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攝影師愛港活力 鏡頭捕捉人貓情味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25日

【明報專訊】100個人,對荷蘭就有100種印象。有人會記起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館、繁忙的中央車站;有人會想起夜色下紅燈區的熱鬧;喜歡建築的會記起鹿特丹的方塊屋;熱愛足球的會記得一身亮眼橙衣的荷蘭國家足球隊,總是與世界盃有緣無分;惜花人大概最記得每年盛開的鬱金香花海……

眼前的荷蘭人Marcel Heijnen,最為港人熟悉的身分是貓攝影師,笑言幾乎有半生時間在亞洲度過。他也有貓一般的高冷氣質,盤腿坐在沙發上,跟我們談荷蘭談香港。

Marcel Heijnen(馬奕修)較為人認識的應該是他的攝影集《香港舖頭貓》,記錄本地老店裏貓的身影,眼熟的日常風景在他的鏡頭下流露出令人珍重的人貓情味。其實Marcel早年以視覺設計師為職業,只是近年專注於攝影,作為他記錄好奇心與追尋生命意義的媒介,吸引了香港讀者和海外媒體目光。

鍾情香港群峰 享受行山樂

Marcel自1992年起便在亞洲居住、工作,早年長居新加坡,喜歡當地人人會說英語,溝通方便,而且新加坡多種族融和,是個文化大熔爐。「香港人口種族較單一,超過95%人操廣東話」,他說無論在香港居住多久,都被稱為「外國人」、「鬼佬」,感覺較難融入。荷蘭人大都能說流利英語,他憶述當年大約12歲開始學習英語。在荷蘭,英語電視節目會以原音上演加字幕,不會用荷語配音,令人更易學習英語。Marcel表示現時荷蘭人的英語程度,已超越瑞典與丹麥等同樣以英語為第二語言的國家。他記得年幼時,身邊那些七老八十的親戚多是勞工階層,不大會說英語。如今,即使是他已屆80歲的母親,由於曾在國外居住數年,也說得一口流利英語。雖然新加坡比起香港的溝通較無障礙,但Marcel卻更喜歡香港的活力,還有美麗的郊外風景。他喜歡在群山起伏的香港行山,那是在新加坡無法享受的活動。近5年來,Marcel每年也花一半時間在荷蘭阿姆斯特丹,一半時間在香港。有時候會一年往返阿姆斯特丹2、3次,每次停留一段長時間。

回國看展覽表演汲取靈感

他自7歲起在工業城市Eindhoven長大,生產貨車的DAF Trucks以及港人熟悉的Philips(飛利浦)均在當地設廠。隨着工業重心轉移,Eindhoven蛻變為一個以研究為首的知識型城市,有出色的設計學院與技術大學,但Marcel始終覺得阿姆斯特丹更有趣和更有文化氣息。他笑指荷蘭很小,即使居於Eindhoven,要去阿姆斯特丹逛博物館或到鹿特丹聽音樂會,也不過一個半小時車程,非常方便。

回到荷蘭,他總會充實自己,逛博物館,看展覽、表演,汲取各種創作靈感,也不時騎單車穿梭城內外,到訪各式小村。香港疫情剛開始前,他在荷蘭,去年3月到港後就沒有機會再回國。Marcel最想念的是居於當地的家人、朋友,以及那些豐富的文化資源。他在香港的朋友都很國際化,沒特別刻意認識居港荷蘭人,不過他抽空會幫忙荷蘭商會領導一支荷蘭創作小隊,協助籌辦活動。

荷蘭菜簡單為主 糕餅類出色

一直「滯留」香港的他有想念荷蘭家鄉的美食嗎?他笑言自己「從小就討厭芝士」,儘管荷蘭芝士很有名,大部分荷蘭人都喜歡吃,偏偏他就從來沒有喜歡過,他說「受不了芝士的氣味」。至於荷李活道有間238餐廳,是他在香港吃荷菜的選擇。他笑說,即使阿姆斯特丹現時有很多不俗的餐廳,但荷蘭並不以豐富飲食文化著名,一般荷蘭菜都以簡單為主,「有點像英國菜、德國菜,說不上細緻、講究」。他更笑說,少年時代,他們偶然會外出用膳,都不會吃傳統荷蘭菜,反而會吃中國菜、印尼菜等,整體而言荷蘭最出色的是糕餅類烘焙食品,因為荷蘭人喜歡喝咖啡,喜歡配搭蘋果批之類的烘焙食品同吃。難怪荷蘭的stroopwafel(荷式糖醬夾餅)能成為著名手信,Marcel每次在荷蘭都會買一大堆回港送給朋友。

阿姆斯特丹魅力源於自由風氣

荷蘭一向予人開放開明的印象,早在阿姆斯特丹設立紅燈區,又劃分特定的 「coffee shop」為指定發售大麻的地方,也是最早(2001年)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Marcel表示,「這些都可以體現出荷蘭人的自由精神,人人都可以決定自己想要做什麼」。開明政策背後,當然也有不少問題,例如大量觀光客衝着紅燈區與大麻而來,不少當地人都感到厭倦,於是政府開始研究規管,例如大麻只容許售予當地人,希望可以減少只為大麻而來的旅客,而吸引更多喜歡參觀博物館等的高檔次旅客。又例如政府想要重置紅燈區,把阿姆斯特丹外圍包裝成大型情色中心,而原有的紅燈區就縮減情色元素,改而廣納設計師進駐。當然這亦引來部分性工作者的反對,認為自己有權利留在市中心等。但一切政策都只聞樓梯響,Marcel笑言「政府可能要討論10年以上才會有定論」,但他認為「最重要是講求平衡」。他憶起1970、80年代的荷蘭,當時的治安很壞,刀傷殺人罪行時有發生,在阿姆斯特丹外圍地區也有危險,不可隨便亂走,現時則變得士紳化。如果政府打算把一切都抹去,城市就會失去魅力,「阿姆斯特丹的城市身分,畢竟建基於城內無比自由的風氣」。

文:Selene Luk

編輯:王翠麗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