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 her say...:退下公關火線 轉職心理輔導 開墾紓緩情緒的路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13日

【明報專訊】時尚品牌的公關工作,是將品牌最優秀的一面盡情放大,隱惡揚善是基本需要,面對公眾、VIP、KOL和媒體更加要面面俱圓。說白點,公關工作就是要築起一個冠冕堂皇的平台,只發放對品牌有利的信息。從事這行業多年的Lilian Lam當然駕輕就熟,但退下公關工作後卻成為心理輔導員,不再築起只有正向的華麗平台,而是以同理心,為人們開墾一條紓緩情緒的路。

1. 你如何定義自己?

這條問題放到最後好嗎?又或者,看完整個訪問後就能找到答案。

2. 從事國際時尚大牌公關20多年,到最近退下火線,你有沒有什麼感觸?

其實我是個比較conscious或者mindful的人,這可能是在大品牌工作多年有關,從大方向到細節都反覆思量,every matter matters,還有點control freak……離開的決定很艱難,我當時的想法是希望製造改變,讓改變衍生機會,試圖為自己及其他人造就新的機遇及可能,何樂而不為呢!

決定離去心情當然無比忐忑,在這家公司始終有16年的經歷。品牌在這20年間的蛻變,由當初老餅形象,至今天儼如點石成金,老中青都趨之若鶩的超級品牌。其間公司完善了企業文化及品牌價值,傳訊是重要推手之一。但最不捨的是我一手建立的團隊,最初團隊包括自己只有3人,到後來的10多人(感激公司的信任及賦權),我的請辭是有點跳船背棄了他們的感覺。畢竟共事多年,一同經歷過風高浪急、心力交瘁,也有喜極而泣的時刻,那份心有靈犀、一個眼神you go we go,回想起來也有點浪漫。慶幸公司非常理解,給我一段很長時間去沉澱這些滿足感及離愁別緒,讓我們做了一個很合適的closure。退下之後要move on,要展望下一個里程碑。Life at leisure,這陣子我全程投入瞓到自然醒、操腹肌、見朋友、食飯吹水不用理會時間……當然也會多花時間陪伴家人及年邁的父母。感觸是時間框着人的生活節奏和方式,亦少不免操控你的心境,要追求wellness,要拿出勇氣忠於自己的priority。

3. 退下公關工作後,有什麼驅使你修讀另一門專業?

其實在舊公司拿了10年金牌時已開始萌生下一步的想法,人生要怎樣規劃,怎樣與新的社會生態接軌。我要多謝一位朋友啟發我探索心理輔導的可能,她算是幫我激活了心中一直存在的種子。我在中五會考完的暑假膽粗粗單人匹馬去了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做義工,開始了humanity service的路。我選擇心理輔導是希望嘗試一個不受年齡限制,人生經驗愈豐富愈可以發揮價值的角色。

4. 給自己二次人生/志業,最需要的是什麼?

與其說經濟上的無後顧之憂,那心理彈性其實更重要。於我而言,始終由一份高薪厚祿、人前人後被稱阿姐,到現在出手機、拿商業登記、開銀行戶口、寫文起網站到辦公室清潔也只自己一手包辦。角色場景換了,便得放下過去重新上路。我自己有一條方程式:勇氣、好奇、擁抱未知、正向思維 + 家人鼓勵 - 過去的包袱=動力。

5. 看盡時裝人百態,若以輔導員的角度觀察,會有什麼新的理解?

哈哈!我要提醒自己不能過分分析,不然會有職業病。時裝人其實也真的百家百貨,也有美善的行為,識英雄重英雄,兩脇插刀江湖救急的比比皆是。說到底,VIP媒體人與KOL,偶然會爭風呷醋,故仔要爭第一個出、睇show要front row、新裝要第一個著出街等。這些行為是倚仗tangible的東西證明自己,自我價值要在與人比較中建立,可能反映身分認同、安全感、自信方面的心理狀態。

6. 你認為時裝是什麼?

這條很難答!我過去從事高檔品牌的形象傳訊,是通過「炒作曝光」發揚創意精神、手工藝及價值的傳承,時裝美容腕表珠寶對我來說只是以上種種的載體或工具。時裝對某些人可以是自我形象的宣示,時裝不同於穿衣,是有目的的。

7. 你會怎樣形容自己的穿衣風格?

「六合」吧,不是六合彩!是合身分、合個性、合場景、合尺寸、合天氣、合可持續價值。

8. 自己有沒有特定的時裝必備單品或特別的個人穿衣喜好?

從前上班我喜歡黑色外套,Coco Chanel說過黑色代表一切,但黑始終太深鬱沉實,尤其是亞洲人頭髮很深色,所以我喜歡穿些sharp醒顏色的上衣。我也常在外套扣上心口針,我有一個很幽默daring的美元dollar sign心口針,也有莊重大方的haute couture蝴蝶結設計。

現在做輔導是服務人,我會以簡單舒適為主,尊重環境,剔除多餘,回歸基本。平易近人、可親可信可靠至為重要。

9. 你認為什麼是美?

人對美的定義少不免着眼於外在,我也不例外。身形五官比例合適、佈局精緻當然是美,但我也會傾慕於個人散發的吸引力(charisma),甚或是短暫及情景導向的片段,都會叫人心頭一暖,例如一個專注工作的四眼男士、被女兒騎着膊馬的父親、球場上攬頭攬頸的足球少年……

10. 現今社會有什麼被高估或被低估?

香港的地位、能耐以至影響力被高估。我還在奮鬥階段時,香港似乎是四小龍之首。10多年後我們卻停滯不前,明顯被韓國新加坡拋離,文化產業如是、經濟創新如是。

至於年輕一代對未來的憧憬,他們有什麼想法、抱負,想怎樣參與及經營一個怎樣的未來……未能讓他們當家作主,但這個角色感覺是被低估了。

■Lilian Lam

身居不同的時尚品牌公關要職20多年,早前退下火線,以Talk Matters為理念,重新以心理輔導為志業,向人生的新階段出發。

文: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