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足球壇黑歷史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07日

【明報專訊】最近歐洲超級聯賽引起滿城風雨,球迷抗議,燒旗燒衫,令不少人再次討論地方球會的意義:自1990年代起英國本地聯賽與電視台緊密合作後,令英超極速成為國際大生意,球賽票價漸漸變得貴到平民不能負擔,熱門球會收入及價值均暴升,與當地社區的關係不再,變得離地。

足球成生金蛋機器,令圍繞足球的問題,如國際足球協會涉貪污等結構性問題亦難以被討論及正視。最近BBC的紀錄片Football's Darkest Secret便是有關足球的黑暗史:在1970年代到90年代期間極嚴重的兒童性侵犯問題。

受到媒體影響,成長的小朋友不是追明星便是球星。成為球星自自然然亦成為不少小朋友的夢想,希望可以踢出個未來。千里馬總要遇伯樂,每個小朋友總渴望遇到他們的足球探子盧比度,會被發掘,接受特訓,然後進軍球會。

足球漫畫中,盧比度當然是個絕頂好人,模範偶像,是亦師亦友的榜樣。但現實就是愛玩弄人,有些球探原來是戀童壞蛋,藉他們的權力親近侵犯一心想成為球星的小朋友。

紀錄片由2016年前足球員Andy Woodward在電視節目上公開講述,他11歲時開始被性侵說起。當時他42歲,他之所以公開身分,在公眾前講述經歷,是因為他相信這敢站出來的勇氣將會鼓勵更多——他相信會有數以百計——同樣被性侵的男童站出來,控告施暴者,取回公道。他的估計完全沒錯,Andy Woodward公開事件後一周內,就有6個其他同時受到同一施害者侵犯的前球員,站出來面對傳媒及聯絡警方。截至2018年3月,警方共鎖定300名疑犯身分,有849受害者,牽連340個球會,被形容為在運動甚至警察史上最大的危機。

Andy Woodward由11歲開始,便受克魯球會(Crewe Alexandra)的足球教練Barry Bennell長期性侵。Bennell如普遍戀童施害者一樣,是個聰明人,懂得怎樣操控兒童心理,令他們不明白自己是受害者,更會希望有「投懷送抱」的渴求。同時這些施害者通常擁有最佳的煙幕:多是已婚有孩子,所以安排年輕球員到家中過夜,提供特別訓練,家長不會擔心或感到奇怪,更會覺得是大好機會。

球會隻眼開隻眼閉?

不過,Woodward的經驗特別戲劇化兼悲慘,因為Bennell不單性侵他,更同時追求他的姊姊,最後與他姊姊結婚。在這情况下,Woodward當然更痛苦,更難公開事情。心理專家解釋,通常受到性侵的男受害人不到40歲以上,也不會懂得怎樣處理性侵的陰影,所以絕少會公開受害經歷,這亦解釋為何這些慘劇要等到二三十年後才能夠公諸於世。

除了因為男童不敢向父母講述被性侵外,當然,這些慘案沒有被公開,還是因為足球是一門大生意。不少球會隻眼開隻眼閉,縱使有傳聞,高層仍扮作不知情。這些受害男童長大後,都因為被性侵的經歷而受盡心理折磨,人生被嚴重損害。足球之夢?原來是一生噩夢。

文:陳Damon(chandam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