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伊斯蘭女性punk得起

文章日期:2021年05月28日

【明報專訊】近年在歐美影視界不同族群的representation(代表)是帶領着潮流發展的重要字眼,由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與趙婷先後贏得奧斯卡最高榮譽獎項,便知道我們已踏入新時代。Representation的重點是要讓觀眾在熒幕上看到不同社群,他們的角色都要打破刻板的角色定型,例如中東人的角色不可再局限在恐怖分子或罪犯,又或是黑人盡是演黑幫壞蛋的角色。

近年黑人社群在電視上的代表已有大躍進,Donald Glover的Atlanta與Michaela Coel的I May Destroy You均是劃時代的重要作品,將會對有相同背景的年輕人有重大影響。近年電視上亦有更多有關伊斯蘭社群的劇集,像Ramy便是其中一個重要作品,由棟篤笑演員Ramy Youssef編寫兼出演劇中主角Ramy,講述他作為一個年輕伊斯蘭男性在美國的城市生活,圍繞他與埃及家庭的傳統價值觀與伊斯蘭信仰的掙扎。

有關伊斯蘭的故事已有不少,但有關伊斯蘭女性的故事仍屬少數,電視上還是甚少看到戴上hijab頭巾的伊斯蘭女性。2015年是英國電視的轉捩點,當年英國最受歡迎節目The Great British Bake Off由披上頭巾的伊斯蘭女士Nadiya贏出。極有觀眾緣及親和力的她贏出比賽後即時成為英國電視的大忙人,活躍於不同節目,至今已有數個自己的飲食節目。她多次公開談論伊斯蘭女性的經驗及面對的問題,在英國幾乎已是伊斯蘭女性的代言人。

今年英國電視再見突破,Channel 4播出一部由全伊斯蘭女性擔正的喜劇We Are Lady Parts,講述歇斯底里在尋找老公的主角Amina誤打誤撞加入了一隊由伊斯蘭女性組成的反叛punk樂團Lady Parts,樂隊自此成為她釋放壓力的窗口,讓她從充滿壓抑的伊斯蘭社群中找到另一個自我。有趣的是,劇中Amina已不算是十分保守,更有開放寬懷的父母,不過,伊斯蘭社群普遍仍然不重視女性,希望女性僅是賢良淑德的妻子材料;Amina就連喜歡音樂亦受到批評,就連她最好的朋友亦勸告她不要沉迷音樂,不然不會找到好伴侶。

爆笑音樂中宣泄不滿

劇集由成長於伊斯蘭背景的編劇Nida Manzoor創作,算是她半個自傳。所有Lady Parts的音樂全部都爆笑非常,唱出這班對世界充滿不滿的女性心聲,而且全是由Manzoor自己創作;演員亦不假手於人,自己親自彈奏演唱所有音樂。正如Manzoor所言,原來我們一直在電視上看見的伊斯蘭女性通常嚴肅保守,所以能夠看到她們大玩憤怒搖滾,感覺原來這樣神奇——這一刻我才發現:原來我從來未看過戴頭巾的伊斯蘭女性彈結他打鼓玩搖滾,這正正解釋了為何電視能代表不同族群是這麼重要吧。

文:陳Damon