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浮的碑 工人的命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02日

【明報專訊】港大發表被指為與學生會「割席」的聲明,宣布不再代為收取會費及借用設施,隨即便引發紀念六四的「國殤之柱」恐被移走的疑慮。而打從《港區國安法》生效以來,香港是否仍可繼續每年集會悼念六四亦一直廣受關注。去年因疫情限聚集會不獲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今年支聯會已按往常提交申請,支聯會因為前面的人都不在了,台前是本來負責後排支援的副主席鄒幸彤,她因而接受了很多訪問。也許一直有去維園的市民會認得她,甚至覺得是看着她長大。

國殤之柱永誌了六四死難者的悲劇,安放了香港人悼念六四的悲痛,碑在志在,如果碑不在呢?工業傷亡權益會自香港回歸前後開始,為工殤工人爭取豎立工殤紀念碑,昨日是勞動節,四日前的二十八日是世界工殤紀念日,這天工權會會址終於迎來一部升降機,身體傷殘的工友可以不用辛苦爬樓梯。或者你會疑惑,為何如此堅持只為立一個碑?讀完班的文章,也許會覺得到那天終於迎來這個碑,香港便很不一樣(另文)。

今期繼續有香港電影已死的討論,楊健偉續寫「試當真」的「逆民性」,安徒則回應了有指香港再也拍不出《無間道》之說,他反而覺得卧底的後續故事才更堪咀嚼。

編者話˙黎佩芬

圖˙工權會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