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學堂:隔離入營清單 照顧身心靈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09日

【明報專訊】「當大家不幸比(畀)衛生署通知要入竹篙灣隔離營,千祈唔好灰住,因為冇時間俾(畀)你灰」,在2月因同事「中招」而須入住隔離營的Winky寫下一篇簡而精的「你要知帶乜嘢入營」懶人包,在網上廣泛流傳。因涉及變種病毒確診個案,政府實行21天隔離令,俄羅斯輪盤不知下個是否轉到自己,人人都不免開始想像「走佬袋」要放什麼,不過早前屬於港台隔離群組的主持杰寧,就貼心提醒「營友」要注意心靈需要,大家匆忙撤離之間,也別忘記把她的貼士袋落袋傍身﹗

「好後悔沒帶煮麵煲」

杰寧與Winky都說,所列建議其實都是自己當初未及準備好的,Winky:「我帶的不多,只有一個背囊加個26吋篋,但沒想過入面是這樣嚴峻。開頭我以為最嚴峻是悶,不停要消磨時間,但你會發現原來冇得食仲衰過悶。」在清單裏的芸芸物品中(bit.ly/3esVest),她多次提及「好後悔沒帶煮麵煲」;杰寧亦說帶備迷你蒸煮爐很重要。在竹篙灣檢疫中心爆出食物安全問題前,Winky已說同事一行十多人之中,多人包括她自己在營中都有肚瀉問題,但怕被以為染疫不敢投訴,強烈建議營方改善飲食,不由供應商送飯,在營地自設廚房。

而杰寧所寫的清單不是羅列清潔物品、食物等生活必需品,補上另一主持同事泰山的物資表(bit.ly/2SzlOYn)後,卻提供6個心靈建議,在這次訪問中,她分享更多被隔離的心路歷程,「那時是又嬲又驚又傷心,驚是因為完全對隔離沒concept,只在網上找到一些清單,冇乜人話畀你知入面個環境係點,或者要做什麼,好彩有朋友隔離過,他們告訴我裏面是怎樣的、有什麼安排,我個心就定啲」。正修讀心理輔導碩士課程的她,碰巧學有所用,聽她形容在營內的實際心情,開始從網上save低物資list的記者也對隨時入營的惶恐減少許多。

Winky建議物品清單

食物:即冲飲品/即食湯、罐頭、撈飯汁、調味料、零食、杯、碗、迷你煮食煲

衣物:衫褲鞋襪、紙底褲、拖鞋、睡衣

護理用品:牙膏、牙刷、洗頭水、護髮素、洗面膏、護膚品、潤唇膏、面膜、風筒、指甲鉗、牙籤、棉花棒、橡筋、毛巾、口罩等,按需要準備

清潔用品:手抽紙巾、濕紙巾、洗潔精、百潔布、消毒用品

其他:iPad、電腦、SIM卡、拖板、叉電線、衣夾、密實袋;書、健身器材、樂器視乎需要

訂立目標 做平時無機會做的事

「入房時見到牆上貼了個年曆,應該是上一手留下,但不知為何清潔姐姐沒有清走,見到日子被劃去,覺得都幾得意,開頭在想唔使劃啦,都係11日啫,便由它放着,但去到第6、7日,望住年曆,突然覺得對時間流逝失去了感覺,也開始劃,有倒數的感覺,還圈住出營那天,逐日逐日劃走,有點儀式感。」

杰寧建議可考慮做些平時沒機會或沒時間完成的事情,她完成了一份碩士功課,有朋友趁機學韓文,「他用14日學拼音起了個頭,之後出來再進修,網上課程很多如Coursera、edX,千幾二千個任你揀,可以試試,不過平時生活很勞碌的人,目標可以不必那麼實際,看看書或織頸巾做些小手作也好」。

跟隨時間表 忌日夜顛倒

杰寧說出營後「有少少隔離jet lag」,「因為我本來沒有特定的工作時間,本身都夜瞓,入營之後沒需要因應翌日工作幾點入睡,變成日夜顛倒,後來第7、8日要到早上才睡得着,如果大家是打工、返學,可盡量跟日常作息時間表,21日出來以後應該會更容易適應正常的生活時間」。她說營友要早上8時、下午4時量體溫,另上午10時是清垃圾時間,可在8時起來食早餐及慢慢清潔房間。派飯派水果的員工會敲門,若習慣日間才睡,容易被吵醒,可帶耳塞。

Winky則過着自律的日子,「最緊要每一日定時間給自己做什麼,如8時起牀,聽一陣收音機、看看新聞,下午搵幾套戲睇吓,做做運動等食晚飯」,她與同批入營的同事互通消息,「我見過其他同事日日瞓,瞓到日月無光,出返嚟個人頹晒。我在入面的消遣是原地跑,11日跑了40公里。下午食完飯兩三點左右,看1小時左右的劇集,4點就換條褲穿上波鞋,用水煲加兩個杯麵托起iPad望住個mon跑」,她亦每晚準時12時前睡覺,「唔想自己太糜爛」。

心靈物品跟身 營造舒適環境

杰寧學心理輔導得知要營造令自己舒適的環境,有些小方法:「如重新調整物件的位置、擺放令你有舒適感的東西。」她帶了平時擁着入睡的公仔。她說入營前心情最難受,「一收到消息要隔離時很忙亂,要準備很多東西,而且只知晚上可能會致電我拉入營,或夜晚收不到電話就等聽朝,唔知究竟係幾時,好似在等判刑」。

當時杰寧對政府的安排提出質疑,包括對密切接觸者的定義不合理,Winky也提及最初衛生署以電話告知自行檢測,沒過多久卻被通知列作密切接觸者須入營,而今次政府初時宣布全幢大廈撤離時,亦有居民質疑為何不能居家隔離,不少人可能抱着憤怒不解的心情入營,情况身不由己,更需照顧情緒,杰寧說:「一開始要即時鎮定都很難,但入去是另一個心境,整個過程是似坐監的,但入到去見到間房不是想像中惡劣,房起碼有些活動空間,就由憤怒、傷心、害怕、忙亂,去冷靜想如何處理房間、做大清潔,完了已很累,便開始平靜下來」。

重新擺放家具 活用小空間

杰寧:「我一入去覺得間房好陌生、好唔舒服,冷冰冰,清潔完將房中原來L字型放的兩張牀泊埋,一邊是牀褥、一邊鋪瑜伽蓆,活動空間大了;原本兩張枱好似阻住個門口,我不太喜歡那種感覺,便將一張枱移到角落用來置物,另一張用作食飯睇電視,讓每個範圍都有它的作用。」

同是獨立隔離的Winky一樣將兩張牀褥疊在一起睡,說她雖不「認牀」,但牀褥太薄仍難睡得安穩,「上面因消毒關係蓋了膠袋,一睡下去會『索索』聲,而牀褥真係記憶牀褥,睡一晚後成個人形會出返嚟,屁股那個位永遠凹下去,於是我每日將牀褥前後左右翻轉,就好少少」。

與親友保持聯繫 留意情緒轉變

杰寧說入營才發現很想念與人面對面的接觸,有時會開窗與對面的住客打招呼,不過Winky遇到的情况似乎較嚴,雖不會經常有人巡視,但送飯送水果的人不時走過,職員發現窗沒關會順手關上。杰寧在隔離期間除了寫日記,也有在網上開live,更因此與鄰房線上「相認」,然而她亦感受到無法見家人好友的孤獨,「當時安心出行剛推出,朋友在說入餐廳填紙填些什麼,我發現完全搭不上嘴,成班friend傾得好興起,都會有不開心,如果平時慣了跟朋友頻密聯絡的話,要有少少心理準備」。營內人可24小時拿着電話,但營外的朋友未必「已讀即覆」,這不代表21日關係就會生變,被遺忘的感覺是暫時的。

她聽說有朋友在隔離初期輕鬆囑咐好友拍些美食照分享,到後來突然憤憤說「你哋影夠未呀,知唔知我呢度啲嘢幾難食呀」,她提醒,「要留意自己會否易怒、過度傷心或擔心出來之後的日子,如有些想法像入了漩渦,情緒突然很差,就要覺察一下。我們做心理輔導也很建議做靜觀覺察與身體及情緒的連繫,觀察有什麼想法特別強烈、如何接納這些情緒。可上YouTube找些靜觀練習,每日做5至10分鐘」。

保持運動 留意物資限制

如前文所說,Winky認為運動很有用,她建議,隔離時沒機會出房,「出街衫哪套穿入營,再穿出營也可,房內有個拉鏈衣箱,掛得好些,出來再著都ok。在入面著乜都冇人理你,可帶睡衣,加上兩三套運動衫,方便自己拉筋跑步」。另外她帶了小型喇叭,跑步時看戲便不用戴耳機。

杰寧在房內堆了預備一座「零食山」,分好每天的分量,節制地吃。Winky就說睡不好吃不好,同事與她都有牙肉腫的問題,但要留意隔離期間若家人送物資,中藥如羅漢果冲劑都不能送,要經衛生署批准,她最後着丈夫送來支裝清熱飲品。營內可透過電話及WhatsApp提出其他需要,她會以WhatsApp申請送物資,「白紙黑字回覆較穩陣」,只需提供名字、時間等簡單資料,以及家人或朋友把物資鋪開來拍一張照交上,「我試過大概2小時就批,上次老公11時許送到,可能正遇上食飯時間,我在下午3時收到」,所以不建議送熱食,以免變壞。

台灣隔離營的窩心安排

杰寧笑指朋友曾為家人向她索取物品清單,說是想「未要入營都執定先」,她建議大家不必太緊張,雖然物品齊備是好,但許多物資可以由家人後補,反而入營前準備「走佬袋」,也別忘記準備心情。她說入營手冊裏面有情緒支援電話,在這段孤獨的時間「一有少少關心已覺得好sweet」,「每一日都有姑娘打來問你今日的體溫多少,如果那天姑娘好溫柔問,咁你身體有冇其他唔舒服呀?心情點呀?我就已經覺得很開心了」。她得知主持朋友阿感在台灣隔離時,酒店有個窩心安排,「他說有廣播系統,每天早上會說今天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或幾多號房的住客投稿,為其他住客打氣,我覺得這個好好,因為當你自己對着4幅牆,不太感覺到隔離房都有人,這令你覺得好多人跟自己一起,已幫到好多」。

少少溫柔已可驅走冰冷

她說香港的隔離中心會在住客出房時,開咪要求返房,這個系統會否可在早上說些話,讓營友感受到一些人與人相處的溫度?「其實入到去員工都很溫柔,亦聽說度過一個禮拜後會送些小食,就像跟你說辛苦了。如果可以有小字條就更好了,因為那種冷冰冰的感覺,有些簡單的東西已帶來很大分別。」會否另給營友定期有個來電關心情緒更好?她說:「有限人手下都無法要求太高,但現在很多研究提出隔離帶來的情緒影響。我覺得支援好少,需要自己主動去尋求這些支援,唔係個個都識,如果每個人都做多啲,可能大家都會冇咁驚。」她最後在年曆也留下一句「你不是孤單」,「想下一手入去會感受到不是自己一個,很多人與你有同樣經歷,一起經歷不開心、孤單,哈哈哈,希望冇畀人搣走啦」。

文˙ 曾曉玲

{ 圖 } 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