短片後,還要轉到頻道乙,再呆等20分鐘才有下一輪直播,實在漠視觀眾的觀影感受。老實說,看完第二節的聯播後,我實在想放棄。

撇開冗長沉悶的「後生仔傾吓偈」時段,純粹看4個頻道今次合作的作品,質素收貨有餘:試當真明顯很在意蕭若元對香港電影的見解,要以短片反擊明志;熊仔頭訪問幾個頻道主理人製作短片的初心,平實得來令人看得舒服;小薯茄以4台合作為藍本創作短劇,橋段貫徹「兒童台」本色但也無傷大雅;啱Channel以愛情為題材,把「隔離台」的演員塑造成充滿驚喜的情侶檔,產生驚喜的化學作用。4條短片突顯不同單位的風格,各擅勝場,值得捧場。

今次4台聯播的實驗,無論在準備、製作、節目編排等方面,實在有太多進步空間(熊仔頭說要「以影片打全世界,暫時來說實在還有點勉強),但觀眾愛之深才會責之切,各頻道認識團結和合作的重要,絕對是「做大個餅」的好開始。風起了,因循舊規則、舊制度的生態已經漸漸轉變,但年輕人既然有改朝換代之志,就要做好來日當家作主的準備,努力練功。

文:梁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