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舖二叔公「打擂台」 鬥智鬥勇 杜絕蠱惑客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11日

【明報專訊】「坐得上個擂台,就唔好怯,一怯,你就輸咗一半!」視當舖櫃枱為擂台的「二叔公」陳先生說。

入行17年的他,不時接受客人「挑戰」,由他們帶着典當物品進來一刻,就是擂台對壘的開始,他要在幾分鐘內辨別物品的真偽、價值,遇上裝腔作勢的,少一點經驗,也會被對方壓倒,隨時虧大本。究竟二叔公是哪一號人物?當舖如何運作?今次記者帶大家走進當舖,一探究竟。

記者站在灣仔一間當舖前,大門口沒有門簾,卻有一塊接近身高的遮醜板擋着,只能隱約看見裏面高高的櫃枱。門外熙來攘往,車水馬龍;門內卻顯得有點空寂。從沒進過當舖的記者不免有點躊躇。

想像一般比現實可怕。其實遮醜板背後並沒有洪水猛獸,陳設簡單,牆上掛有時鐘,還有「押物人須知」的中英文告示,上面清楚寫有抵押流程、抵押期限、利息等,最令人印象深刻大抵是那個高高櫃枱的欄柵。

「你要當什麼?」欄柵後的二叔公問。二叔公就是當舖裏守在最前線,能對典當物品操生殺大權,判別物品價值的話事人。客人站在比人還高的櫃枱下,要仰起頭才能跟他說話,氣勢就先給壓下了,確實有「在人屋簷下,焉能不低頭」的感覺。難怪昔日窮苦日子,走入當舖急需現金周轉、開飯的人都只能「頭耷耷」,高低有別,自然有主客之分。

幾分鐘鑑別金、鑽、名表真偽

不過今時今日,粵語長片中「白鴿眼」的二叔公已不多見,起碼記者碰到的這個極其量都只是「公事公辦」而已。記者膽粗粗帶了iPhone、iPad、名牌眼鏡和菲林相機想換個應急錢;誰不知,連跑了5、6間當舖都沒人肯收眼鏡和菲林相機;連iPhone、iPad這些電子產品,二叔公拿在手上,也面有難色。去年才發布的iPad第8代,購入價2000多元,二叔公按按計算機:「800蚊啦!」只有一間當舖願意接收。記者好奇什麼物件值當呢?「金銀珠寶、玉器、手表嗰啲囉!」

曾出版《香港當舖遊蹤》等書籍的徐振邦表示,當舖是否接收物品典當,一般視乎兩個因素,一、物件若被斷當的話,它的二手市場出路如何,如金器價格一般最穩定保值,而電子產品市場價格則浮動得多;二、二叔公本身懂得鑑別哪些物品。至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當舖接受棉胎、爛衫爛褲、爛收音機典當,現在已經因為社會愈來愈富庶,早已沒有這支歌仔唱了。

要數當舖的靈魂人物,當然是坐鎮櫃枱的二叔公,要在幾分鐘內鑑別貨品真偽,評估質素到估價,全靠他的一雙金睛火眼。入行17年的長江大押經理陳先生從櫃枱後拿出試金石、試金水、卡尺,全是他評估黃金、鑽石等物品真偽的好幫手。不過他說最重要的還是本身的經驗,他靠放大鏡就能分辨鑽石的成色級數。徐振邦說:「我覺得他們(二叔公)好犀利的地方是,表又識,手機又識,鑽石黃金又識,估價能力好高,記憶力都好好。」

3000元收留日本軍刀

一般當舖普遍及願意接收的多是金銀珠寶,不過如果二叔公本身對奇珍異寶有研究,有時也會願意接收一些特別物品。陳先生過去也收茅台、威士忌,甚至連日本軍刀也收過:「一個40多歲的男人攞着刀入來,(我當時在想)咁得意嘅!」原來此客人從日本買來軍刀收藏,碰上要現金周轉,便前來典當。陳先生說一般有質素的日本軍刀都附有證書,但那把刀並沒有,剛好自己也有點研究,便用3000元把它收下,即使客人斷當,自己也可留為收藏。不過這客人似乎捨不得這把刀,一直續當了一年多,始終還未斷當。

「七分睇貨,三分睇人」

陳先生笑言,做二叔公「最緊要個人坐得定,唔怕悶」。不過他轉頭又說,其實這份工作一點也不悶:「次次客人攞上來的東西都不同,你永遠不知下一件貨是什麼,所以有挑戰,挑戰一下自己估不估到價、做不做得成這筆生意,幾好玩㗎!」

他更以「打擂台」來形容當舖裏的櫃枱,接受客人的「挑戰」。原來不時有客人帶着假貨或廉價貨來當舖「玩下嘢」,試試能否騙過二叔公。穿恤衫戴眼鏡,一身斯文打扮的陳先生說:「坐得上個擂台,就唔好怯,一怯,你就輸咗一半!」輸人唔輸陣,無論如何也不能被客人「大」倒,「試過有些客人,初頭當大大件、好靚的金鏈;當當下熟咗啦,就拿假表過來,說快些快些,要攞幾多錢,但原來是假表來的。」陳先生說二叔公要「七分睇貨,三分睇人」,客人一踏進門,二叔公便先要把客人「掃描」一下,杜絕蠱惑客。要做一個成功的二叔公,除了要辨別貨品真偽,更重要是有看人的本領。謙虛的他笑言自己也只是「及格」,慶幸多年來沒有在貴重物品上被騙。

由幾十元耳托到200萬元首飾

二叔公眉精眼企,但人心肉做,不時也有客人向陳先生求情,懇求他開高一點價錢。他想起自己收過一件價值最便宜的物品,是一對耳托。有天,一個手持「行街紙」的南亞裔女士來典當一對低金(成色不足)做的耳托,原本只值幾十元,但她希望能當100元,因已「無錢開飯」。陳先生說:「當做下善事,幫幫她」;而她最後也沒有回來贖回這對耳托。

無論是100元的耳托,還是200萬的珠寶首飾,只要二叔公覺得有價值,一律來者不拒。陳先生曾在不同區的當舖打工,什麼人都見識過,「窮的人又有,有錢的人都有,什麼階層的人我們都見過」。有住半山、般咸道的人拿着兩三卡的鑽石、AP(愛彼)、PP(百達翡麗)來當舖,亦曾有闊太一口氣典當百多二百萬元的首飾,是他入行以來,收過最貴重的當物;至於一般人,當物都是戒指首飾陀飛輪之類,以應付日常周轉和交租;至於在麻將館附近的當舖,有很多剛打完麻將的將友因為手氣不好,便過來「轉一轉」;而假日的銅鑼灣當舖則聚滿不少菲傭。記者觀察到,由於長江大押位處油尖旺區,多南亞裔居民,因此大押內告示牌也寫上尼泊爾文。

雖然現時在財務公司借錢簡便,但徐振邦深信當舖仍有生存價值,皆因「快」字,「只要你有金器帶去當舖,兩分鐘就借到錢畀你」。加上不用資產審查、入息證明等,深受已退休的長者和菲傭等歡迎。

文:鄧捷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Feature]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